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沉】渐行渐远的囤秋菜
记者 曲竟舒 丹东新闻网 2020-11-13 09:26:08

在过去东北,大白菜作为过冬的主要蔬菜,集中上市时几乎是全民总动员,从乡村到城市忙碌成一道风景线。运菜的队伍中,既有用爬犁的,也有用牛车、马车的,有的甚至靠人力拉车运输。如今这种景象早已一去不复返,叠映成记录城市发展的“老照片”,存于几代人的记忆中。

曾经的供菜区域

丹东城区蔬菜的供应地,城西为三道沟、四道沟、五道沟部分地区;城东分别为鸭绿江街道跟九连城镇下辖的几个村落。

以城市东部蔬菜种植为例,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为保障城市的蔬菜供应,政府将鸭绿江街道内的几个生产大队以“蔬菜社”命名,比如:燕窝蔬菜合作社,珍珠蔬菜合作社等。

“蔬菜社”,顾名思义就是强调这一地区的田地以生产蔬菜为主,并且,每年种植大白菜和萝卜的田亩有硬性指标,所生产的白菜萝卜要统一收购、储藏。

直到如今,在九连城镇套外村二组还留有专供储藏蔬菜的大型库房,周围村民称之为“菜库”。因此,在很长一段时期内,“蔬菜社”里的农民被称为“菜农”。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东坎子附近的田地因有鸭绿江百年积淤而土质肥沃,那里出产的大白菜菜心饱满,甘甜清爽,因此, “大白菜”被东坎子人纳入“三宝”(黄泥、黑蛹、大白菜)中。

九连城地区虽没有被纳入“蔬菜社”,但各生产大队及各生产小队,蔬菜的种植面积依然有规定标准。

各生产小队田地面积不等,但大白菜和萝卜的种植面积基本不低于田地总面积的50%。

九连城公社下辖的爱河流域、鸭绿江流域各生产大队,农田的土质和东坎子地区基本相同,生产出来的大白菜很受市民欢迎。

“大白菜上市,最壮观的莫过于浩浩荡荡的运输队伍。”如今已九十高龄的九连城镇村民李增瑞说。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运输大白菜依靠的是牛车、马车,条件好一点的生产队会有辆手扶拖拉机。在运输紧张时,还会有人力三轮车加入。

“因为大白菜集中收购的时间都在深秋或初冬的十几天内,因此,这半个月里非常紧张,各生产队都是全员出动。女社员在田里砍菜、选菜,男社员赶车装卸,往城里运菜。”李增瑞说。

于是,在通往城市的各条村路上,每天上午都是满载着白菜、萝卜的牛车、马车、人力车和偶尔匆匆驶过的手扶拖拉机;每天下午满路上又是各种空车,浩浩荡荡地赶回村庄。

运输主力靠牛马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至九十年代,城市大批企业转制后,许多居民不再享受单位统一的冬季蔬菜配给福利。在秋菜上市季节,农民开始“单干”。不过,彼时,无论是交通部门还是城市管理部门,对进城卖菜的农民多是一路绿灯。那几年,在丹东城区大概有这样几个大白菜销售专区:四道沟转盘,春四路西,振八街,二街市场,城隍庙,于家市场,九江街虹桥小区,东齐路与经山街道口,以及经山街与果园路道口等。

广大菜农所生产的萝卜、大白菜在集中上市时,九连城地区或楼房部分地区的农民,要用自家的马车或牛车装运白菜;近郊的农民则用人力三轮车将其运到城里,或走街串巷叫卖,或直接到城市管理部门指定的街区售卖。“因为路远,我们几乎是凌晨两三点钟就起床。为了保证白菜的品相好,都现砍(白菜)现装车,然后往城里赶。从家走时穿着棉袄,但骑三轮车,一会儿就冒汗,棉袄又得脱下来。这样要持续十几天,遭老罪了!”家住九连城镇套外村的王洪利这样描述当年自己去市区卖白菜的情景。

特色的爬犁运菜

城区内的居民有需求,乡下农民就会想方设法满足。在牛车、马车尚不普及的年代,九连城地区的农民冬季运输大白菜还使用过爬犁。据我市已故地方史研究者王云峰记载,上世纪五十年代之前的鸭绿江,每年冬季小雪过后都会封冻。浩渺的鸭绿江冰面,便成为上游居民向安东运输各种物资的通道。运输工具就是牛爬犁、马爬犁以及人自行驾驭的普通爬犁,大白菜便是鸭绿江上爬犁队伍中的货物之一。因为爬犁载货量小,又必须在鸭绿江封冻后,因此在当时,大白菜被运到安东城没有集中的时间,漫长的整个冬季都在运输。

11月5日,记者走访了经山街、虹桥小区门前等几个大白菜销售点,如今菜农的运输工具几乎都是农用三轮车和电动三轮车,相对路远的则是用小型卡车。正在忙着销售大白菜的王女士叙述,她家住九连城镇马市村,他们村几乎家家都有私家车,“如今是运菜不难,只是销量没那么大了,因为城里人冬天渍酸菜的人家少了。”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