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杀猪匠的一天 看农村生活变迁
 丹东新闻网 2021-01-25 07:28:19

进入腊月,在凤城市农村,家家户户都开始杀年猪准备过年,而这时候,农村的杀猪匠也开始忙碌起来。1月16日,记者跟随杀猪匠李延文感受了杀猪匠的一天。

李延文是凤城市沙里寨镇亮子河村人,今年66岁,30多岁就开始杀年猪,已有30多年。进入腊月后,他基本每天都要给别人家杀年猪,目前已经杀了20多头。“今天村里老王家杀猪,他家提前半个月就打招呼了。”李延文收拾好杀猪工具便出发了。

李延文来到老王家,指挥着前来帮忙的几个村民抓猪、过秤。“在农村,一般人家都要在杀猪之前给猪称一下重量,猪越重,主人家脸上越有光彩。”李延文笑着解释说,老王家今年杀两头猪,每头猪都将近300公斤,以现在的猪肉行情来看,怎么也值一万多元。“家里以前有十多万饥荒,这两年放蚕、养猪,每年都能收入十万元左右,我和老伴还都办了养老保险,日子是一天比一天过得有盼头。寻思快过年了,杀两头猪,自己留着一些吃,再给亲戚朋友们送点,感谢他们这几年的帮助。”主人老王笑呵呵地说,现在农村的生活水平一点也不比城里差,老百姓根本不差钱,杀年猪就是图个喜庆。

猪秤完重后,几个村民将猪抬到事先准备好的炕桌上,李延文便开始了他的“工作”。杀猪、褪毛、解肉……李延文熟练地“收拾”着被宰杀的猪。“在农村,杀年猪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通常主人家要选择一个好日子。所谓杀猪,并不是手持杀猪刀一刀毙命那么简单。”李延文一边干活一边说,杀猪讲究下刀部位要准,操刀者手要稳、心要狠,一刀下去,要尽量多放血,让猪流尽体内的血而死。这样的猪肉颜色好不发红,且流出的血较多,便于灌制血肠。

两头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李延文便收拾妥当。接下来,他只要在吃饭前把血肠灌制好,一天的工作就算完成了。转眼之间就要开饭了,李延文开始了灌制血肠的工作,给猪血兑汤、兑料…… “这血肠灌得有水平,味道真好。”血肠上桌后,大家赞不绝口。听到大家的夸奖,李延文笑得合不拢嘴。

李延文说,一个好的杀猪匠,不但要掌握杀猪的本事,还要会灌制血肠。灌制血肠的讲究很多,首先要好吃,其次,血肠兑汤兑料是血肠老嫩的重要程序。汤兑多了,血肠煮熟之后发嫩,筷子夹不住;相反,汤兑得少了,煮熟的血肠发硬,口感极差。所以,在农村会杀猪又会灌制血肠的杀猪匠成了“抢手货”。哪家要杀猪,得提前预订好,排好号等着。“在别的地方杀年猪可能还要花钱,但在俺们这地方,都是免费帮忙。”李延文说,杀猪的活又累又脏,现在年轻人都不愿意学、不愿意干。如今农村的杀猪匠越来越少,还能干的杀猪匠大都六七十岁,也许多年之后,杀猪匠的手艺会逐渐失传。 记者 王洪满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