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六道沟
王秀中   记者  侯春林  2017-10-13 07:39:16
早年,日本未“经营”附属地以前,安东(丹东)县六道沟无“新老”之别,有完整的安东县西部基层牌区建制。1949年后,尤其跨入21世纪后,除了健在的老人,很少有人再把六道沟分成新旧。那么,六道沟为何有新旧之分?新老六道沟以何为界?哪个历史节点改变了六道沟,又发生了哪些故事呢?

花园河为界分“新老”

六道沟河,即花园河,旧称春日河,发源于滚兔岭东部的草莓沟。源流有两条,主流与草莓沟街伴行,长约2.5千米。支流与宏升街平行,长约1.8千米。两条水流自东北向西南,汇合后转而流向东南,形成花园河。

花园河的花园二字现理解为花团锦簇之意,但过去并非如此。据当地老一辈人回忆,花园一词是日据时期为纪念后花园天皇而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花园”被赋予新意。

传统上认为,花园河为新老六道沟界限,以西至五道河为老六道沟,即过去的“中兴镇”,以东至火车站铁道线为新六道沟。但也有另一个说法,认为花园河河堤西部的原安东造纸厂南北厂“小铁道”,又称“六合小铁道”,即现在的大众路至万达金街路口,是当年新老六道沟的分界线。

最早的六道沟,范围大致是帽盔山大岭至火车站铁道线一段。在花园河至帽盔山一段,即旧中兴镇,后因六合造酒厂成立驻此,人们习惯称谓是“六合街”。这里当年是六道沟的繁盛之地,有造纸厂、造酒厂;有县署、市场、简易码头、渡口;有农田,种植粮食蔬菜。而花园河到铁道线一带,彼时芦苇丛生、沼泽遍地、人烟稀少,也有人称之为“蒲草隈子”。

早年,沙河子地区人们口中的六道沟“屯下”,即指此处。只是日本人的二期附属地经营开发,才有了“新”模样,新六道沟的称呼由此叫开了。

10月11日,记者来到花园河,秋日的花园河入江口段水位较低,部分河床裸露。今年71岁的杨树培说:“以前这里的水流量也不大,入江口处原来还有一座木桥,桥下最多时停了八九十条船。”

继续溯流而上,杨树培说:“小的时候,这里的水很清,水底都是沙子,我经常在水里洗澡、抓鱼,一到夏天,深夜还有人在这洗澡。”

规划前与规划后

1905年,日俄战后,日本占领安东县城,划六道沟和七道沟为“附属地”。在二期附属地规划制定前,六道沟靠铁道线东段人烟稀少。

当时,日本在七道沟一段设有7个派出所,而面积广阔的六道沟仅设有“南三条通”和“永昌町”两个派出所,人口的稀少,可见一斑。

六道沟被划为“附属地”后,被日本人定义为综合工业用地,因铁路机车给水和居住需要,修建了配水池,是丹东最早用上自来水的地区。这里地多沼泽,日本人于山上街高埠前后,修建了守备队、少将楼(今第三幼儿园旧址)、满铁员工宿舍等,严格说,锦江山公园西麓,当年也应划在新六道沟的地理范畴。

六道沟是日本二期附属地的规划重点,综合工业较多,新学校多,民族工业较少,是安东民国时期的“小铁西”,是日本“港城建设”过渡带,也是安奉铁路线东部繁盛商贸区与浪头五区官有地区域的一个“小夹层”。

日本安东县二期附属地规划实施后,尤其是1937年安东建市后,省市县一体,港城镇并举,加快侵略步伐,新老六道沟合并,迅猛向西南滨海大东沟扩张。

六道沟的“红房”“白房”“电灯房”

六道沟有红房、白房这样的地名,询问当地老人,或不清楚,或认为与房子颜色无关,事实并不如此。

 由于当年六道沟二期建设陆续规划开发的原因,加之日本“满洲窑业株式会社”在六道沟建立,会社生产的不是本埠传统的大青砖,而是一种质地较密实的红砖。所以,自1937年末安东建市,安东县署西移至现人民路一带后,为安排伪官吏等住所,便用其生产的红砖建造了“红房”。日本人又在六道沟修建了一座高等学校,因墙体泛白,老百姓取名称“白房”。

电灯房又是怎么回事呢?

日据时期,日本人在原绢绸厂建立发电厂,附带送电至现电灯房一带,并在此驻有管理电务的“分张所”,故名“电灯房”。虽是日据时期得名,但属中性词汇,且长久约定俗成,至今未变。

“代沟”的产生自六道沟始

早年,居住在旧城厢的七、八、九道沟里的老人,惊奇地发现,自六道沟起,和后三条沟有了明显的差异,现在话说,出现了“代沟”:“进沟步步高,出沟打出溜”的体会没有了;六道沟,有沟,少桥,桥名太俗不吉祥,如“马车桥”等;遍地芦苇、蒲草、沼泽,人“稀八愣登”,话音不一样;日本人多,有守备队、护路队、满铁宿舍……

当时的老百姓总觉得:七、八、九三条沟才有沟样。这多多少少反映出,六道沟由农耕社会文明先一步跨入工业文明时,七、八、九“老三沟”里人们的迷惘与无奈。

如今再看六道沟,沟的实际意义已不在,只是一片地域的代名词,但作为丹东过去发展的重要地区,我们不能遗忘。

青年湖曾是“排塢子”

老一辈安东人,对六道沟记忆犹新的是“排塢子”,即现在的青年湖。早年,这里是鸭绿江的一条半截沟,后被日本“鸭绿江制材无限公司”开拓成“储木池”,掠夺木材不计其数。当时是安东地区一家最大的制材企业。风景局分管绿化的原局长栾德君说:“日本人将木排拉到这里贮藏浸泡,反复换水,木浆浸出,生产出不易走型干裂的木材半成品。”

1949年后,市共青团组织发动青年团员义务劳动,将此地改造,因此起名“青年湖”,几十年过去,昔日的“排塢子”,旧貌换新颜。

 
编辑: 杜杭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