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方寸间的坚守
刚越 丹东新闻网 2020-11-09 09:23:54

项目释义:

果模,指制作巧果用的卡子,多由梨木刻成。巧果,即乞巧果子,起源于山东,是丹东特色面食。

人物简介:

姚纯立,生于1959年,丹东人。目前我市唯一的果模匠人,丹东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半生坚守 无怨无悔

立冬过后,寒意渐浓。每天早上忙完父亲的饮食起居,61岁的姚纯立就出摊了。

在七经街上一个不起眼的街角,姚纯立的果模摊子已经坚守了20余年。午后的风,柔和了很多,阳光透过树枝,洒在姚纯立的身上。

他早已适应了严寒和酷暑,在摊位前专注地刻着果模,或者静静地练字。摆摊车上摆着大小不一、图案各异的果模,地上则摆放着一排毛笔。

果模一年也卖不出去几个,无法支撑他的生活,所以需要卖毛笔支撑开销。按说把毛笔摆在高处更容易让路人看到,但在姚纯立看来,展示果模才是他出摊的意义,信仰必须放在高处。

偶有路人驻足摊前,好奇地摆弄,或询问果模的起源,但鲜有人购买。姚纯立并不介意,有感兴趣的多问几句,他都耐心回答。

“虽然卖不出去,但有人好奇,有人看,我就已经很满足了。”随着时代的发展,手工果模被淘汰了,姚纯立作为最后的果模匠人,他觉得自己有责任将这门手艺传承下去。

12岁那年,在父亲的指导下,姚纯立第一次拿起了刻刀,从此再没有放下。父亲也是位果模匠人,如今86岁的老人早已无法刻果模,但他会时不时地叮嘱姚纯立:“再去摆(摊)一天吧,你不去,就更没人知道这门手艺了。”

在父亲的殷殷目光中,姚纯立日复一日地挥舞着刻刀,守护着这门即将被人们遗忘的技艺。

他的这份坚持,是为父亲的嘱咐,也是为自己所爱。

20岁那年,姚纯立参加工作。他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雕刻月饼模具。后来,厂子倒闭,他也下岗了。

凭借着一手雕刻好手艺,他开了一家小型印章公司,做起老板。后来,手工雕刻行业逐渐被机械加工取代。属于姚纯立的“市场”越来越小,他也想过放弃,但这样一闪而过的念头,终究抵不过他对果模的喜爱。

曾有一位美籍华人,在姚纯立的摊位前看到他的作品后兴奋不已,连连惊叹。不仅买走了很多果模,还真诚地告诉姚纯立,这是中国的传统工艺,一定要有人传承下去。

姚纯立认为,祖宗传下来的手艺,不能随随便便就扔了,凿下去的每一刀,都蕴含着几代手工匠人的智慧和汗水。

心之所向 苦乐自知

姚纯立有一个小工具箱,里面大大小小百余把刻刀,那是父亲传给他的,也是他最珍贵的“宝贝”。

圆凿用来修边,戗凿用来戗底,尖刀则用来刻花,果模就是姚纯立用它们一刀刀刻成的。现代化机械压制的图形直上直下,图样虽然规整一致,但脱模不易。而传统手工刻模的凹槽与木板形成一定角度,除了较机械化成品容易脱模外,还增添了一份灵性。

手工果模没有完全一样的图案,每个图案都充满了独特的个性及魅力,也附着了匠人的创造力与想象力,手工雕刻而成的果模中承载的雕刻者的心血和创意,是机器远远比不上的。

巧果模具多采用梨木制作的重要因素,就是梨木“养人”,而且梨木纤维较短,比较适合雕刻。就好像中国古人对梨木家具及玉器饰品的钟爱一样,或许这就是前人一直追崇的与自然的融合。

一项技艺的传承,不仅是手艺和其作品的传承,更是中国千百年来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大智慧的传承。这些价值观念与工匠精神,经过了几十年如一日的浸润而渗入姚纯立的灵魂里。

说起果模,就不得不说到巧果。以前,每逢“七夕”,家长会把面团放在模具里卡出形态各异的小面食。烙熟之后用线将他们串在一起,挂在孩子的脖子上。小伙伴聚在一起会比谁家的小果做得最逼真,形态更新奇。用果模制作出来的面食,美观生动,香甜可口。还可以根据不同节日,选择不同题材的印模,所以果模的种类很多,常在一块长约40厘米的木板上刻3枚至5枚模纹,形成一套。

制作果模离不开板材的准备,姚纯立经常去农村选上好的梨木,带回来后第一步是蒸木头,将木头切割成合适的大小,然后放到大锅里蒸,蒸将近24小时,木头吸收水蒸气变软后能够让雕刻变得更轻松一些。

一个成型的果模需要经过处理坯模、抛光、打孔、凿花和雕花这几道工序。果模有十二生肖主题、寿桃、莲花、鲤鱼、公鸡、知了等象征吉祥的图案。

安心守护 不舍不弃

回忆起制作果模的这些年,姚纯立可谓有苦有乐,但终归是乐多苦少。

刚开始制作果模的时候,因为技术不够熟练,对力度的把握也不够准确,容易刻坏果模,受伤流血更是家常便饭。刻刀很锋利,有一次一下子捅歪了,直接把手指肚刺穿,血流了一地。1980年,姚纯立用多用刨切割木头时伤了左手,但他依然没有想过放弃。

姚纯立经历了果模雕刻手艺的兴盛和衰败,如今,他家有上百个大大小小、图形各异的果模,果模仿佛已成为他的精神图腾,在生命中闪着耀眼的光。

“不仅是丹东地区,就是东三省现在都没有几个会刻果模的人。”手工雕刻果模是一个精雕细琢后能够获得极大成就感的事情,但谈到传承问题时,作为丹东市非遗传承人,姚纯立有些无奈。学习刻果模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却没有销路,所以愿意把它当成事业的人少之又少。

一门手艺,一种坚持,一种传承,一种文化。

多年来,姚纯立经历了现代工业化制造及商品经济给传统工艺带来的冲击,最终他还是选择在民族传统工艺传承的道路上坚持了下来。他知道,单凭一个人的力量,很难将这门手艺传承下去。他希望年轻人在能够解决自己温饱的条件下也来学习,他将倾囊相授。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