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马云飞:我和我的村
周晓明 丹东新闻网 2020-11-09 09:21:07

由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出品、中共丹东市委宣传部联合摄制的电影《金刚川》上映那天,马云飞在朋友圈里发了组本片外景地的照片。随着电影的热映,各大主流媒体也开始纷纷关注电影的拍摄地白菜地村,原本静谧的小山村,因为一部电影“火”了。

为什么《金刚川》导演会选择此处作为主外景地?作为电影拍摄过程的亲历者,马云飞给出了他的答案。

人物简介:

马云飞,1960年生于丹东。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写作并发表作品,曾就读于辽宁文学院,现为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在《诗刊》《中国诗歌》《诗潮》《绿风》《诗歌月刊》等发表诗作300余首,另有小说、散文、文艺评论等见于国内报刊。出版《鸭绿江风物》《杜鹃花开》《我坦白》《奔流一样活着》等著作。

电影拍摄地揭秘

驻村前,马云飞的身上有诸多“标签”:机关干部、诗人、民俗文化学者……而不管是作家、诗人,还是民俗文化学者,马云飞曾数次接受媒体采访,但此次受访,却缘于热映电影《金刚川》。因为这部电影的拍摄地,就在他被派驻的村——鸡冠山镇白菜地村。

早在今年4月,在市委宣传部的推荐下,《金刚川》剧组就派外联人员到丹东几处外景拍摄地踩点,其中就包括白菜地村。

剧组外联人员到达白菜地村后,被这里秀美的自然风光所吸引。经过详细考察后发现,白菜地村的地形地貌与“金刚川”极为相似。外联人员便将照片传给导演,导演看过后立即拍板:主外景地就定白菜地村。

村里来了剧组,对于村民而言,是少有的新鲜事。

电影拍摄过程中,需占用一部分耕地和林地,布景所需的工程车辆会对村堡路造成一定磨损,这就需要村委会和村民配合,需要双方协商解决,村干部自然是协商的关键。

虽然驻村不到一年,但马云飞已建立起良好的群众基础,在此刻发挥了作用。在村民眼里,“马书记”有文化、见过世面,与剧组协商的事儿自然要听他的意见。

就这样,村民与剧组有任何想法,都会首先想到马云飞,而剧组有什么困难也都会第一时间找到他。

《金刚川》在白菜地村拍摄时,最多同时有3000人在现场。电影拍摄的阵仗足够大,在村民好奇之外,马云飞考虑更多的,是如何通过这次电影拍摄为村里带来实实在在的效益。

“比方说,这么多人需要消费啊,如果村里有这个服务能力,大伙是不是就有收入了。”

马云飞还有长远考虑,电影拍摄完后,会留下一些永久或半永久的外景建筑,如何利用这些建筑为村里发展旅游服务?作为电影外景拍摄地,白菜地村的知名度提升了,怎样利用好这些知名度,扩大土特产品的宣传?

村里村外奔波

2019年5月一天,单位领导找马云飞谈话,组织决定选派他到白菜地村任驻村干部。此时,距离他退休还有18个月。领导问有什么困难,马云飞说没有。他心里确实没有一丝与困难有关的问题,而是在琢磨:“我能给村里做出什么贡献?”

这并非虚言。在马云飞看来,一个即将退休的人去驻村,“只有踏踏实实干事,才能让大伙觉得我不是摆设。”

白菜地村下辖11个村民组,500多户人家。马云飞到村后发现,全村在籍1600多人,但实际却没那么多,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村里的常住人口不足千人。

到任第一天,首先要解决吃住问题。由于路途较远,不能通勤,又不能在村民家里住,只能住村委会第一书记办公室。一张用几块木头搭起来的床,勉强可以躺下一个人。隔壁房间有炉灶和煤气罐,可以自己做饭。

解决了吃住问题,马云飞便提出一个人到各村民组走走。“村里都是老年人,像进了养老院。”第一个和他搭话的老人,问他是做什么的,他回答说是新来的驻村干部。老人说,看着不像。但临别时,还是不忘叫一声“马书记”。

马云飞曾把驻村第一天的见闻写成一篇名为《下乡记》的散文,详细描绘了进村后的见闻,以及当时的所思所感。

今年2月4日,农历正月十一,立春。

马云飞一大早醒来,发现夜里下雪了,便赶紧起床、洗漱、吃饭。妻子问:“今天这路安全吗?”他回:“雪不大,应该没问题。”前一晚,他看新闻到凌晨,新冠肺炎已向全国蔓延。村里的疫情防控工作不能有半点疏忽,责任重大,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回村里去。

