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制表匠的情怀
 丹东新闻网 2018-05-17 06:16:35

在位于丹东新区的辽宁手表工业园里,辽宁孔雀表业有限公司刀具班班长滕栩林说自己是第二代“制表匠”,就像手表指针一样,已经在表厂精准“转动”了36载。“我们家祖孙三代,见证了丹东手表工业历史。”5月14日,记者在车间里见到正在铲磨床边忙碌的滕栩林,一块不足半个指甲大小的超薄机芯滚刀即将在他的手中完成。

停留在滕栩林食指肚上的滚刀,借助高倍放大镜才能看清它如头发丝一样纤细的齿型。“这个原来只能依靠进口,现在我们已经实现国产自制。”滕栩林介绍,这是目前国内手表制造行业可以生产的最小尺度的滚刀,加工精度非常高。滚刀是生产手表机芯的关键器具,攻克这一难关,为快速研制新产品提供了保障。“以后,这么小的滚刀咱们自己就能做了,不用再从瑞士进口了。”滕栩林骄傲地说。

超薄机芯滚刀的研究成功,说起来轻松,过程却很艰辛。2016年,孔雀表与瑞士企业联合设计生产最新款高端机械手表,可进口的两把滚刀与当时公司所用的机器不能匹配,而客户要求的完工日期已经很近了。“从瑞士重新购买,时间根本来不及,公司让我参照进口滚刀,自己研制。”临危受命,滕栩林每天在厂子里忙碌到深夜,凭借多年在工作中磨砺出的韧劲和灵巧双手,切割、打磨,一次次失败,一遍遍重新开始。就算下班回到家里,还揣着当天的“作品”继续琢磨找差距。15天后,滕栩林终于制作出国内最小尺寸标准的超薄机芯滚刀。“以后公司研发高品质机芯,不再受制于人了。”公司负责人高度评价。

滕栩林指着眼前六七台机床告诉记者,做一把滚刀需要四五道工序,经常到最后一道工序时失误了,就前功尽弃。很多刀具工因为克服不了挫败感,放弃了这份职业。“我18岁进厂学徒,从事滚刀制作,一干就是36年。”滕栩林也想过放弃,之所以能坚持到今天,得感谢他的父亲滕滨侯。

滕滨侯是上个世纪60年代孔雀表厂建厂的第一批老工人,曾是公司的“模具大王”。经常进厂玩耍的滕栩林从小就耳濡目染老匠人的锲而不舍。“咬牙坚持下去,一定会成功”的教导,推动着滕栩林一次次在失败中积累成功经验。如今,他试制新模具的成功率达到90%以上。滕栩林和技术人员改革工艺,利用“慢走丝线切割机床”加工铲刀,使生产效率提高20%以上,生产周期缩短了3-5天。手表齿轮刀具机床大部分为瑞士进口,多年使用后,维修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滕栩林刻苦钻研、努力学习机床维修知识,成为机床维护的“大拿”,为公司节约了大量资金。

“机械表是当今唯一不能大规模自动化生产的工业品,制表匠人更是企业的‘宝贝’。”辽宁孔雀表业有限公司负责人说,机械手表的加工、装配工序中有很多人工操作环节,仪器难以完成,目前该企业拥有四五百位“时间匠人”,个个手艺精湛。

滕栩林的儿子滕振宇也是公司的优秀技师,进厂十年,现在已是模具厂的副厂长了。滕栩林还在物色更适合的徒弟,急着把自己的独门技术传承下去。“这是每一位老匠人应该做的,也必须做到,几代人积累的经验和技术得传承下去。”滕栩林说。

记者 宋琳

 

编辑: 崔家华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