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旗镇:设施农业蓬勃兴起
 丹东新闻网 2019-09-12 06:39:10

位于凤城西南部的白旗镇,面积192平方公里,7个行政村,人口1.3万多人。该镇林地面积20.4万亩,蚕场面积12.5万亩,耕地面积4.5万亩。近年来,该镇充分发挥山林耕地资源优势,大力发展设施农业,逐步实现农业项目的集约化、规模化,释放新兴产业的聚集效应,拉动当地经济提升和百姓增收致富。

大棚集中连片

9月10日,采访组一进入白旗镇境内,但见路边除了稻田和玉米,便是一栋栋大棚。镇领导告诉记者,该镇是地地道道的农业大镇,随着产业结构不断升级调整,目前全镇大棚设施农业唱起了“主角”。

在刁窝村4组,道路两侧果蔬大棚连绵不断,颇有气势。这是丹东泉心果菜种植专业合作社的47栋草莓大棚。记者进入其间,见绿油油的草莓苗已有20多公分高。合作社负责人庄玉田告诉记者,这茬草莓是8月下旬栽种的,草莓苗栽植前已在冷库“蹲”了半个多月,通过“冷冻苗”技术可以大大缩短草莓发芽分化开花所需的时间,能使这茬草莓提前1个月上市。“到时可以错季销售,提升价格,平均价格可达50元每公斤,最贵的可卖到75元每公斤。”庄玉田说。

这家合作社由丹东民革主委会于2012年采取股份制形式在刁窝村投资成立。庄玉田说,白旗地区土质肥沃,工矿企业少,发展小浆果产业的条件得天独厚。他介绍,基地在种植上采用秸秆反应堆技术,通过施加秸秆、豆饼、麦麸、菌种等有机原料发酵的有机肥,提升草莓品质。

据了解,目前该合作社已发展成为白旗镇境内最大的一家现代农业产业化示范基地,草莓年产量达12万公斤,并注册了“茅草屋”草莓品牌,产品销往全国各地,年产值超过500万元。还辐射带动多家种植企业在白旗安家落户,为当地村民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

除了像丹东泉心果菜种植专业合作社这样的大型基地,在白旗镇,一些农户也开始瞄准大棚种植。刁窝村14组村民谢丽萍种了一棚黄瓜,记者见到她时,她正在为黄瓜打底叶。她告诉记者,过去家中有8亩地,一直种植玉米,收入一般。2013年,她看到村里果蔬大棚发展得越来越好,便借了五万多元也搞起棚菜种植。“大伙‘一个看一个’,挺多农户把原来的玉米田流转了。”谢丽萍说。

现如今,她家早已还清了建设大棚时借的外债,两口子全身心投入到棚菜经营上,每年有5万元的收入,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

随着白旗镇农业规模化,集约化发展,目前全镇已建立各类专业合作社30家,家庭农场16家,发展棚菜1000亩,草莓、蓝莓等小浆果2000亩,产值数千万元,村民腰包也鼓了起来。

小镇变美了

走进白旗镇,宽阔的马路,道旁蓝白相间的路灯,红色的人行步道砖,干净利索,加之植被绿化,让人有一种“小城不大但很美”的感受。

51岁的镇机关干部于立新是土生土长的白旗人,在他眼里,十多年前的白旗镇可不是这样:那时候整个镇主街区还没有排水设施,下点雨就泥泞不堪;晴天则垃圾纸片满街飞;晚上很多地方没有路灯,黑灯瞎火……

改变是从2008年该镇被列为全国发展改革试点镇开始。镇党委、政府以建设“秀美幸福小城镇”为目标,坚持“精心规划,全心打造,细心管理”的理念,委托沈阳规划设计院对全镇的小城镇建设和发展进行全面规划,工作中以“美丽乡村”建设为抓手,下大力气改善镇村环境,经过多年的努力,小城镇建设和管理成效凸显。

