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打鼓说书唱百态
记者  海宁 丹东新闻网 2020-11-02 08:52:32

项目释义:

东北大鼓是一种民间说唱艺术,形成于清代中期,发展至近代。演出形式为一人打板击鼓演唱,另一人操三弦伴奏,民间俗称“屯大鼓”。

人物简介:陈华林,东港市椅圈镇高桥村大鼓书艺人,1972年拜东北大鼓艺人唐国志为师。2019年入选丹东市第六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丹东东北大鼓代表性传承人。

“大路上走过来这位英雄,一路迈步往前行,英雄正远行抬头看,前面一座高山把路横……”在东港市椅圈镇高桥村一民居内,弦子一响,鼓板一敲,《呼杨合兵》从陈华林口中娓娓道来,韵律腔调引人入胜。

一鼓一弦,一弹一唱,以说唱演绎着世间百态。

苦练艺

东北大鼓也叫大鼓书,以演唱中长篇古书为主,内容涵盖历史、文化等多方面,表演时由演唱者自唱自鼓,板击节拍,演出者被人们称为“先生”。

“我入行时赶上东北大鼓的鼎盛期。”陈华林说,他从25岁开始学艺。先跟本地艺人学打鼓、板,鼓板需双手配合,一个手打,另一个手的大拇指敲、推、碾、击。刚练时,不是鼓响板不响,就是板响鼓不响,他起早贪黑地练,终于练到板鼓默契。

有一定功底后,他了解到本地说书艺人唐国志先生很有名气,为求深造,他便登门拜访。

唐国志师承“奉派”代表性人物霍树堂,奉派是指流行在沈阳地区的东北大鼓,有奉调大鼓之名,唱腔刚柔相济,陈华林看完现场演出后很受震撼。1972年,他拜师唐国志,开始了对奉调东北大鼓唱腔、鼓板的运用和打法的深度挖掘。

东北大鼓评书加唱的形式对演绎者要求甚高,一部书好似一台戏,将唱、做、念结合在一起。人物与故事情节都需刻画,手眼身法步要到位,还要和三弦配合,各种场景全都得看功底。

闯名声

万事开头难,陈华林的第一场东北大鼓是去部队演出,冬天大雪没过膝盖,他走了十五里赶到部队驻地连唱三宿。

“没有登台表演经验,开始时非常紧张。”他想起师父说的,唱大鼓不要分散思想,全身心投入到剧情中,这才镇静下来。声情并茂的说唱,引来台下赞声连连……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东北大鼓在民间极为盛行。1981年,他和师父唱到椅圈镇高桥村时,爱听大鼓的村民请他留下定居,陈华林也觉得这里的曲艺氛围很好,便带家人迁居此地。此后每年都在椅圈镇周边村落演出,赶上农闲忙碌时,各村的演出都需要排号,每晚演出长达4个小时,常疲劳到“封喉”的程度。

大鼓书有长短篇之分,长篇通常要唱一个多月,短篇也要说一周,因为村落间距离较近,他每到一地都更换新曲目,有些村民听入了迷,每晚赶去周边村镇追着听,当时流行录音机,还有村民将他的演出录成磁带在家中回放,村里广播也常响起他的东北大鼓录音。 有一次,他在枣山村演出时,讲到主角落难的剧情,有位老人惦记了一宿,觉没睡好,饭不想吃,第二天早早等在剧场,只为赶快听到后续。

他在枣山村西组演出时,东组来了电影放映队,平时放映武打片都会爆满,谁知晚上观众很少。放映员一问得知,西组来了大鼓先生,已经连唱两场,村民都去听大鼓了。于是放映员放话,明晚换新片,第二天观众仍没增加,他只好去别村放映。

 

忧传承

40多年来,陈华林始终坚持登台说唱,从当年走村串巷表演应接不暇,到如今每年夏天只能演出一个月,他心情非常落寞:“当年的观众大部分不在了,五十多岁的人对东北大鼓还有印象,很多年轻人没听过,一场演出两个小时,有二三十位听众已经不错了。”

东北大鼓缺少演出场所和氛围,给他的事业带来了困难。更让他担心的是,当初同门师兄弟都年过天命之年,两位三弦搭档已谢世,新搭档也是五十多岁,徒弟很少,让这门艺术的传承受到影响。

“东北大鼓要发展,需要更多人成为欣赏者。原有听众年龄大了,新听众没被吸引过来,急需新的创作,融入现代元素,我想结合大鼓书特点,对语言、鼓板、唱腔开拓创新,试着创作些歌颂本地风光、弘扬社会正气的作品,只有紧跟时代才能迎来新的发展。” 如今,作为丹东东北大鼓非遗传承人,陈华林已经开始思考这门传统艺术的新出路。(本文图片由东港非遗保护中心提供。)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