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万只林蛙遭遇“灭门之灾” 从贪嘴到贪利 偷蛙者落法网
 丹东新闻网 2019-04-15 07:05:57

“万余只大大小小的死林蛙,被水从大山上陆续冲下来,在地势相对平坦的河段越聚越多,从小河里又被挤到两侧河岸上,密密麻麻,满眼都是……”4月13日,振安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翟强,回想起这起案件出警时所见的“惨烈”场面,仍觉心疼不已。养蛙人几年的心血和指望,就这么没了。4月10日,翟强等将此案三名嫌疑人缉拿归案。

2018年11月4日,一位鞠姓男子从楼房镇梨树村的一座深山上几近疯狂地跑下来。下山后,他跑一段路,就停下来看看手机,然后再跑一段路,再看手机,直到手机有了信号。“喂,喂,完了!我家的蛤蟆都让人给药死了……”。

“喂,你喘口气再说……”用了好长时间,楼房派出所民警才勉强听清了鞠某的报案内容。

当日,鞠某发现自家在楼房镇梨树村深山上经营的林蛙养殖场内,大个头林蛙丢了不少,最惨的是几乎所有林蛙都死了。

民警迅速赶往现场,沿着绵延至大山深处的小河行走勘查。死掉的林蛙被水流带下。5000多只3年生的预售大个头林蛙和数千只幼蛙遭遇“灭门之灾”。“这个季节,蛤蟆都下水了。”鞠某说,怀疑有人深夜在水里下毒导致了惨剧发生。

该案被市公安局列为督办案件。振安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和属地楼房派出所民警组成了专案组,展开全面侦破工作。由于案发现场处于深山沟内,位置偏僻且周边无人居住,方圆几公里都没有监控设施,给侦破工作带来很大难度。翟强等人分析,由于林蛙养殖场处于大山深处,除本地人外,外地人应该很少知情。假设是外地人所为,那么他们肯定曾经到过此处,或者通过本地人关系才能获得消息。专案组民警在之后的3个多月时间里,走进附近村子,展开大范围走访了解。

“有一伙儿人来过这里电鱼和林蛙……”最终,民警通过一位本地人了解到这个有价值的信息,将该案撕开了一个口子。专案组按照该人提供的几人大致相貌特点开始调查,顺藤摸瓜找到了此案的“消息源人物”——宋某。

宋某喜欢下棋,因此与外地人吴某结识。一次聊天,得知吴某喜欢捕鱼,宋某随口就说自己亲戚在楼房镇,那里有一个地方既有野生鱼还有蛤蟆。吴某就约宋某和自己的姐夫孟某带着捕捞工具,一起来到梨树村捕鱼。吴某和孟某通过本地村民获悉,这里有林蛙养殖场。二人在林蛙养殖场外,捕到一些林蛙,回家吃完后,觉得很美味,又得知林蛙价格不菲,就动了到林蛙养殖场内偷蛙的念头。

因为手工捕捉林蛙很难,吴某和孟某就研究着如何“高效”捕捉。他们听人说有一种药,撒水里以后,会造成水体缺氧,水里的鱼就浮上来了,于是两人合计通过此种方法让林蛙缺氧“出水”。

去年10月下旬的一天夜里,吴某带上孟某和妹夫马某开车来到林蛙养殖场。把准备好的药撒到一处有林蛙的水里,等了大约一个小时,有十几只林蛙“半死不活”地浮出水面。他们将林蛙捞进袋子里,平分后各自回家。

去年11月3日夜里, 三人再次来到林蛙养殖场。考虑到上一次抓到的林蛙数量较少,这次他们加大了药量,投放入林蛙集中栖息的深水区。等了大约两个小时,数百只林蛙陆续浮出水面,大个头林蛙被三人装进编织袋后带回家。“这么多蛤蟆也吃不了啊,是不是卖点?”马某说。最终,这些林蛙被拉到凤城,以“跳水价”卖了几千元,三人平分后甚喜。

三人贪欲甚旺,还打算再去,却听说其他林蛙一夜间全部死亡,而且养蛙人已经报案。三人就再也没敢去。但天网恢恢,4月10日凌晨4点,收网命令一下,抓捕行动开始,民警在当日上午分别在金山镇、七道、九道、沙河镇等地将孟某、马某、吴某和另两名涉案人员全部抓获。

经审查,吴某、孟某、马某均是外地来丹打工人员,三人对盗窃并投药“憋”死林蛙等行为供认不讳。

赵广平 记者 王俊

 

编辑: 崔家华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