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票友唱响梨园梦
 丹东新闻网 2019-07-26 08:09:26

“操琴司鼓奏皮黄,字正腔圆韵味香;京剧奇葩天下秀,明朝国粹更辉煌。”作为国粹之首,京剧是中国传统艺术宝库中的一颗璀璨明珠。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若干政策》,对促进戏曲繁荣发展,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提出了具体意见。近年来,从鸭绿江畔的声声皮黄到少儿京剧在全国名声鹊起,尤其是两届鸭绿江京剧票友艺术节的成功举办,丹东这座有着深厚京剧底蕴的小城正在用自己的方式重新擦亮这块文化金字招牌。

 

第二届鸭绿江京剧票友艺术节上,丹东票友表演传统京剧《红鬃烈马》。

 

两届票友节享誉梨园

丝竹和声、管弦共鸣、珠落玉盘、圆润动听……今年6月19日下午,在传统与现代交响乐的碰撞与融合中,中国丹东第二届鸭绿江京剧票友艺术节在市文化宫拉开序幕,来自全国11个省市的32支团队、400多位京剧票友和丹东京剧票友同台献艺、唱响国粹。

“5天10台节目,让很多人对丹东票友艺术节大加赞赏。”作为承办单位,丹东市京剧票友协会会长耿仁涛自豪地说,这和丹东历史上深厚的京剧底蕴是分不开的。

历史上的丹东是京剧的码头重地,梅兰芳、马连良、杨宝森等京剧流派的“大家”都曾来这里“拜码头”。后来,也有不少在丹东生活过的京剧名角儿成长起来。比如,上世纪40年代,京剧名家白玉昆就是在丹东应召参加东北野战军政治部京剧团的,荀慧生的弟子张正芳也在丹东生活、工作了25年……他们的到来,给那个时代的丹东形成了浓厚的京剧氛围,老百姓们都爱看戏、都懂戏。1986年,丹东市京剧团解散后,众多票友和一批转行的专业京剧演员怀着对京剧的热爱默默传承着,使得京剧在丹东百姓的业余文化生活中始终活跃着。

“当时丹东的票社很多,票友们的活动质量并不高,需要一个组织来将这些人团结起来。”看到这样的问题,耿仁涛很着急。2014年,在市文联的支持下,丹东市京剧票友协会成立,他就主动请缨担任会长。“不能光自己玩儿,得和外地票友多交流才能不断提升我们的水平。”同年,在市委市政府、文化部门以及热衷地方文化事业发展的企业支持下,市京剧票友协会策划举办了首届京剧票友艺术节。5天9场的演出让丹东在全国梨园名声鹊起。

由于种种原因,第二届鸭绿江京剧票友艺术节在2019年6月举行。不同于首届的是,本届艺术节面向全国的京剧票友团队。“戏剧表演是团队的艺术,应该发扬‘一棵菜’精神,就是从菜心到菜叶、菜根到菜帮,都要紧紧地抱在一起。这也是本届艺术节的一大特色。”市京剧票友协会副会长、秘书长赵永源说。

本届艺术节上,传统京剧《红鬃烈马》的专场演出让众多外地票友感慨万分:“不仅能唱,还能演,真是太精彩了!”这句话也道出了本届艺术节的第二大特点——能“演”。赵永源说,以往的票友节多是“彩唱”(化上妆站着唱)和“清唱”(不化妆唱),但是真正的京剧艺术不仅有“唱念做打”,还有“手眼身法步”,这“四功五法”都要通过演,才能全面地体现京剧表演艺术的精髓。于是,就确定了以折子戏作为演出形式,来提升票友的表演艺术水准。

此外,交响乐为京剧伴奏这一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咏讽社老艺人与丹东少儿京剧团同在艺术节亮相这一老与少的结合,都展示出丹东京剧名片最光彩的一面。来自山东的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姚桂林曾参与过很多票友节和各类戏曲演出,观看了丹东票友艺术节5天的演出后,他由衷地说:“真的没见过业余团体能达到你们演出的这个水平,太出乎意料了。演员的演、唱、服装,音乐、灯光的配合非常到位,实在敬佩!”

