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向葵: 小人书 大世界
周晓明 丹东新闻网 2020-06-22 09:59:44

导读

连环画,俗称小人书,是一种中国传统艺术形式,以连续的图画叙述故事、刻画人物,题材广泛,内容多样。在连环画繁荣的历史时期,人们的娱乐生活相对简单,其寓教于乐的方式成为许多青少年乃至成年人重要的读物。

近些年,随着艺术品市场的不断调整,曾经被视为难登大雅之堂的连环画成为不可缺少的交易品,跻身继瓷器、书画、钱币、邮票之后的第五大收藏类别。连环画以其不断上涨的收藏价值和历史文化魅力,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连友”及藏家的关注。

在丹东,有这样一位资深“连友”,他以“连”为媒,将收藏和创作结合起来,潜心撰写连文的同时,还创作出多套(幅)具有丹东地域特色的连环画作品,在小人书里构建了自己的连藏大世界。

人物简介:张向葵,1966年生于丹东,收藏连环画40余年,文学、书画和篆刻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和省市比赛并获奖,国画作品入选《全国第六届山水画展作品集》,篆刻作品入选辽宁省首届新友杯书法篆刻展。

连藏趣忆

提起小人书,上个世纪7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大都有这样的感慨:“我是看小人书长大的。”不得不承认,在那个文化生活相对单调的年代,很多人是通过小人书学到了知识。

在东北,曾有句广泛流传的俗语——“宁舍一顿饭,不舍二人转。”而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很多喜欢小人书的人,不知道舍了多少顿饭,才攒下了真正属于自己的一摞摞小人书。

张向葵便是其中的一员。

据张向葵回忆,小时候读小人书有三种渠道:一种是蹭读,就是借身边小伙伴的书看,但通常是在主人的密切监督下完成的,囫囵吞枣,差点滋味;第二种是换读,就是把自己有的书跟别人交换,但前提是自己有才行。另外,自己买书都是比较珍爱的,通常不舍得让别人碰;第三种就是自己买的,那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书,可以细嚼慢咽,反复揣摩,有滋有味。

张向葵自己有“能力”买小人书,是在上小学时通过积攒父母给的午饭钱实现的。平常,他和弟弟都是带着饭盒上学,但偶尔遇到父母比较忙,无暇顾及兄弟俩的午饭,便给上5角钱,让他们自己解决。

“午饭每人花两角,每次就能省下一角,攒两次就能买上一本小人书。”张向葵说,如果遇到自己心仪已久的小人书,少吃一顿也是常有的事。

张向葵真正开始进入收藏连环画的行列,是从参加工作以后开始的。尤其是结婚后,经济条件逐渐宽裕了,他也不再满足于收集普通的版本。那时,他经常流连于各个旧书市,在那里可以淘到一些缺本和老版的连环画。

有一次,他从一位连友那里得到消息,旧书市有位摊主手里有一套老版的连环画正在出售。可等他赶到书市时,另一位买主已经和摊主谈好价钱成交了。

因为晚来一步,与自己喜欢的连环画失之交臂,不免让张向葵连声叹息。用妻子丛树梅的话说,“一连好几天,失望都写在脸上。”

还有一次,张向葵买到了一套梦寐已久的连环画缺本,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回到家就向妻子“显摆”,什么品相高了,年代久了,绘画技法好了,作者是著名画家等等。丛树梅说,看见丈夫喜形于色的样子,仿佛这就是生活中最幸福的时刻。

受丈夫收藏连环画的影响,丛树梅也逐渐喜欢上了文学和书画,后来他们夫妻合作创作的连环画作品还曾发表在专业连藏期刊上。

张向葵说,与其他连藏爱好者有所区别的是,他收藏连环画既不为了增值,也不为了买卖,而是发自内心的喜爱。

迄今为止,他收藏的连环画从未卖过。有时,他会把自己收藏的连环画复本慷慨地赠予其他连友,而一些相熟的连友如遇到他缺的书目,也会替他买下来。

笔耕不辍

“人们常说,距离产生美,对于连环画,我有着不同的感触。”在张向葵的笔下,连环画那或近或远的故事,那或轻或重的画面,收藏时或有或无的感觉,充实了许多人的日子,丰富了人们的头脑,也感动着收藏者的心情。

如果说,收藏连环画是出于一种喜爱,那么连文创作则是张向葵对这种喜爱的一种表达方式。

“许多连友也有意外惊喜,《长生殿》5元,《红楼梦》10元,再版《鸡毛信》有位连友用2元买到,再版《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用1元买到……”

上个世纪90年代,张向葵撰写的《丹东小人书:市场紧俏 精品难寻》《走马丹东连藏》等反映丹东连藏趣闻和现状的连文在报刊上发表后,受到一些资深连友的关注。

在连环画收藏界,张向葵是连友们公认的多面手,而主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因为他在连文创作上的笔耕不辍。曾有一位连藏界的前辈这样评价道:“张向葵的连文数量多、质量好,许多文章自成系列。”

