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沉】凤凰山石刻里的故事(二)
 厉玉学 丹东新闻网 2020-10-20 09:11:23

在山阴城附近的山坡上和溪流边有处石刻,为“智水仁山”。

据《山志》记载,“智水仁山”为伪满洲国时期伪凤城县县长董毓基所题。

在山阴城内的东山石壁上的“福地来仪”石刻是费光国所题。费光国,字英庭,直隶人,原籍江苏武进,1918年8月任凤城县知事,主持编写了一部《凤城县志》。此人喜爱诗歌散文创作,有部分作品流传于世。

在山阴城内荷花池西侧的悬崖上,有“共和再造”四字,落款为“民国五年朱莲溪纪”。《山志》载:朱莲溪,字翊周,安徽寿州人。中华民国成立后继任凤城县知事。

山阴城前行约500米的醉仙溪中有一孤石,上刻“山高水长”。该石刻为时任东边镇守使东北陆军第十一师师长汤玉麟所题。“山高水长”石刻古朴大方,刚柔并济,且有字景相通之意。

在“山高水长”石刻对面的“僧帽石”上有“喜吾乡有此名山”题刻。该石刻笔锋圆润,韵味绵长,题字者为蔡运升。资料显示,蔡运升,字品山,品珊,原籍为凤凰城羊圈子胡同。曾任浙江巡抚衙门文案委员,中学校长,黑龙江省都督府参事,行政公署秘书长,民国初年任北京政治议会委员、黑龙江省政务厅长等职。1928年6月,周恩来等前往莫斯科参加大会,途中被特务盯梢,蔡运升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调派专列护送周恩来等到达目的地。抗日战争胜利后,蔡运升被安排为中央文件文史馆工作。“喜吾乡有此名山”题刻为蔡运升回凤城探亲时所留。

沿路而上,在佛池旁的石壁上,又见“天高气清”和“万家生佛”两石刻。据《山志》记载,“天高气清”,是1929年原住安东县的日本人影山常五郎所留字。“万家生佛”落款为伪满洲国宫内府司法部大臣冯涵清题。此石刻中“万家生”三字曾出意外崩掉,后来进行了模拟修补。

在“山高水长”石刻的对面,亦有一尊孤石,上刻“亘立中天”,其笔势凝重,给人以端庄富实之感,群峰昂然耸立,心意爽然。此石刻为东北军陆军第十七师某连连长关少泉所题,时间约在民国初期。

在斗母宫旁,一尊高大的孤石上刻有“出类拔萃”,落款为“陈济清书”。该石刻笔画遒劲,圆润。据《凤城县志》记载,陈济清,名明忠,河南人,列职军门,曾于“同治九年来凤剿匪,应即此事留题”。

此石的背后,还有一首题诗:化开天险,盘亘金欧,峰峦高矗,京垓春秋。落款为“民国五年康德俊题”。康德俊,名德俊,字选三、宣三。1883年生,居凤凰山下老爷庙村东果林子堡。曾于凤城四区、三区任区官,民国时期任凤城县警察事务所警务长,奉天省参议员。1932年7月至1933年8月任凤城县县长。

药王庙旧址右侧石崖上的“东地瀛洲”石刻,落款时间辨认不清,只有题字人“徐宗顺”可辨。从相关资料推测,大约在清乾隆六年题留。徐宗顺,资料信息不详。

在碧霞宫前,被树阴掩映的一尊巨石上,刻有“啸傲烟霞”四个大字,落款为“乾隆六年四月九日管理凤凰边门事物外郎福成书”。福成,没发现资料记载。但“啸傲烟霞”应是凤凰山最早的石刻之一。

在碧霞宫台阶旁的一孤石上,有“鸿爪留痕”题留,落款为:“光绪乙丑来游,距今已三十八年,留数字以志岁月,民国十八年,丁卯五月,题词人汉章乔赓云”。传说当年唐太宗来到凤凰山,其下属用木棍捅凤凰窝,导致凤腿受伤,凤从凤凰洞中飞出,落在孤石上后,又奋力飞走,鸿爪将孤石的一角抓掉,留下一道抓痕。但题留石刻之人没有资料记载。

在凤凰洞口一似凤凰蛋的圆石上,题有短语:“佛之洞天,我之守土,唯佛与我,长此终古。”下款:“宣统元年南海淡国桓摩崖”。淡国桓,字铁隍,1906年7月至1909年3月在此任职。(待续)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