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沉】一路“走”来的四道桥子
记者 曲竟舒 丹东新闻网 2020-12-22 07:41:09

12月14日,本版刊载《老安东有个夹死驴胡同》一文,梳理了该胡同的由来与发展。其中有章节涉及四道桥子,一些读者来电,希望能写下这里。四道桥子曾是丹东繁华热闹之所在,了解它的昨天和今日,也是了解这座城市的历史与发展。

命名与“桥”有关

曾有上了年龄的丹东人提出,丹东城区的五个“道桥”,都与日本侵略安东有关,事实并非如此。

当年安东北部的七道沟八道沟及其他沟岔,都有一条河,从沟里流入鸭绿江。八道沟内的溪水流量大,被冠名小沙河,由小沙河形成了后潮沟“码头”。

当年为预防山水泛滥,由县衙(也有资料称由艚船工会)出资,沿着溪流走势到鸭绿江边(如今的坝岗街),修筑了一条土坝,同时,在各条溪流交通路口修筑了木桥。安东的五个“道桥”因此而得名。

据《安东县志》载,1905年后,日本在安东强行获得租借地,其范围为七道沟至六道沟的大片土地。他们改土坝为钢筋混凝土坝墙,将溪流改成了暗河,把原来的木桥改建成了石桥,但五个“桥”名一直延续到今天。

俯瞰步行街(局部)

热闹一时无两

《安东纪事》载:旧时,四道桥子周边工商业兴盛,市场繁华,手工业作坊林立。以新安街为中心,药铺、诊所、餐馆、旅店、理发店、裁缝店、书店可谓应有尽有。

上世纪八十年代,丹东所辖各县区人员到丹东,都会说“逛一把四道桥子”。

“那时的四道桥子,有百货大楼、商场,货品多,花样全,从吃的到穿的,从高档的家具到日用百货,去一趟,什么都解决了。我那时的结婚用品,都是在四道桥子转了一大圈,就置办全了。”如今已年过花甲的凤城市民吕凤霞说。

今年56岁的市民姜庆余,一直生活在砂轮厂小区(新华浴池附近)。据他介绍,40年前的四道桥子,最让他难忘的是农贸市场里的熟食和副食柜台里的食品:吕广明烧鸡、老聂太太酱牛肉、红烧猪蹄、五香花生、四季香大瓜子……

“这些食品,色香味俱全,不用走到跟前,香味就扑鼻而来,每次到那里,都不愿快走。”

另外,四道桥子有两家电影院,一家是丹东电影院,一家是友谊电影院。少年的姜庆余常在电影院里忘了回家吃饭,几次被爸爸从电影院门口拽着耳朵带回家。

《少林寺》《庐山恋》《小花》……直到今天,姜庆余还能把电影中的许多情节如数家珍地讲出来。“四道桥子每天从上午七点多钟,到夜里十一二点,总是人山人海。”姜庆余说。

繁华依旧不减

到二十一世纪,四道桥子进入快速发展期,形成了以新安街为主体的商业街,铺设地砖,设立步行街。后来又修建地下通道,使位于锦山大街两侧的步行街连成一体。步行街带动周边商业,使各类地标性建筑次第而起。

有人说,丹东的许多商贾大家是从四道桥子起家的,此话无法证实,但至少,这里曾进驻过丹东最大的家用电器经销店,最大的日用产品批发商场,最大的海产品批发市场,最大的服装销售市场……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