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辉:摘下护目镜只为守护患者
 丹东新闻网 2020-03-27 07:01:55

推开处置室的门,外边就是新冠肺炎患者病区。在这样的环境下,乔辉还是毫不犹豫地摘掉了护目镜。作为一名医护人员,她比旁人更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因为护目镜里的雾水让她看不清配药单据上的小字,如果弄错了,后果不堪设想。而且,操作速度要快,否则很难完成二百多组药的配制任务。

乔辉是市第一医院呼吸胸外科的护士长,1996年参加工作,曾工作于肿瘤内科、神经内科、呼吸肾内科、血液科、急救中心、呼吸胸外病区。她经验丰富,是单位的骨干力量。1月26日,她作为辽宁省第一批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出征武汉。

“不论走到哪间病房,都只能听见医疗机器和氧气的‘咕噜’声,患者全都面无表情,冷若冰霜。”3月25日,乔辉受访时回忆起她刚到湖北省人民医院蔡甸区济和医院的情景。患者时刻处于恐怖和焦虑中,思想也陷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为了扭转局面,她和7位来自辽宁的战友与本地医护人员共22人,在认真防护后第一时间投入到临床一线工作中。

这里有大约60位患者,病情仅次于ICU病房的患者。乔辉主要负责治疗室的配药工作,看似简单却容不得一丝马虎。配药处置室不够完善,乔辉彻底清理、消毒后,根据药品的使用频次等重新“规划”摆放顺序和位置。患者每天每人大约要用四五组药品,为了提高速度,她几乎是“猫腰”操作。“刚穿上防护服我就开始出汗,半小时左右汗顺着脖子往下流。”乔辉说,浑身湿透是常态。

除了干好本职工作,乔辉还要参与全科病房消毒和雾化工作。她推着消毒车和消毒液走遍每个房间,消杀每个角落。乔辉说,她是这里的“妈妈级”人物。除了一位护士长欧阳勤年龄稍大外,其余都是90后,比自己的女儿大不了几岁。他们害怕乔辉,因为开始几天总会被训斥:“护目镜怎么戴的?小脑瓜出来了!”“隔离服没封好,回来!”后来,他们发现乔辉技术了得,就邀请乔辉加入护理操作组,一起给患者取餐分餐,做生活护理,更换氧气瓶。年轻人还向她请教排痰技巧和动脉血采血等经验,之后的实际操作效率倍增。

“医生,能问问我现在吃点啥药好吗?”只过了几天,原来一言不发的患者开始主动说话了。又过了几天,“医生,你们是辽宁医疗队的啊,这么远,为了我们,你们辛苦了。”半个月以后,陆续开始有人出院了,这给了其他患者莫大的信心,他们逐渐开朗起来。“小乔,你昨天吃到鳜鱼了吗?”一位50岁的患者问乔辉。“是啊!吃到了。”这位患者说,她是养殖户,看到医生这么辛苦和体贴,她特意安排免费给医生加餐了自家养殖的鳜鱼。“等我出院以后,你们爱吃,我天天来送。”七八个50岁左右的患者出院的那天,乔辉永远难忘。“他们排着队,从走廊那头似乎是扭着走来,脚步特轻盈,那股子高兴劲儿,用语言形容不出来,看着他们那么高兴,你就也跟着高兴。”

3月20日,乔辉等人圆满完成支援任务回到丹东。现在,乔辉就盼着隔离结束后早点儿回家,对病人的责任和义务履行完了,接下来,应该好好对待家人了。 记者 王俊

 

编辑: 崔家华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