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耕时节 农村用工“青黄不接”
 丹东新闻网 2019-04-16 08:29:35

眼下正是蓝莓种植季节,4月12日,在振安区五龙背镇五龙背村7组的蓝莓种植基地,二三十名包裹严实的妇女正在一片蓝莓地里补栽蓝莓。

用工问题让种植大户“头疼”

数日前,基地负责人秦宝全还为300亩蓝莓地发愁,因为需要大规模用工:“这阵子要从土里把苗扒出来,需要雇七八十个劳动力。”几年前,秦宝全通过土地流转种植蓝莓,较好的收益使他不断扩大种植面积。规模化种地就得雇人,每到农忙季节,用工问题每每让他头疼。“原来只听说城里招工难,哪想到农村也有‘用工荒’。”秦宝全说。

近年来,由于土地流转进行规模化种植,像秦宝全这样的种植大户越来越多,需要雇用大量人工,而农村很多年轻人都外出打工挣钱,留守在家的多是儿童和老年人,每到农忙季节,即便报酬很高,也很难雇到人。

“蓝莓基地用工主要集中在4月至8月,尤其是8月份,进入采摘季需要人手抢农时,一个工人平均一天工资在200元以上。干活麻利的工人一天可以赚300元。”秦宝全说。前几日,他雇了七八十名短工,只有20多人是本村的,其他的短工都是雇车从周边乡镇接过来的。在这些短工中,大部分是妇女,平均年龄60岁。“身体健康、有劳动能力的70多岁老人也雇过。”秦宝全说,农活儿季节性强,招的都是季节工,平时活儿少,年轻人根本不愿意干。考虑到工人年龄较大,夏季天气炎热时,会调整工作时间,避免中暑。

水涨船高,短期工的价格涨得更快。“从2003年的每小时3元到后来的每小时五六元再到现在的每小时8元。”秦宝全说,种地的人工成本越来越高,算下来,一年仅人工成本就得50万元。

劳务经纪人应运而生

近年来,五龙背镇有4500亩耕地流转给种植大户种植蓝莓、软枣,形成10多个大中型家庭农场。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周边的其他乡镇。因此,常常会出现“抢人”现象,而农村也兴起了一个新职业——劳务经纪人,将周边闲散劳动力组织起来,为当地或周边的规模化农业提供劳务服务。这几天,凤城市边门镇口子里村的村民李佳东忙得不可开交,成了当地的“红人”。他负责为周边的规模化农场介绍雇工,从中收取中介费。“农忙时节还得提前预约,晚了我这儿也没人!”李佳东说,土地流转面积越来越大,农场越来越多,一到农忙,农场“抢工”,他的电话能被打爆,最多一天要组织短期工300余人。

农村出现“用工荒”,是因为不少农民觉得背井离乡打工,比在家种地划算。记者走访了解到,在田间地头劳作的人,年龄大多在55岁以上。五龙背村党支部书记鲍钧丽说,他们村有3680人,其中一半都在外打工,“有劳动能力的都出去打工了,地都是老人在种。”

会种地的人越来越少了

4月12日,在五龙背村7组的一片菜园里,57岁的于景祥将10公斤土豆种装上车,准备栽种土豆。“孩子们都在外面工作,我们不种地谁种啊,家现在有三口人,共6亩地,儿子和儿媳妇在外打工,根本不会种地。”于景祥说,除去买农家肥、人工等费用,种地一年下来也挣不了多少钱,家中有4亩地种上了板栗树,剩余两亩地种玉米,主要用来喂养家禽。

年轻人为啥不喜欢种地呢?采访了解到,在那些二三十岁的年轻人眼中,回家种地是没出息的表现。“现在不好好学习,将来就得回家种地。”30岁的于洋说,这是小时候父母经常告诫他的一句话。在于洋看来,如果在外混迹几年后再回农村种地,是一件拉不下脸的事情,“这不仅是我的感觉,很多年轻人都这样想。”村里与他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没有一个在家种田的,村里撂荒的水田就有五六十亩,父母干不动,年轻人又不会干。“尤其是水稻育苗,父辈的人也有不少不会的,更别提我们这一代了,以后会种地的人越来越少了。”于洋惋惜地说。记者 李莉

 
编辑: 张忠双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