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甸镇:“小江南” 产业旺 旅游兴
 丹东新闻网 2019-07-25 07:02:46

地处鸭绿江畔的宽甸长甸镇风景秀丽,气候湿润温和,素有“小江南”之称。该镇有9个行政村,面积409.2平方千米,人口2.9万余人。近年来,该镇充分发挥临边沿江的区位优势,挖掘农林及丰富的旅游资源,走出了一条“兴农活旅、富民强镇”的发展之路。

产业带动旅游发展

7月23日一大早,“乡村行”报道组走进宽甸长甸镇境内的河口村,远远望去,江上的轻雾似一层薄纱披在河口岛上,格外美丽。

人勤朝阳早。报道组一行路过该村9组时,一农家乐引起了记者注意:二层小楼,楼前水泥小广场的上方是玫瑰香葡萄架,遮阳蔽日。农家乐主人刘玉敏将我们热情地让进了屋,他说,前一晚接了份铁岭游客来就餐的订单,一早就起来准备食材了。刘玉敏说,现在是旅游旺季,除了忙活农家乐,还要伺候房后及山上的共10多亩的燕红桃。“一年七八万收入,一点问题没有。” 刘玉敏说,儿子在市内上班,钱富余了还能贴补点孩子。

铁路隧道如今被打造成为旅游景点景区

河口村3000多人口,种有燕红桃3万多亩,年产燕红桃3000万公斤,而像刘玉敏这样的农家乐有200余个。坐炕头,品江鱼;坐游船巴士,览两岸风光。记者环河口村一周,发现除了上述这些,更多的游客在有着红色基因的景点景区驻足。在毛岸英学校的毛岸英生平馆,有来自沈阳和北京的游客在参观。在河口断桥广场,不少人在毛岸英雕塑及退役的飞机坦克前留影。由沈阳铁路局建设的“铁路抗美援朝纪念馆”景区更是游人如织:坐小火车,在国门前留个影。而展馆内,一幅幅老照片,一件件维修铁路工具实物,一段段影视资料和声光模拟场,仿佛把人带到那战火纷飞的战场,让人感慨幸福和平来之不易。“铁路抗美援朝纪念馆”负责人解本胜介绍,游客大多是组团来,除了省内的,还有上海、广西等地的游客,开馆一年多,已接待游客20万人次。

不过,在河口村党支部书记冉庆臣看来,村旅游业的兴起缘于燕红桃的发展。冉庆臣说,1985年太平湾电站建成,河口村不少耕地成了水淹地,人多地少的村民开始尝试种萝卜、葡萄、山楂,都没有成功。1986年,村4组村民刘景清从外地引进燕红桃,一年收入上万元,村民便跟着栽种,特别是县果树站等部门,为村民免费提供燕红桃树苗,并找人帮助挖坑种植,一个千亩桃园很快打造成功。“最火的时候是2013年。” 冉庆臣说,当年桃子卖到每公斤10元,一亩桃子就收入5万多元。后来,又举办“桃花节”、“桃王大赛”等,村民种桃更积极了。“每年的桃花节,人山人海。” 一村民说,有一次,朋友从丹东到河口赏桃花,7点出发,15点才到,沿途堵得很。

“燕红桃带来了人气,村里才有了狠抓旅游的底气。” 冉庆臣说,村沿边沿江,又有抗美援朝渡江地、河口断桥等红色旅游资源,以产业带动旅游和服务业的思路确定。在河口断桥广场,增设志愿军英雄群塑,新建停车场,协调退役武器等,新添加游船60余艘,景区档次、规模、项目得到了提高和丰富。

产业带动旅游,河口村给镇内其他村起了好头。各村发展产业的势头不减,如今全镇9个村发展银白桃3万亩、板栗7万亩,寒富苹果7000亩,蓝莓550亩,淡水养鱼户40余家。

一口老钟 百年沧桑

在桦树甸村有一口老旧大铁钟,村民们告诉采访组,它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这口钟位于该村村委会后院,悬挂在两根水泥柱之间。记者近身观察,这口老钟材质是铁,钟高1米多,直径近1米,上面有锈迹,“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及“光绪六年八月吉日” 等字样清晰可见。钟面上刻着捐赠人的姓名:会首贾从富、叶意、王福等。光绪六年即1880年,表明这口钟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了。

