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侍候大伯哥55年
 丹东新闻网 2020-11-27 07:57:03

11月18日,家住凤城市凤凰城街道广场社区的徐凤运做好午饭,刚端到桌子上,就喊:“老伴,叫大哥过来吃饭。”丈夫谭德润走进一间屋里,拍拍正向窗外张望的大哥肩膀,用手比划着叫他吃饭。桌子上摆着炒小白菜、蘸酱菜和二米饭。三口人坐在一起吃了起来。徐凤运说:“大哥一直在农村生活,这些都是他喜欢吃的……”

今年77岁的徐凤运,从结婚开始,就一直侍候着丈夫的这位同母异父的大哥,至今已有55年了。丈夫谭德润说:“大哥今年89岁,是名聋哑人,一辈子没结婚,这些年多亏了老伴照顾他。”说到这,谭德润一脸愧疚。

1965年,徐凤运和比他大三岁的谭德润结婚。嫁过来才发现,谭家一大家子人,除了丈夫有工作外,婆婆和大伯哥都是农村户口,还有弟弟妹妹正在上学。大伯哥是聋哑人,下地干活必须得有人看着,不然就会捅出什么娄子。“那时候真难啊。”每天早上天蒙蒙亮就得起床,喂猪、喂牛,下地出工,做全家人的鞋、衣服,还要准备一大家子的三餐。家里家外,全靠一人张罗。“老伴那时在公社上班,啥也帮不上。”徐凤运说。

刚结婚那段时间,徐凤运回娘家没少向父母抱怨。父母都劝她,百善孝为先,“侍候好这一大家子,你就是在积德,再说姑爷在公社里,咱也不能拖他的后腿啊。”就这样,徐凤运一直坚持下来。当时,全家人只有丈夫挣工资,日子过得紧紧巴巴。有点好吃的,她紧着婆婆吃,丈夫和大伯哥正值壮年,也需要吃点好的。后来,自己有了一双儿女,小叔子、小姑子因为工作忙,孩子也送到了奶奶家,一大家子的生活起居全压在了徐凤运身上。

1978年,大伯哥头上生出一个疮。徐凤运领着他去卫生所开药,回来给他洗头上药。“毒疮恶臭恶臭的,有时给他换完药,熏得我连饭都吃不下。”但是她一直坚持了半年,和婆婆轮流给大伯哥上药,直到长毒疮的地方长出新肉。在她的言传身教下,孩子们从小对奶奶、大伯也尊敬有加。“我现在都有重外孙了,小家伙一岁多了,每次来都到大伯哥的屋里,拉拉他的手。”徐凤运欣慰地说。

1986年,他们全家搬到了凤城市里,生活条件也比以前强了很多。1996年,徐凤运的孙女出生了。她有心过去帮忙,可这边一大家子人需要她侍候,实在脱不开身啊。好在亲家那边特别体谅她,担负起照顾孙女的重任。转过年,徐凤运查出患上乳腺癌,需要动手术。她提前安排完家里的事,去医院做了手术。术后一个月,她又拖着病体,干起了家务。“不干不行呀,婆婆90多岁了,孩子们都忙,我不干咋办。”

转过年1月份,婆婆去世了。去世前,婆婆拉着徐凤运的手说:“这些年苦了你了,我现在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大伯哥啊。”徐凤运说:“娘,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的。”婆婆去世后,大伯哥一股火,头上的毒疮又犯了。又是徐凤运一次一次给他上药。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听说了一个偏方,能治大伯哥的毒疮。她买来药和鸡蛋一起炒,给大伯哥吃。可大伯哥看到黑糊糊一坨,死活也不吃。这可急坏了她,没办法只好找来儿子和大伯哥一起吃。在她的精心照顾下,大伯哥的病很快就好了。

丈夫谭德润说,家里的活全靠徐凤运,洗洗涮涮,连家里的拖鞋都是她亲手缝制的。今年春节,儿子岳父岳母邀请老两口到他们那里过年。老两口一商量,大伯哥岁数大了,家里得有人照顾他。两人互相推让,最后,谭德润去了亲家那里。国庆节,儿子想领着老两口去南方玩。“这次我让老伴去,她在家这么多年受累了,应该出去放松放松。”谭德润说。

记者 李琦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