马云飞不会开车,每次回村,都是妻子开车送他。妻子退休后,成了他的专职司机。原本一个半小时的车程,经过几道关卡的登记、测体温,加上雪后路滑,三个半小时才到达村里。

到达后,来不及歇息,马云飞立即投入到工作中。先是到各个卡点了解情况,再与其他村干部和志愿者一道逐户登记外来人口。

当了解到村里的防疫物资储备不足、卡点执勤人员太冷时,他马上联系单位,报了一下所需防疫物资数量,并嘱咐希望尽快派人送来。

关于疫情防控的这段经历,马云飞在他的散文《立春》里这样描述:“过了中午,感觉有些累,想休息一会儿,手机响了,是我联系的棉大衣、消毒液、口罩等物资送来了,需要去村口迎接,不然执勤的村民是不会放行的。棉大衣和消毒液基本够了……”

那天,直到很晚,马云飞才处理完手头的工作,和妻子往回赶。妻子没有开夜车经验,途中险些掉进沟里。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简单吃了几口剩饭,困得不行,便睡着了。在似睡非睡中,听妻子念叨了一句:“今天是立春,应该吃春饼。”他回了一句:“嗯。”便睡着了。

竭尽所能服务

去年,适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全国各地都以“快闪”的形式庆祝,马云飞想到了一个创意:在白菜地村挂满国旗,吸引城里喜欢郊游的人来个一日游。一来可以活跃白菜地村的文化生活;二来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白菜地,村民也可以借机推销他们的鸭蛋、蓝莓、洋菇娘等土特产。

他把这个想法跟朋友说,跟乡亲说,大家都觉得好。不用花多少钱,即便没多少人来,权当村里搞一次庆祝活动了。

虽说花不了多少钱,也得花钱。马云飞算了一笔账,全村每户一面国旗,至少也得5000元。他非常清楚,对于村委会来说,甭说5000元,就是50元都得掂量掂量。如果让村民自掏腰包,那更不现实。

原本,村里计划在“七一”党的生日那天挂国旗,可辽宁省旅游商品协会一位负责人听说后,便向马云飞建议,希望白菜地村的这个活动与协会正在进行的“走近第一书记”活动联合举办。更为重要的是,该协会可以借助媒体宣传白菜地村,把村里的农产品推上网络销售平台。

马云飞觉得,这些正是他和村里想要的。但根据省旅游商品协会的活动安排,只有三天准备时间。于是,马云飞一边通知村里赶紧准备旗杆,一边立刻去购买国旗。

“买国旗的钱我自己出了。”那天,他身上带的钱只够买250面国旗,于是他先带着这些回到村里,村主任立即组织人开始悬挂。开始时,大家觉得再有50面就差不多了。马云飞说,再去买50面。村主任说:“不能让你自己花钱,村里想办法给你报销吧。”马云飞应:“村里的经济状况我知道,不能花村里的钱。”

五星红旗挂满乡村,格外壮观。

白菜地村挂国旗的新闻不胫而走,于是便有“国旗村”的说法,有的则称白菜地村为“全国首个国旗村”。更让马云飞始料未及的是,国内著名男高音歌唱家赵国强,不远万里从深圳赶来,主动要求参加活动,各级新闻媒体也纷纷与镇里和村里联系采访。

活动现场,省旅游商品协会与白菜地村签订合作协议,把白菜地优质农产品推荐为辽宁省旅游商品;歌唱家赵国强给村民带来了《祖国,我为您祝福》《我和我的祖国》等歌曲;一些参加活动的商家,为白菜地村农业发展提出了建设性意见;村民带来的鸭蛋、蓝莓等都被抢购一空……

马云飞说,这次活动很成功,各方反响都很好,远远超出了预期效果。但最令他高兴和激动的,是村民们那一张张笑脸,那是发自内心的笑。从这一张张笑脸中,他看到了白菜地村的未来。

还有一个月就退休了,谈及打算,马云飞依旧神采奕奕。他说,一方面,如果政策允许,组织让他继续驻村,他服从安排;另一方面,他为村里做的产业规划还有很多没有实现,他希望能有机会参与其中。

电影《金刚川》拍摄前搭建桥梁

汛期拍摄受阻,正在排除险情

电影杀青后保留下来的临时建筑。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