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于秉义:以“笨”方法记录乡愁
海宁 丹东新闻网 2020-10-12 09:26:24

为整理丹东的“沟”历史,他从头道沟到九道沟挨个跑了一遍;

为考察大孤顶子山脉,他从黑沟走到五龙金矿,从五龙金矿走到炮守营,足迹遍及整个山脉;

为寻觅甲午海战时九连城老城和炮台、营房的位置,他先后数十次来到九连城。

……

20余年间,于秉义用实地探查的笨办法,收集历史,并勤奋写作。其内容涉及经济、文化、旅游、民俗等方方面面,最终,通过300余万字的地方史志著述,让本土历史的光芒照进现实。

近日,记者在市第一医院住院部病房里见到于秉义,谈及史志资料的收集、编撰,他虽身体不便,但思路清晰。

守望历史:编修多部地方史志

于秉义从小就热爱写作,从辽宁省委党校经济管理专业毕业后,曾在元宝区政协文史委工作,这样的经历为他编史奠定了基础。1994年,他开始了《元宝文史》第二辑、第三辑的编修。“大约从那时起我喜欢上了史志编修工作。”于秉义脸上洋溢着怀念。

那时电脑尚未普及,资料匮乏,于秉义访遍市档案馆、市图书馆等部门,借阅典籍,同时深入百姓家中收集信息。有时,为了找一份资料,要跑好几趟。遇到记载不明之处,便实地考察。

2008年,他退休后被返聘继续史料编撰。经过近两年的走访整理并参阅文献,他编著的《元宝区大事读本》成书40万字,穿插大量图像,详细介绍元宝区人文大事。之后,他又汇编了《元宝区年鉴2018》。

62岁时,于秉义作为主撰稿人开始编撰《元宝区志》。“当时抱着打造精品的想法,想要全方位、立体、动态地记录和展示元宝区六十年历史演进过程。但实际操作遭遇了困难,编史需要大量文史资料,但留存的史料却少而零散。”说起这段经历,于秉义感慨万千。

搜集过程是最费功夫的,他查找旧报纸,找有关资料,凡是看到记载民俗的新闻,便两眼放光,如获至宝。这期间,他又走街串巷采访多位老人,听他们讲述旧事和传说。

因为收集的资料零零散散,内容繁杂,难免良莠不齐,需撰稿人仔细筛选,核对,去伪存真。他又反复调研、整理。就这样,一边搜集资料一边整理入册,几易其稿,才最终定稿。

今年初,时隔近十年,180多万字的《元宝区志》完成送审。作为元宝区首本区级志书。记录了经济、文化、地貌环境、民俗历史、人物传说等各种内容,见证了元宝区从1945年到2005年的社会生活等方面的发展变化。借此,不仅留下珍贵的历史记忆,还追补了史料遗缺。

20余载笔耕不辍,于秉义编写了五本地方志和文史资料书籍,累积300多万字。每本书的编撰,从初稿、誊正稿到校对稿,他反复核实,力求史料丰富、史实准确、表达生动。

“地方文化不可复制,随着时代的发展,很多传统、风俗被人逐渐遗忘。所幸上年纪的人还记得过往的事情,若不及时‘抢救’,再过一二十年恐将石沉大海。时间不等人,我想将这些悠久民俗、典故等用文字记录下来,让城市拥有可读的‘历史’。”

采集艰辛:一分辛苦一分甜

不是在写作,就是在采访的路上,已成为于秉义的生活常态。为收集素材,他不辞舟车劳顿之苦,春夏秋冬觅踪访古,寻访父老乡亲。每次打听到线索他都兴奋无比,追根刨底。常有人被他热爱乡土文化的情怀所打动,主动找他提供线索。

开始时,他的交通工具除了公交外就是靠一双脚,只要打听到哪里有线索,也不管路途的远近、寻访的艰难,都不言放弃。

后来,儿子看他太辛苦,给他买了辆摩托车,他更有干劲儿了。不管日晒雨淋,他都骑着摩托车穿梭在丹东周边的街道村落中,一心收集资料。

如今,最让他骄傲的是一些当地人都不知道的历史,他能说清楚。“想记录鲜活的历史就得下功夫,除了搜集大量文献和地情史料外,动笔前还要多去原地勘察,不放过一砖一石。”于秉义这样要求自己,跋涉在山野田间,走遍了元宝区的角角落落。

整理丹东几条沟的历史时,他从头道沟到九道沟挨个跑了一遍;考察大孤顶子山脉时,他从黑沟走到五龙金矿,从五龙金矿走到炮守营,足迹遍及每个沟沟岔岔。

为寻觅甲午海战时九连城老城、炮台、营房的位置,于秉义先后数十次来到九连城;到一面山考察甲午战争遗迹时,他将书中记载清军撤退的道路都走了一遍;考察古驿道时,他看到了一个濒临横道河的堡子,临时起意找了当地最年长的老人,与老人闲聊时果然有所收获。

