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驶教练眼中的“学车发展史”
 丹东新闻网 2019-09-12 06:45:01

“噗嗤”一声笑,记者被刚喝进嘴里的矿泉水狠狠地呛了一下。

9月8日,记者在一处驾校练车场上等待汽车资深教练徐立军的到来,听说他不用看,单单听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就知道学员的坡起测试是否能通过。记者不经意地回头一瞥,竟发现一张黝黑铮亮的脸突然出现在眼前。

“算上睡觉吃饭,我一天能在屋里待6个点儿,干12年教练,就相当于有9年一直待在户外……”徐立军说,工作虽苦心却甜,因为这些年来,汽车的数量持续增加,这份工作也越来越景气。

“我当初学开车是为了当司机,赚钱养家。”徐立军驾照考得早,已经有近30年了,再往前追溯,没有正规驾校,几乎都是拜师学车。那个年代,学车算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2000年之前,大部分学车的人都是想以此为职业。后来,部分富裕家庭购买了私家车,开始有小拨儿人为此学车。在徐立军的记忆里,大约从2010年开始,丹东市民学车形成了潮流,很多人不是因为家里有车才学,而是想先拿到驾驶证,以备将来有用。那一年,徐立军带了大约200名学员。之后的几年,学车的人越来越多,到2016年,他的学员达到每年500名。这时候,学员学车的目的也由单位需要、工作需求等逐渐转变成开车接送孩子上下学、自驾游等,不少成年学生和老年人加入原本以中年人为主的学车大军。

徐立军教过的有一位68岁的女学员,学开车除了因为喜欢车,是想圆了年轻时候的梦——开车去想去的地方。因为年龄原因,她学车时付出了旁人数倍的努力,徐立军也是格外照顾她。去年年初,她终于通过了科目二的考试,激动不已,下考场就给徐立军鞠了一个“直角躬”,使得他愣在原地。

从自己学驾驶到教驾驶,徐立军见证了汽车驾驶考试项目及配套硬件等方面的进步与发展。徐立军当初考的是B票,所用的教练车是大解放卡车,倒车入库考试的车库,是用竹竿临时围起来的,上面挂着彩旗,由警察裁断是否通过考试。

2014年之前,驾驶考试的车库是由红外线“绘制”出来的,学员能否通过由考试系统和警察一起裁断。2014年后,车库都是卫星定位系统定位出来的,相当精准,考试结果完全由考试系统来裁断,快速且准确。

让徐立军高兴的还有考试制度的越发严格,因为可以很大程度避免“马路杀手”上路。“人车平安”,才是汽车教练最想看到的。 记者 王俊

编辑: 张忠双

相关新闻阅读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