票友成为传承京剧文化的主力军

西皮二黄同心韵,天下票友是一家。两届鸭绿江京剧票友艺术节为广大票友提供了一个技艺交流的平台。“举办艺术节提升了票友的技艺水平,为丹东市民送上一场文化盛宴。更重要的是,票友要担负起传承京剧文化的责任。”耿仁涛说。

这并非是票友自不量力。其实,历史上专业演员和业余票友的界线并不是绝对分明的,言菊朋、奚啸伯、陈大濩等都是由票友成为专业演员并成为“大家”;有些流派的创始人也都是票友出身。如孙菊仙、龚云甫、金秀山、郝寿臣、刘赶三等;还有一些流派的传人,都是靠票友传承下来的。如谭派的传授者陈衍衡、杨派的传授者爱新觉罗·载涛、余派传授者张伯驹等。

而在丹东,充满情怀的票友也一直奔走在弘扬戏曲文化的路上。上世纪90年代初下海经商的耿仁涛热衷于京剧的传承。二十多年里,他个人出资先后邀请国家京剧院、沈阳京剧院、吉林京剧院等专业院团到丹东演出近四十场,供市民免费观看;票社鼓师张修权1978年从省京剧团回到丹东京剧团,剧团解散后他就改了行,从此板鼓就成了家中的摆设。三十多年来,他始终觉得自己京剧所学没有用武之地,心灰意冷的同时也不再触及京剧。2014年,他走进京剧票友协会的票社,票友们对京剧的热爱重新唤起了他的京剧情怀,新的平台让他的专长得以展示,作为专业演员他愿意“化作春泥更护花”,给予其他票友指导和帮助。“我能发挥我的专业特长,能再次遇到知己知音就很知足了,也应该为传承京剧做点儿事。”65岁的票友庄庆波退休后,学唱传统戏,连最难的武戏也勇敢尝试,只为了在舞台上尽可能地展现京剧的精粹;68岁的赵志学在京剧票友协会身兼多职,既做领导管理,又在乐队拉京胡,为了实现完美的舞台效果,他一丝不苟地学习舞台音效合成,使音乐与文武场结合更完美……

“我们票友之间的交流是业余和专业的切磋、业余和业余的碰撞,让专业演员和业余票友的距离更近。”赵志学说,票友既是表演者也是欣赏者,知道票友喜欢什么,所以“我们演的,大家都爱看”。

其实,票友之所以能肩负起弘扬和振兴京剧文化的重任,并不是他们有多少能量,而是出于他们对京剧爱得纯粹。“我们只想把原汁原味的京剧文化保留下来。”耿仁涛如是说。

期待更多支持和发展

票友艺术节上,丹东83岁的咏讽社老艺人司咏梅(左)登台献艺。

“这些票友的平均年龄在65岁,艺术节前的两个月开始排练,每天从早上八点半到晚上十点半,没有一个人喊苦喊累。”赵永源说,排练期间,最难的就是寻找排练场地,从位于劳动宫七楼的工会活动基地到老干局活动中心,甚至企业的会议室都去过。戏曲排练的场地需要有一定的隔音条件,远离居民区,他希望相关部门能为戏曲团体提供一些合适的场所,让更多戏曲爱好者参与进来。

“希望政府和相关部门能多给我们一些支持,让丹东京剧发扬下去。”这是票友们的心里话。“丹东民间的文艺团体很多,都扶持也不现实。是否能对全市民间文艺团体建立社会效益评价考核和认证制度,以便今后更好地利用这些民间文化资源。”市戏剧家协会主席孙伟说,民间蕴藏着很多的文化能人,相关部门不妨将这些资源利用好,对这样的团队加以引导和管理。对所有民间文艺团体进行评价和考核,不仅看他们是否具有独立演出的实力,也要看他们是否具有艺术生产管理能力,以便纳入今后全市各类演出的招标对象,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实现对团体的扶持。

同时可以尝试建立奖励机制,对举办大型活动的团体进行文化补贴。这种补贴可以是多种形式的,如排练场所的免费或优惠使用、减免部分演出场地费用、租赁设备给予一定的优惠等方式。

经过举办两次鸭绿江京剧票友艺术节,丹东市京剧票友协会积累了很多好的经验,他们由衷地希望这一文化品牌活动能延续下去。“但是我们年龄大了,心有余而力不足。”耿仁涛对于活动能否延续很担忧,他希望能有相关部门、企业或年轻人接过传承京剧文化的接力棒,让丹东京剧品牌永远闪耀。

记者李楠楠

 
 
编辑: 方晓明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