为验证“三股流战斗”的路线,他先后五次前去考察地貌。“当年战斗发生的地方我都去了,看着脚下已被树木、杂草掩盖的地方,仿佛置身于历史现场。最后那次摩托车没油了,我推着车走了十几里,到同兴附近加油站赶上停电,我从别人车里接了点油才回去。”

撰写五龙山的文章时,他常骑车往返于金山、五龙背沿线。一次走到半道轮胎扎了,他把车推回来修好车后下周继续跑。关于五龙山野生杜鹃,书里记载两种,他在五龙山看到了紫红映山红、桃红映山红,也发现了两种颜色两种花型的四种达子香,他便把发现都记录下来。

除了市区,他的足迹还延伸到东港、凤城、宽甸。去了五趟柳条边最南端的黄海岸边窟窿山。资料记载,东北抗联和义勇军曾通过这里运送武器,他通过实地考察,找到亲历者家属证实,材料得到丰满。

“我年事已高,希望尽可能把掌握的资料整理出来留给后人。”于秉义的小孙子,刚上小学时看爷爷这么下功夫很感动,说“爷爷我写几个字鼓励你,就写‘一分辛苦一分甜’吧”。孙子不会写毛笔字,于秉义就教其拿铅笔描摹再照着写,字写完后他挂了起来,算是对自己的激励。上个月,高中同学看到这个条幅觉得有意思,就踏着凳子从墙上揭了下来,送去装裱又亲自刻了五枚印章。同学的一番苦心,让于秉义感动不已。

家乡旧忆:留住乡愁传后人

如今,编志工作告一段落,但于秉义的寻访之旅并未终止。

随着年龄的增长,笔耕不辍的他又书写起了父辈的故事。

9月1日,由他创作的历史小说《苦恋鸭绿江》举办了首发式。

于秉义介绍,作品分为三部,通过一个闯关东家族的兴衰展现安东百年风云。

书中穿插很多历史事件,还有老地名、老物件和方言俚语渗入其间,既体现着纪实创作的严谨,又在严密史实中借鉴小说笔法,将闯关东和东北义勇军的故事呈现出来。

“这本书是蕴含乡愁的家乡旧忆,也是一段历史的真实写照,书中人物‘小保弟’就是我,故事从19世纪杨其昌携家落脚于大沙河子讲起,到东北抗日风起云涌,杨家玄孙面对家国情仇做出抉择……”

于秉义坦言,这是一次源于寻找的历史写作。

故事源自家族父辈的讲述和亲历,他上高中时首次听到父母讲起往事,觉得他们的事迹平凡又伟大,随着祖辈的逝去,一段历史也将逐渐远去,意识到题材的紧迫性,他萌生了一个想法:拿起笔来,将这段历史以祖辈的经历展现。

生活本身就是作品。于秉义认为,不管是历史挖掘,还是小说写作,必须建立在史料基础上。

他以严谨的创作态度,花费数年搜集史料积攒素材,力争让字句真实有据。

“我想以亲历者的身份讲述这片土地上的往事。记述祖辈顽强的生存意志和善良奉献的人性。他们是东北抗日战争背后坚实的力量,历史在他们身上投下印记,一个个普通人的传奇合成为一段历史的图景,让人从故事里读懂历史的意义。”

资料搜集完成后,他因工作繁忙没有动笔,一晃过去40多年。退休数年后,于秉义才静下心来坐在电脑桌前,书写这段往事的苦难与辉煌。

写作辛苦,他年事已高,被返聘后有编撰史志的任务,带着时不我待的紧迫感,他利用夜晚和周末不知疲倦伏案疾书。这些年来,经常是“三更灯火仍执笔,五更鸡啼又写书”。有时已经睡下了,脑海中冒出好构思和好情节,他又赶紧起身记下来。

作为记录闯关东、东北抗联和义勇军历史的作品,从收集资料到最终成书老人用去近半世纪,最终成书66万字,书稿完成他已年逾古稀。

“搁笔那天恰是2018年阴历八月十五,仰望象征团圆的明月,我觉得鼻腔发胀、眼眶被泪水充盈,我想也许是亲人知道我完成心愿了。”

书稿完成后,于秉义住院,接受放、化疗以及介入术治疗,他一边治疗一边投入到书籍出版上。

今年8月,《苦恋鸭绿江》由沈阳出版社出版,老人也完成了心愿。“人活一辈子,既是历史的见证者,也是传承者。我希望把这片土地上发生过的故事告诉大家,把那些珍贵的、鲜活的东西,还有一种情怀挽留下来,也希望为给后人留下了一份可阅读的‘乡愁’记忆,对家乡的历史研究提供一些参考。”

研究多年本地历史,作为记录者、思考者和传播者,于秉义对家乡的风土人情有着深深眷恋。他认为,人不能忘记自己的根源,从珍贵的资料中打捞湮没在历史中的痕迹,追寻着历史的脚印前行,才是对先人最好的缅怀和尊重。(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其作品为于秉义参与完成。)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