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丹东站:与时代共脉动
 丹东新闻网 2019-04-24 07:24:07

4月22日,铁路丹东站售票大厅一隅,贴出了“近期站内整修”的提示语。

从2009年1月新站舍投入使用以来,这已经是站内第三次进行配套设施调整施工。

“随着丹东站日发送旅客量的逐年增多,如何让旅客更好地实现温馨、平安、有序出行,一直是我们的工作目标。丹东站也是展示丹东发展的一个重要窗口,可以说,站内的每一次改变,都紧跟丹东发展的脚步,顺应时代发展的需要。”客运车间副主任许培声如是说。

铁路丹东站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至1904年的铁一浦驿。1913年,当时的安东驿改建为双层木制站舍,这也是老丹东人对丹东站的最初印象。1965年2月,国务院批准安东市改为丹东市,安东站正式更名为丹东站。

1989年5月,丹东站客运站舍进行第一次改造,一座新的火车站拔地而起。这次改造的核心词是“扩”。整体建筑占地12005万平方米,售票大厅和候车大厅分设。旅客从售票大厅出来,经过几十米长的长廊,进入候车大厅。

配套设施简单,人工作业比较繁重,这是客运车间售票员张路对当时火车站的评价。在丹东站工作了22年的他,入行的第一个岗位是检票员。

一部安检仪、候车大厅内不足三百个联排“快餐椅”、两个铁栅栏围城的检票口,这些就是当时候车大厅里的全部基础设施。除了检票,张路当班时还有一项工作就是按照车辆进站班次情况,随时更换检票车次提醒板。

至今,在张路的办公桌上还放着一个略微生锈的小铁盒。这是2004年他当检票员时,专门用来装润喉片的。润喉片是当时很多检票员上班时的必备品,原因是当时还没有网上售票,售票窗口附近只有一个显示屏,显示的是到发的车次及时间,无法获得实时信息的旅客就把工作人员当成了咨询员,工作人员的嗓子超负荷“运转”。“当时旅客的自觉性也差一些,每次检票,都是一群人一下子上来,本来检票口就配了两名引导员负责帮忙维持秩序,我们检票员还要帮着喊让大家排队,这嗓子喊一天下来,不备润喉片,根本扛不住。”张路回忆说。

2009年1月,投资4亿元的新站舍主体完工,两层的白色大楼再次成为市民关注的焦点。这一次的核心词是“再扩”。新站面积13500万平方米,候车大厅面积是原来的两倍多,设2000个座椅,高峰期可同时容纳旅客近5000人,是旧站候车厅的10倍。

虽然新站舍延续了售票大厅和候车大厅分设的模式,但基础设施的增加和更新,还是让很多旅客眼前一亮。售票窗口由原来的5个增至14个,窗口上方的引导屏,实时滚动着各线路车次、到发时间、余票情况等信息。检票口增至6个,需要人工更换的检票提示板,也被电子引导屏取代,哪个车次什么时候检票、到哪个站口检票、在哪个站台上车一目了然。

更大的变化,是在2015年。这一年,沈丹客专和丹大快铁分别开通了。当然,高铁给丹东带来的不仅仅是畅通与便捷。时空距离的缩短,也让丹东实现了从“死胡同”到“枢纽城市”的华丽转身。因此,这次站内改变的核心词是“高效、便捷出行”。这一点,旅客最有发言权。

4月22日9点,售票大厅自动售票机前,市民邹丽娜正在熟练地操作着系统,准备购买去上海的动车票。从点击目的地站点、查找相关车次信息、选择时间适宜的车次、扫描身份证信息、支付票款到最后出票,她只用了89秒。这样的效率,让邹丽娜惊讶不已。

从2008年开始干销售,邹丽娜总免不了在国内各地跑。当时火车站购票窗口少,排队至少要十几分钟,加上购票环节所需时间,“怎么也得半小时”。后来有了互联网订票,省去问询时间,但窗口排队到出票也要十几分钟。“订单不等人。以前总心疼排队买票的时间,现在买票论秒算,这速度还真符合了高铁时代的特点。”邹丽娜感慨道。

在凭票区,这里原先是人工检票区,如今已经被4个并排而立的自动扫描闸机所取代。正准备前往沈阳的市民张锐将二代身份证放在证件扫描区域大概一秒钟,指示灯显示可以通过;前后不到两秒,他便通过了第一道站内管卡。

到了检票口,同样拿着二代身份证在闸机上扫描区一扫,张锐直接通过检票口前往站台。“以前买票排队,后来开通网上订票,在家里就把票买了。现在,在网上订D或者G开头的列车,都不用拿票,二代身份证在机器扫一扫,就能上车了。我妈前几天跟我去沈阳,看着变化连说了三遍‘不敢想’。” 张锐说。

新一次的内部整修,铁路丹东站凭票区将由原来的4闸机口1人工岗,增加为8闸机口双人工岗。安检区位置将调整为与闸机口临近,旅客通过闸机口后,可直接进行安检。安检仪将由现在的两个增加到4个。原有站内玻璃围墙将拆掉,旅客从购票大厅直线完成过闸、安检两个步骤,可直接进入候车大厅。“直通式”设计完工后,旅客从售票大厅到候车大厅整个过程,人均使用时长可节省两分钟左右。

记者 戚文

编辑: 李琦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