先是从“硬化”入手,近年来累计投入800余万元,对镇街道路进行提升改造,铺设柏油路7公里及双侧暗排水管线2公里,铺设人行步道砖1万平方米,新建标志性旗舰广场。

在绿化上下足功夫,街道两侧种植银杏树、金叶柳、红花王子等景观树3000余株,公共绿地面积大幅提高。镇村还安装路灯500余盏,镇内企事业单位、商业网点进行各具特色亮化,打造小城镇夜景。

过去镇上连个健身的地方都没有,如今先后投资60多万建成了两处文化广场,面积达3000多平方米。当天记者在大白旗河畔的一处文化广场看到,广场周边不仅有多套健身器材,还设有公厕。于立新告诉记者,前不久,周边7个乡镇的17支广场健身舞队伍,受邀在这里交流切磋,好不热闹。

大白旗河蜿蜒于镇街南部,过去脏乱不堪。3年前,镇里先后融资200余万元,完成大白旗河镇街段全面改造,通过清淤、截坝和绿化等工程,使大白旗河成为村民休闲散步的好场所。

管理重于建设。这些年,镇里通过细心精致管理,推动小城镇建设提升档次。制订出台了《白旗镇小城镇管理办法》,各管理成员单位明确责任,各负其责;组建专门环卫保洁队伍,全镇96个村民组,每个组都有保洁员,镇内6名保洁员实施常态化保洁,街里垃圾做到日产日清,并对垃圾分类进行劝导和监督;镇里还经常组织环境卫生评比,互评互看,交流促进。功夫用在平时,变化也就在不经意间。如今,该镇所属的刁窝村、黄旗村、民主村2013年、2014年先后被评为“辽宁省美丽乡村”。

大山深处的百年老宅

9月10日,记者在白旗镇了解到,王家村有一座晚清时期的满族风情大院。

从镇里出发驱车十来公里,来到王家村。这个名为“关大老爷故居”的老建筑在该村8组的路旁。一块石碑在宅院前路旁立着,上书“关大老爷故居”,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落款丹东、凤城两级人民政府,立于2007年。

眼前的“关大老爷故居”只剩下了三合院,正房5间,西厢房3间,具说原来是四合院,门楼及东厢房早年毁坏或被扒掉了。

从正面看,5间正房保存相当完好,石基灰墙,门两侧红褐色大窗几乎占南墙面积的一半,墙右上方悬空设置一座供奉祖先的神龛。房顶小碎细瓦排列整齐,屋脊两头挑檐,整体古朴典雅,原始风貌特征明显。而3间西厢房,与正房类似,但规模及规格稍小、略低。

进入正房内部,虽然室内的炕灶等设施为后人所建,但房梁结构依然为原始檩木,间隔木棂,做工精细美观,让人叹服。

这座老宅建于何时?何人所建?现5间老宅正房居住者是关庆辉、王贵叶夫妇,也是“关大老爷故居”主人的后人。现年57岁王贵叶是镇中心小学的教师,这些年她结合丈夫关庆辉手中的一份家谱,大体梳理出关家繁衍生息的脉络及“关大老爷故居”修建的大致年代。

王贵叶说,关家祖上为完颜瓜尔佳氏,清康熙26年(1687年),其八世祖翁窝图受命携家眷自京来到凤城宝山屯田驻防。而修建“关大老爷故居”者为他们祖上十三世的付太伦。王贵叶说,当时付太伦调往营口熊岳任边防总兵,正三品,相传这处老宅是付太伦给父亲及爷爷修建居住的。如今在关家的坟茔地还有付太伦的坟墓。

王贵叶说,按照家谱,她的丈夫关庆辉是关家第十九世,如果按照一世20多年计算,那么距十三世大约是一百三四十年,也就是说该老宅大约修建于1880年前后,清朝光绪年间。

王贵叶说,这处老宅曾做过村食堂,后来又还给了关家。30年前她嫁到关家时,当时屋内还是三面环炕的“万字炕”。2011年和2016年,老宅在市文物部门的资助下进行过两次改造,尽最大可能地保持了原始风貌。丹东日报社融媒体报道组 赵小刚 刁庆峰 张润泽

编辑: 张忠双

相关新闻阅读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