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绍德:“孤独”的农民画家

记者 侯春林

 
 2017-10-13 07:43:33

1991年,他凭《哺小虎的母亲》获“辽宁省现代农民绘画展”一等奖,同获俄罗斯文化部授予的奖牌一枚;1998年,《幸福儿童在成长》在纪念辽沈战役胜利50周年军民书画展中获二等奖……

今年77岁的宋绍德当了一辈子农民,几乎没离开过自己所在的村镇,也没有系统地学习过绘画,可他的画作屡屡获奖。10月9日,记者于东港市十字街镇坎子下村5组,见到了被当地人称为“农民画家”的宋绍德。

穷苦出身

1940年,宋绍德生于东沟县(东港市)小甸子镇团山子村一个穷苦人家,姐弟四人,他排行最小。

5岁那年,母亲去世,为了撑起这个家,父亲外出打工,大姐二姐纷纷嫁人,三姐和宋绍德借宿在位于坎子下村5组的姑姑家。

那时,村里人上学普遍较晚,15岁,他才步入学堂,21岁小学毕业,此后再没上过学。平日,他最大的爱好就是看书和画画。

二十几岁时,父亲去世,他搬出了姑姑家,于附近盖了两间土坯房,开始独立生活。

与农民画结缘

小学毕业后,宋绍德在十字街镇坎下第5生产小队任护林员一职。一年春天,省里来人视察,为了展示镇里的风貌,要求宋绍德等人绘制图画宣传。宋绍德画了一幅长画,画中一群小学生抬了一块“喜”字匾,寓意欢迎上级前来视察。

画好后,镇里请来时任东沟县文化馆馆长陈化民指导。宋绍德的画挂在最前面,陈化民在这幅画前驻足许久,最后问:“这是谁画的?”从此,陈化民记住了这个叫宋绍德的人。

上世纪80年代初,陕西户县是全国最早推广农民画的地区,东沟县派陈化民等人前去学习。学成归来后,决定找10个人学习这种画法,推广开来,陈化民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宋绍德。

趁着宋绍德来镇里开会的机会,陈化民单独找到他,希望他成为培训班的学员。宋绍德一听,连连摆手拒绝,“我已经四十多岁了,也没学过画画,去了会耽误事儿。”可陈化民说,他就要找岁数大点儿的,有经历的人才能画好农民画,“户县有很多年纪比你大的人在画农民画,有的人甚至不会签名,你能比人家基础差吗?”

可不管怎么劝,宋绍德不为所动。后来,陈化民主动来到宋绍德的家中帮助干活,这期间,他了解到宋绍德有强烈的晕车反应,不能出远门,便提出把培训班挪到十字街镇里,给予他一切自由。宋绍德很受感动,点头答应下来,此后,他每天骑着自行车往返于培训班和家中。

坚守后的收获

除了1982年参加过农民画培训班,学习了半个多月,一生酷爱绘画的宋绍德再没接触过专业教育。到现在他还记得自己的第一幅作品是在培训班诞生的。

“当时从全县各地招来了10个人,都是第一次接触农民画,感觉很为难,陈老师就让我们画自己熟悉的、热闹的场面。我一想,春节是最热闹的,便开始动笔。”最后,宋绍德把这幅作品命名为《迎新年》,还参加了陕西户县、上海金山县以及东沟县“三县联展”。

这次联展还有一段插曲。因为是第一次接触农民画,丹东市的相关工作人员并不了解它的画法、特点,认为画作中的人物应是近大远小,而宋绍德的画是近小远大,建议改一改,可时间上不允许,展览时就把这张有“问题”的画挂了上去,结果反响出奇的好,回来后,县里号召大家都这么画。

家中无座机,手上无手机,宋绍德几乎处于一种“与世隔绝”的状态,一台仅能收到两个频道的黑白电视机成了他了解外界的重要工具。他一生未娶,膝下无子,绘画是他最大的爱好。

1985年,他凭借《海上婚礼》获丹东市政府颁发的“艺术节荣誉奖”,这也是他获得的第一个奖,给了他很大的信心。自此以后,宋绍德彻底迷上了农民画,经常没日没夜地画。经过多年创作,他总结农民画的特点为适度夸张和变形,有时不与实际相符。

宋绍德的灵感多源于生活,“我在报纸看过一篇名为‘新娘今年63,红娘却是女儿牵’的文章,就以这篇文章为主题画了一幅画。”除此,书籍、电视等也是他获取灵感的渠道。

对于绘画,宋绍德认为没有捷径,就是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为了抢时间,他总是天不亮就起来做饭,天亮了开始画画,吃完再去画,一直持续到深夜,睡前也想着打好的草稿。“当时我都是把画画完了才去干活,干活时还想着下一幅作品的题材,有时候邻居喊我也听不见。”那段时间,宋绍德的脑海里只有一件事——绘画,田地都荒废了;为了省时间,他一次会做许多饭,吃的时候热一下就行,有时想起吃饭,结果一看变质了。

正是如此废寝忘食,数十年来,他创作了上千幅作品,在朋友的帮助下,作品在全国各地展览,甚至“飞”到了国外,收获了厚厚一摞证书。

1991年,凭《哺小虎的母亲》获“辽宁省现代农民绘画展”一等奖,并获俄罗斯文化部授予的奖牌一枚;1998年,《幸福儿童在成长》在纪念辽沈战役胜利50周年军民书画展中获二等奖……

对于绘画尽力而为

多年来,宋绍德很少与外界联络,他也很想与外面的画家交流,但强烈的晕车反应阻碍了他的脚步。

由于年轻时太拼,已经77岁的宋绍德近些年很少动笔,仅在过节时画上一幅,贴在墙上。

宋绍德说:“画农民画特别累眼睛,现在年纪大了,画起来很吃力,还是尽力而为吧。”

 
编辑: 杜杭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