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吉贵:人生因曲艺而圆满
 丹东新闻网 2018-09-14 08:47:52

70岁的董吉贵自上世纪60年代第一次接触曲艺以来,数十年间,他从未想过放弃。无论工作如何变化,他对曲艺的挚爱,对创作的热情和追求始终没有改变。9月10日,记者来到凤城,听他讲述与曲艺的点点滴滴。

1.因一本“破书”走上曲艺之路

走进董吉贵的书房,只见书架上摆放着各种书籍,他从中抽出了一本书,里面的书页已经泛黄,想必年代很久远。“这是我读小学六年级时,在叔叔家的炕头上发现的一本相声集,书角都揉搓得不成样子了,中间还缺了许多页。有很多地方看不明白,但就是喜欢。”董吉贵说,因为这本相声集,让他走上了曲艺创作之路。

进入初中后,董吉贵凭借着二胡、唱歌等技艺进入了学校的文艺队,其间,他第一次接触到曲艺创作。接触越深,董吉贵越体会到创作的不易,因此,他去往各种曲艺培训班夯实自己。在培训班里,董吉贵系统地学习到曲艺常识及写作方法,明白了“艺术源于生活”,于是,他留心观察周边发生的每一件事,再经过提炼,充实自己的“稿库”。

当时,他非常羡慕那些能撰稿著书的人,梦想自己的作品也能在报纸、期刊上发表。熬夜对董吉贵来说是常有的事,为了写好作品,有时甚至会写到凌晨;他还会将写好的作品拿给关系较近的学员看看,让他们提出修改意见……1977年5月,当董吉贵看到自己的作品由钢笔字变为铅字时,激动得一夜睡不着觉。“从那一刻,我觉得曲艺创作就是我愿意付出终身的事业。”董吉贵说。

此后,他陆续在《黑龙江艺术》《说演弹唱》《辽宁群众文艺》和《天津演唱》杂志上发表过曲艺作品。如今,他通过不懈的努力,已在全国各级报刊上发表曲艺作品近两百篇,仅在国家级刊物《曲艺》上就发表作品二十余篇,并在国家级曲艺作品大赛中屡屡获奖。

2.勤能补拙终结硕果

有的人说董吉贵聪明、有才华、有能耐。他听后只是淡淡一笑。他说:“自己该干啥就干啥。我并不聪明,而且很笨,只是我肯努力,肯下苦工,肯钻研而已。”他没有别的爱好,一到节假日,便将全部时间用于曲艺创作。

2004年,董吉贵从传统曲艺唱词《百山图》中获得灵感,创作快板书《群山谱》。他翻阅《游遍中国》等图书资料,几易其稿,仅修改的草稿纸就有半尺厚,前后历时半年多才完成。2005年,这篇二百五十多行的快板书,刊发在《曲艺》杂志第10期上。同时,该作品还获得“中华颂”首届全国小戏小品曲艺作品大展一等奖。《曲艺》杂志编辑部还为此稿专门配发了编者按给予充分肯定。编者按说:“在传统曲艺唱词中,有两段说山唱山的《百山图》,一段是鼓界大王刘宝全唱过的京韵大鼓;还有一段是前辈快板名家王凤山的代表唱段,而本期所发董吉贵的《群山谱》,仍以快板书的形式,唱尽华夏大小名山。与传统段子比较,内容全,格调新,含典故传说和革命史诗于其中,具有一定的知识性,看来作者没少下功夫。”

退休前,董吉贵并不会使用电脑,创作全凭手写。他从书架旁拿起了一摞纸,大概有几十张,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字。“这是我创作的长篇数来宝《秀美丹东欢迎您》,一共两万多字,这还只是二稿。”由此可见,董吉贵对创作倾注了许多心血。

随着投稿的增多,董吉贵在业内逐渐有了一些名气,见到的曲艺名家也越来越多。在他的书房里,有几张照片格外引人注目。他指着其中几张说:“这是我和姜昆、崔凯、李金斗、朱光斗等曲艺届名家的合影。作为一名业余作者,能有机会和他们一起研讨作品,是我莫大的荣幸。”

2006年5月,董吉贵应中国曲艺家协会的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为期10天的社会主义荣辱观专题曲艺创作班,同姜昆老师一起研究作品。这对董吉贵来说,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此后,他又参加了几次创作班,获益匪浅。

2010年8月,在“中华颂”第二届全国小戏小品曲艺作品大展活动中,董吉贵创作的对口快板“海宝喜迎世博会”荣获曲艺创作二等奖,并被编入《中华颂——全国小戏小品曲艺作品集》(第二卷);同年10月,在“长江颂”全国曲艺作品征集大赛上,董吉贵创作的快板书《摔茅台》荣获二等奖……

3.曲艺是生命的一部分

2008年董吉贵从单位退休,但他比上班还要忙。每到年末,各单位搞文艺汇演、创作节目,都找到董吉贵,这让他忙得不可开交。“虽然每天很忙碌,但是我很快乐、很充实。人活着就要活出自己,活出生命的价值。”董吉贵说。

多年来,董吉贵创作的作品无法计数。随着写作时间的增加,他发现“越写越难”。经过思考,他决定从方言土语着手。为了丰富自己的语言,无论是在田地里干活还是走在路上,或是坐在车上,他的兜里始终揣着纸笔,听到他认为好的方言,便立刻记录下来,回家后再按十三道大辙进行分类整理。就这样,几十年下来,至今已搜集整理东北方言土语七千多条。同时还搜集民间俗语、谚语、惯用语、名言警句、歇后语近万条。

因为儿时没学过曲艺表演,错过了学习的黄金时期,从未表演过自己写的作品成为董吉贵最大的遗憾。于是,他将作品拿给演员,希望他们表演,从而获得一种“代理满足”。“东北快板表演艺术家于忠德听说我发表了许多作品,向我要了几篇,但看过我的作品后,并不满意,最后只用了一篇。”董吉贵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又请深圳市阳光曲艺团的演员点评,对方说他的作品没有舞台演出效果,不“出彩儿”。这时,董吉贵才认识到曲艺作品是舞台艺术,是用来演的,而不是用来读的。通过与演员的沟通,董吉贵调整了创作方式,将他的作品“沉”了下来,变得更有深度和分量,舞台表现力更强,获得了演员的青睐。

采访最后,董吉贵提到了他的梦想,希望在73岁以前将自己创作的作品汇编成集出版,之后静下心来,充充电,创作更多的作品。他说:“我只是单纯的热爱曲艺,它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有了它,我的人生才是完整的。”

记者 侯春林
编辑: 李琦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