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沉】志愿军公园往事
记者 曲竟舒 丹东新闻网 2020-11-17 08:51:29

志愿军公园对外开放以来,吸引了许多市民前往参观休闲,其中《支援》《首战告捷》《和平》《生命之援》《杜鹃分外红》等雕像,更成为游客来此打卡的必选景点。那么,这里半个多世纪前是什么模样,又经历了怎样的历史沧桑?

于占斌、于福洪、隋永泰、初春吉,这四位老人在临江社区临江后街居住多年,年龄最大者89岁,最小的80岁。可以说,他们见证了这里的发展与变迁。

志愿军公园内雕塑

无人不知的“柳树毛子”

临江街,在七十年前或更早时被称为“一面街”。

“一面街”,顾名思义,只有单侧面江的平房,房后是蜿蜒的河流与大片的菜田、丰茂的芦苇。如今的临江后街处当时称作“后岗子”。

“后岗子”的形成是因爱河在汛期改道,与流经龙头村的横道河子汇合,冲向如今的太平街,被珍珠山头阻挡后,几经转向流入大沙河。日积月累,在河流的东侧,冲积成一道高岗。高岗位于“一面街”后,便被称为“后岗子”。

老人说,他们的父辈或祖父辈,都是当年从山东拖家带口“闯关东”到安东的东坎子(大沙河以东)定居的。

“闯关东”到安东的山东人分为两拨,一拨沿鸭绿江溯江而上,到长白山地区伐木,放排;另一拨则在沙河子拉艚船,拆木排,抬木头,装卸货物。

如今的志愿军公园所在区域,自沙河口到曙光路与滨江路交会口处,当年是片偌大的河滩。河滩靠近“一面街”区域,生长着高大的山杨、垂柳、水曲柳等树木,形成了茂密的天然林带。傍水的区域,是片低矮的柳树丛,这里的柳树每年都被居民砍割当柴烧。柳树无法长成大树,只能长成一簇簇的细枝,因此,这片区域被安东人称为“柳树毛子”。

上世纪四十年代,在安东提起鸭绿江畔的“柳树毛子”,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名气如此之大的原因在于,“柳树毛子”紧挨木材集散中心的大沙河入江口。上游的木排漂流到安东后,因木排量太大,许多木排要停留在“柳树毛子”沿岸。因此,那时的“柳树毛子”里布满了用来拴排的木桩。

军民一家亲的岁月

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从“一面街”到江畔的“柳树毛子”都进驻了军队。于占斌、于福洪回忆,他俩当年是民兵,在劳动之余,帮助驻军到前线抬担架及夜间巡逻。老人说,在如今志愿军公园的东北角,辽东学院后墙外的志愿军部队有多门高射炮、探照灯以及高射机关枪,负责安东城市的防空任务,同时保护鸭绿江上的江桥。

在如今志愿军公园的西南角,也是志愿军马车运输部队的活动场地。这支运输部队官兵住在老百姓家里,在活动场地里每天刷马或给马洗澡,在树林子里遛马,有运输任务时,便满载着物资赶往前线。

上世纪八十年代,丹东城区至上游的燕窝村,十几公里鸭绿江西岸,一度成为市民的天然游泳场。后来,如今的志愿军公园区域,被管理部门规划为公园,取名珍珠公园。随着公园设施的不断完善,珍珠公园亦成为市民亲水、游江、休闲的城市景点之一。

2020年10月22日,志愿军公园对外开放,成为丹东城市中唯一一处以爱国主义教育为主题的公园。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