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锦江:叶片之上 雕刻世界
 丹东新闻网 2020-02-17 07:44:31

人物档案:

张锦江,55岁,漫画家,丹东市第二代叶雕技艺传承人,其父张宝良为第一代。

其叶雕画作品曾获2017年第六届辽宁省工艺精品文化节“文化创意设计奖”金奖、第七届东北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创意设计大师奖”、2018年辽宁省工艺美术文化产业博览会“工匠部落杯”金奖,先后出版漫画、连环画作品二十余册。

 

一场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不久前一直忙于连环画创作的张锦江难得地“闲”了下来。

蜗居家中的日子,他再度拿起刻刀,拈起了早已备好的柞树叶。

一周后,两幅具有特殊意义的叶雕画作品——钟南山院士人像(如下图)、医护人员治疗病患的作品跳入我们的视线。张锦江在这个特殊时期,以他独有的方式,向参与阻击疫情的一线人员表达着敬意。

时间回到四十多年前,儿时的张锦江并不知道“叶雕”是何物。在丹东工艺美术厂工作的父亲从不当着他的面创作叶雕画,但张锦江还是不可救药地爱上了手工制作,并试着画钢笔画,也坚持练习书法、国画。

近而立之年,父亲才肯将叶雕技艺传给他——如果没有能力从姊妹艺术中汲取丰富营养,就别想在叶雕画上有所成就。此时的张锦江终于明白父亲的深意,他是在等待自己成长,等待“万事俱备”。

叶雕和其他雕刻技艺是相通的,离不开“精细”二字。要求雕刻者心思细腻、精力集中,如张锦江所说,只有“细”,方能“精”。叶雕又是独一无二的,大多数雕刻技艺,下刀失误尚可弥补,可适度转变,修饰。而叶雕近似米雕,如绣花一般追求极致,不容有失。

在他看来,叶雕技艺最难不是“技”,而在“艺”,即如何通过点、面结合,通过色调、明暗对比,将想要呈现在叶片上的画面变得更立体、柔和,不仅写实,更具美感。

有创新,必有困难,其一便是题材选择。业内公认叶雕画所够承受的极限就是人物肖像,而张锦江 “杠”上了人物像。为此,他将众多的“点儿”刻到薄甚至最薄,以呈现明暗深浅,一张人像需要揣摩试验无数遍;其二是精力。叶雕需要目光乃至全身心高度集中,每次工作至多二十多分钟就需要及时休息,天长日久,张锦江落下眼病,每年八九月份及风沙天气眼睛便发红干痒,十分不适;其三是时间。由于有大量的连环画需完成,每个月只能拿出很少的时间进行创作。

自祖父、父亲一脉传承而来,如何将叶雕技艺发扬光大,传扬后世,始终是张锦江不断思考的一个主题。叶雕太过小众,无法实现生产线制作,也就难以产业化,难以在非遗手工作品展销活动中占据一席之地,加之叶雕作品本身也会受到一些质疑,有的人不甚了解,可能担心其无法长久保存,亦不能确定其价值。

张锦江说,几年来,他和父亲想将叶雕技艺申请为丹东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却因种种原因没能成功。作为第二代叶雕技艺传承人,目前,他只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力争培养更多爱好者,让这份宝贵的雕刻技艺得以延续。

除在家进行叶雕画创作,在辽东学院担任实验员的张锦江也在学校举办的相关讲座上为学生讲课,并带领大家实际操作。他把一片片树叶处理好,先为同学们讲如何用刀、注意事项,手把手地教,不少动画专业的学生很感兴趣,跟着一步步、踏踏实实地学。“人们对工艺美术存在着误解,认为技艺高深,非常人所能学,其实无比简单,只看用不用心,能否坚持。当然具体到我所理解的叶雕创作,还需要学会处理好光影和色调。”

传承叶雕,要不遗余力。张锦江主动报名到外地参展,精心准备作品,省内参展多次获奖。

一个小插曲很能说明张锦江叶雕作品的精彩程度——2017年8月,他带着叶雕画参加在沈阳举办的第七届东北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展览期间,某位观众指着张锦江的作品和朋友说,这“照片”是怎么被弄到叶子上的。在张锦江看来,还有什么比这句提问更生动、更“写实”?

张锦江常说的一句话是:艺术需要互相通融。他迷恋过钢笔画,做过剪纸,画过漫画、连环画,坚持书法临帖、国画日课,而直到三十年后,早期种下的看似“胡闹”“瞎忙”的种子,却在不经意间开出了漫画作者、叶雕传承人这朵“技艺之花”。所谓通融,正是技艺的互相融合、互相磨炼与互相促进,多年后回头一看,喜欢的每份工作都能够坚持下来。而坚韧让张锦江更喜欢去挑战,挑战让他有了更多创造成就的机会。

提到培养学生,张锦江说自己喜欢顺其自然,不可强求,就像他希望儿子传承自己的叶雕技艺,儿子的职业却和叶雕八竿子打不着。他只是将毕生所学一点点渗透给儿子和其他喜爱叶雕技艺的年轻人,期待着他们日益成熟后能有些许领悟,一如当年父亲一般,静待花开。

记者 王梦露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