这样的评价并非虚言,张向葵撰写的“古代名画与连环画”、“文物与连环画”系列连文在连藏圈引起不小的反响。其中“古代名画与连环画”系列之《清明上河图》一文,他用了《宗泽赐宴》等8本连环画的选图和《清明上河图》一一对照,阐释了吸收古代艺术精华,对创作现代连环画的意义。

“写得洋洋洒洒,十分详尽,既有自己的真知灼见,又写得生动活泼,神采焕然。”不少连友读到系列连文后,纷纷感叹于张向葵的博学多才和涉猎广泛。

其实,一篇好的连文,并非偶成。自幼喜欢书画的张向葵,除了阅读大量连环画,还翻阅研究了不少专业美术书籍,仅《荣宝斋画说》现代部分150余卷,他就曾仔细研读过。而多年来,他又勤于绘画创作,对美术作品尤其是连环画作品的理解也就更加深刻,使他的连文更具思辨之风。

“一部好的连环画作品应具备符合原作、造型合理、风格鲜明、设色淡雅等特点,另外像建筑、道具、服饰等也应尽量合情合理。” 张向葵认为,连环画可以产生一种特殊的美感,这种美感必须深入其中才能感受到。多年收藏和研究连环画的过程中,他也发现了很多美中不足的连环画作品,“但在藏家眼里,缺失和不足也是一种美,代表了一个时代的印记。”

几年间,上百篇连文在各种报刊上发表,让张向葵在连藏界名声鹊起。在连友们看来,张向葵已经从一个普通的收藏爱好者,逐渐向收藏研究者转变。

但在他自己心里,喜爱连环画的初心从未改变。“收藏和研究都是为了在生活中找到一种乐趣。”几年前,他把多年来撰写的连文和收藏心得集中起来,自己设计制作了一本名为《感知岁月》的专辑。

“印了几十本,送给朋友们做个纪念,也算是对自己这些年收藏连环画的经历进行一个总结吧。”尽管不是正规出版的图书,但张向葵却继续用属于他的方式书写着对连环画的喜爱。

勤于创作

在连藏界,张向葵另一个被称道的技能是连环画的创作。尽管他从本世纪初才开始陆续发表连环画作品,但他最早的连环画作品则可以追溯到上小学时期。

1976年,张向葵读小学二年级。一次,他和奶奶到城里的远房姑姑家串门。因姑父喜欢画画,家里收藏了不少画册和连环画。在姑姑家,他第一次看到了彩色连环画——《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第一眼看见,就喜欢上了,太精美了。”张向葵回忆,可能是年龄小的缘故,当时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画面是如何之好,只觉得精美至极。

被这一幅幅精美画面深深地吸引住,在反反复复地看了许多遍后,张向葵萌生了一个念头:“要是把书借回去画下来该有多好呀。”他把这个想法偷偷告诉了姑姑。姑姑说,姑父的书轻易不外借,他今天又不在家,等他回来再说吧。

回到家之后,张向葵仍念念不忘,等奶奶又一次准备去姑姑家的时候,他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书借回来。

“那时候奶奶是很惯着我的,她真的把我的心事当成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书终于借回来了,但有一个条件,只借一个星期。”

于是,张向葵不得不利用一切可以利用时间,用将近一周的工夫,把这本《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照猫画虎地临摹了下来。

在现在看来,虽然那是第一次以临摹的方式画了人生第一本连环画,但影响却是深远的。“自己明显感觉到,从那以后,对连环画尤其是书画的学习,上了一个台阶,产生了一种着了魔的喜欢。”

时间再回到了30多年以后。有一次,丹东广播电视台正拍摄一部推介丹东风光的电视宣传片,准备选送到中央电视台播放。当拍到反映五龙背温泉历史的镜头时,一段温泉历史传说很感人,却无画面可配,于是编导提议:是否可以找一位熟悉这段传说的画家,以连环画的形式把故事画出来。参与协助拍摄的一位当地政府的工作人员,马上就想到了张向葵。

作为土生土长的五龙背人,张向葵对这段传说自然不陌生,更重要的是,多年收藏连环画的经历和书画创作经验,让他仅用两天时间,就完成了这套《五龙背温泉传说》连环画的创作,这部宣传片也得以圆满完成并顺利播出。

除了这套带有地域特色的《五龙背温泉传说》,近些年,张向葵创作的《敬贤怀鹞》《花蕊夫人》《常侍登床》《濡须之战》等多部历史题材连环画在国内连环画期刊发表,从而也奠定了他在连藏界的特殊地位——一位兼顾创作的研究型连环画收藏者。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是我一天中最放松最惬意的时光,因为这时我可以尽情地在书海里遨游,也可以拿起笔在书画世界里驰骋。”

时至今日,小人书的世界,仍是张向葵生活的乐趣所在。

下图:①张向葵创作的连环画《五龙背温泉传说》(四幅) ②张向葵收藏的《水浒传》系列连环画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