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新生 丹东现存老建筑之读者反馈
 丹东新闻网 2018-07-20 09:34:04

从六月初开始,本刊连续6周盘点丹东现存的老建筑。在采访过程中,记者遇到了很多对老建筑有感情、关心老建筑命运的市民。报道刊发之后,亦收到了很多市民的反馈。从年过八十的老者,到80后;从世居丹东的老丹东人,到已在他乡定居的游子,无不对这些老建筑有着深厚的感情。关于如何保护好这些老建筑,他们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老建筑 承载丹东人的回忆

《寻姚子扬故居不遇》一文发表后,7月9日,59岁的胡女士给记者打来了电话,说她或许知道姚子扬故居。胡女士从小就居住在浪头镇天津街附近,直到两年前才搬离。她印象里那里有一栋二层小楼和一家药店。她哥哥小时候生病,就是用了那家药店的药治好的。

遗憾的是,胡女士所说的二层小楼,与记者此前找到的是同一栋,并非姚子扬故居。她还辗转找到了当年开药店的人家,那家人姓齐。胡女士说:“我还打电话问了我的老同学和前几任浪头社区的社区书记,他们知道的也都是大井胡同的那家药房。”当记者问及她为何如此费心费力时,她说:“既然有人想找那老房子,必定有意义,我从小住在那,对老房子也有感情,就想帮帮忙。”她还说,浪头还有英国人修的海关楼,还有溥仪的东行宫,这些地方她从小都去过,都是浪头的标志性建筑。

后来,记者从市文保部门得到确认,姚子扬故居已经被拆除,即便其在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时已经名列《丹东市市区内不可移动文物名录》之上。“被列至名录,却未挂牌,拆迁部门就权当不知情给拆除了,这怎么能不让人感到惋惜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相关工作人员如是说。

从事文化艺术工作的李建廷对我市老建筑也颇有感情,虽然他目前长居北京,但时刻牵挂着家乡的变化。1996年,他在《满族文学》上发表了《傅盛彬与溥仪东行宫》一文,介绍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修复溥仪东行宫时的情况,当时修复后的溥仪东行宫作为餐饮娱乐、旅游度假和文物文史展览于一体的场所,还被确定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再对比如今的境况,李建廷十分惋惜:“听说现状很不好,能不能呼吁一下有关部门,好好整修一下,留住老安东的一点记忆。毕竟那也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还是曾经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今年81岁的周发启看到关于老建筑的报道后十分激动,他对记者说:“真应该多呼吁一下,好好保护这些老建筑。这些老建筑要是都没有了,老丹东的印记就都消失了。”

保护老建筑 文保部门要指导也要行动

对老建筑保护性修缮的资金短绌,是我市各级文保单位面临的最大难题。无论是丹国医院旧址和郭慕深故居旧址的闲置破败,还是姚子扬故居无声无息的消失,都是由于修缮资金匮乏,商业利用价值有限,使之处于一种尴尬的自消自亡的状态。实际上,我市仅存的老建筑都面临着、或将要面临着这个问题——留之无用、弃之可惜,即使有一张“文物保护单位”的护身符,也不能阻止它的自我消亡。

近年来,文保部门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些问题。据介绍,丹东市劳动宫和汤二虎楼等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正在文保部门的指导下,按照文物修缮的原则开展修复工作。不仅要让其外观恢复历史原貌,对内部功能改造也本着既符合文物保护工作要求,又具有提升开发利用、提高经济价值的原则。

此前,他们的工作重点放在对文物保护单位的实地考察、基础信息采集和完善档案工作上。目前,已完成全市全部121个市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的地理坐标、地形图的重新采集及完善工作,为下一步完善文物保护单位档案工作奠定了基础。

在此前的采访中,记者发现,一些历史建筑的资料非常少,以至于其历史价值不明确。据文保部门介绍,下一步,他们还将开展日伪时期遗存建筑类型的不可移动文物的实地考察,进一步丰富其历史资料,为推进安全保护工作提供依据。还将开展对建设项目等区域涉及到不可移动文物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的审核工作,确保文物安全;积极开展对未核定为不可移动文物的各类建筑物的实地考察与科学界定,对应当列入不可移动文物的建筑物等及时确定文物保护单位级别并按级公布。这些工作将避免更多的老建筑出现与姚子扬故居一样的命运。

老建筑的价值在于利用

“老建筑除了必要的维护和修缮外,重要的是要有人气。”今年68岁的苏乃文给记者打来电话说,过去汤二虎楼也闲置过,显得毫无生气,后来街道办事处进驻以后,整个建筑又恢复了生机。如同一直在使用的元宝区政府、老银行等建筑,都被保护得很好。听说汤二虎楼以后将作为展览馆对外开放,他十分赞成。“建筑就要有人居住或者使用,要不然就失去了价值。”他说,前几年开放的浪头海关楼,建成博物馆后一度焕发生机,而近两年的闭门谢客,使其逐渐被遗忘。

今年35岁的关宇从事文化相关工作,他建议可以将一些闲置的老建筑打造成公益书房,让历史和人文有机融合,形成具有丹东特色的文化中心。“政府在建社区书屋,何不将一些老建筑打造成社区书屋呢?既解决了场地不足的问题,又可以让老建筑发挥作用,还可能发展成旅游景点。”

此外,还有市民建议,一些位于热闹街区的老建筑可以出售或者租赁给个人,进行商业活动。充分利用老建筑的历史特色,打造特殊的商业模式。只要管理到位,措施得法,不使老建筑的原貌走样,我市相当部分老建筑都可获得新生,足以为后人留下珍贵的历史遗产。

记者 张研

 

编辑: 张忠双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