72岁的村民李晓波告诉记者,这口钟原来在钟楼里悬挂着,钟楼的后面还有一座庙。上世纪50年代,庙在土改时被拆除了,钟楼随后也被拆除,独留下了这口钟。“听老辈人说,这是口铸铁钟,敲响声音后,方圆十里都能听到。在我印象里,抗美援朝时,这里被轰炸了,这口钟被敲响提醒村民避难,那时全村人都能听到声音。”记者试着用木棍敲响这口钟,力气不大,但声音足够响亮,20多秒过去仍有回音。若真下大力气,或许真能如村民所讲的那样,全村人都能听到。

村民认为这口钟很有意义,想要将其保护起来,几次择址悬挂,甚至将其封存。后来有外地人看中了这口钟,想要买下,但村民不同意。李晓波说:“这毕竟是个文物,对我们村也特别有意义,所以我们想要将它好好保存下来。”

小孤山在变

小孤山村地处长甸镇的西北角,单程超过20公里,跟17年前记者采访时相比,最直观的变化是从镇到村已经是一水儿的柏油路。17年前去小孤山,过发磨子大岭到了桦树甸子全是土路,再往前,土路变得坑坑洼洼寸步难行。

变的不仅是路,还有小孤山的板栗。17年前这里的板栗已成气候,嫁接的优质板栗给种植户带来了可观的效益,小孤山也成为丹东靠板栗致富的地区之一。尽管如此,小孤山没有止步,这些年一直尝试对板栗品种改良、提升,眼下,山上几乎所有的板栗树经过嫁接,都结日本栗子,优质高产,一点不愁卖,

当年,记者采访小孤山,写过他们的村支书孙彦昌,是他的示范带动,让板栗成为小孤山的一枝独秀。而今,孙彦昌虽然早就从支书的岗位退了下来,但是,对板栗种植的热爱却丝毫未减。走进13组那条叫夹面沟的山沟里,一直走到山顶才到孙彦昌家。房前屋后,全是坐果累累的栗子树,面积达110亩。除了板栗,孙彦昌还栽植大榛子、林下参。老孙说,每天看着这满眼的绿,感觉自己这一生没白活。

变的还有村容村貌。17年后再到小孤山,家家都是塑钢门窗、太阳能。村支部委员宋福英说,除了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和对村容村貌的不间断整治,这里的蒲石河蓄能电站的建设给环境也带来了积极影响,记者看到,从村部往西北方向一直走,公路堪称一流,让人感觉穿行在园林景区里。

前几年,小孤山村跟向阳村合并,小孤山一下子成了拥有25个村民组的大村。村子大了,事也多了,而修路依然是大事里的大事——村路铺了柏油还不够,还有组路,而且25个村组都要陆续铺。

“万人坑”的控诉

据史料记载,1937年至1941年,日本侵略者在宽甸满族自治县拉古哨村修建水丰发电站期间,或骗招,或强拉,征集了大量中国劳工。工程伊始,附近山坡就布满坟堆,前后总计有两万多名中国劳工被夺去了生命。

位于拉古哨村的万人坑遗址

为了挖掘这件事背后不为人知的秘密,采访组一行来到了拉古哨村。在拉古哨村4组,采访组于路边见到了一块石碑,上面写着“万人坑遗址”,在其后方,有一片空地,上面布满了沙石。这里难道就是当年中国劳工的沉睡之地吗?

“这里只埋了很少一部分人,大多数都埋在拉古哨小学后山。”在这片遗址不远处,采访组遇到了50岁的村民朱学军。他说,他的舅舅艾凤金当年曾参与过掩埋中国劳工。早晨吃完饭就开始挖坑,每天都会有中国劳工被填埋。“这些坑一个挨着一个,死多少人就挖多大的坑。坑里最少会埋6个人,多的一天坑里埋了几百人,有的人还剩一口气也被埋到坑里。”

为了活下来,艾凤金只能咬牙将自己的同胞填埋。后来,看着遇难的同胞越来越多,在良心的谴责下,艾凤金孤身一人逃到了黑龙江,从此再未踏足故乡。85岁那年,在跟朱学军回忆这些往事时,耄耋之年的他老泪纵横。

朱学军的父亲是一名老兵,参加过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和广西剿匪等,多次立功。受父亲影响,他特别喜欢看抗日战争影片,他说,过往发生的一切,让他对今日的和平和美好心怀感激。

丹东日报社融媒体报道组

赵小刚 刁庆峰

侯春林 文并图

 

编辑: 方晓明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