“我们的大家庭”
 丹东新闻网 2017-06-16 06:35:30

“如果没有这四个孩子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们老两口不知道能不能走出来。”再次提起那段痛彻心扉的往事,58岁的苗桂琴眼眶红润,泪水顺着脸颊不住地流,“一切就像一场梦,一觉醒来,我们与亲生儿子阴阳相隔了,却收获了这四个孩子。”

2008年11月19日清晨,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宽甸满族自治县东运小区的邹振清和苗桂琴夫妇,唯一的儿子因一场意外不幸去世。噩耗传来,老两口痛不欲生,他们怎么也不能相信这个事实,一时间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伤心欲绝时,四个年轻的小伙子走进了他们的生活:“老爹、老娘,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你们的亲儿子,我们会代光旭好好孝敬你们。”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儿子的初中同学柳成林、马裕鑫、刘焱、韩圣伟。

孩子的话虽然让邹振清和苗桂琴心里有了一丝慰藉,但夫妻俩认为这不过是他们的义气之举罢了。可没想到,四个人竟坚守承诺整整九年。

安排完儿子后事,邹振清和苗桂琴在四个孩子的陪伴下回到了家。望着空荡荡、冷冰冰的家,想着曾经与儿子的点点滴滴,夫妻二人心如刀绞。读懂了老人的心思,四个“儿子”为“老爹、老娘”擦去眼泪:“光旭走了,您还有我们。”随后,四个孩子开始买菜、做饭、陪夫妻俩聊天、谈心……整整四天后,“儿子”们因学业和工作的原因,不得不回到各自的住处。对于他们的承诺,邹振清和苗桂琴没有奢望太多。

四个儿子中,刘焱在沈阳,马裕鑫在大连,韩圣伟在长春,虽然离得远,但平时电话从未断过,柳成林住的离老两口比较近,无论家里做什么好吃的,他都会给老两口送去尝尝;平日里,老两口家有个什么大事小情都包在柳成林身上;为怕老两口寂寞,细心的柳成林还买来泰迪犬给他们解闷。2009年,儿子走后的第一个母亲节,苗桂琴和柳成林应邀去大连游玩,从客车上下来时,早早等在车站的“儿子”们手捧鲜花迎接着二人。“儿子”们特别的心意令苗桂琴感动得哭了。在大连的两天时间里,“儿子”们的细心照顾和陪伴让苗桂琴的脸上又重新展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每逢佳节倍思亲。九年间,每逢节假日,四个“儿子”都会如约敲响邹振清家的大门。每次开门的瞬间都让60岁的邹振清既惊又喜,眼前四个大小伙子的说说笑笑让老两口不再孤单。“儿子”年龄渐长,有了女朋友也都会先领给邹振清和苗桂琴帮着“审查审查”。四个儿子的婚礼,两位老人一场也没落下,四个“儿媳妇”的一声声“爸、妈”让邹振清和苗桂琴心里说不出的慰藉。“儿媳”刘焱预产期将至,“儿子”马裕鑫又把“老娘”接到了大连,一起见证“孙子”降临的幸福时刻,苗桂琴紧张又高兴,仿佛看到了儿子生命的延续。

九年间,邹振清和苗桂琴与“儿子”相处的一点一滴都存在记忆中。老两口清楚地记得每个孩子爱吃的东西,等到孩子们回来时总会为他们备上一桌。儿子走后,苗桂琴将绣十字绣当成一项工作,填补空白时间,一针一线的绣制过程中,她将自己的爱与感谢,绣进一幅幅作品中,回报给四个善良的孩子。如今,四个“儿子”的婚房中都挂着“老娘”绣的十字绣。

提起四对儿女,邹振清感慨万千,人到中年,丧子之痛如一把尖刀扎在心上,至今不愿回忆,但看着他们与四个孩子的合影又十分欣慰,“当时,我以为他们看个一两次就不会再来了,没想到他们一直视我们夫妻为亲生父母,他们信守承诺胜似我们的亲儿子!”

如今,四个“儿子”为老人买了智能手机,又建立了微信群,起名为“我们的大家庭”,这样随时随地都能了解“老爹、老娘”的实时动态。苗桂琴总说四个孩子就是她的精神支柱,韩圣伟却挽着“老娘”的胳膊说,“其实我们更应该感谢‘老爹、老娘’,是他们让我们这四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越走越近、越走越亲!”

记者 宋琳

编辑: 李新新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