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沉】 候潮沟与后潮沟之再探
记者 曲竟舒 丹东新闻网 2021-01-12 09:21:11

直到今天,鸭绿江、大沙河、小沙河,对丹东这座傍水而生的城市来说都非常重要。其中,在安东时期,小沙河曾流经的八道沟口河段产生的一个地名被很多人热议 。从称谓上,有称候潮沟,也有叫后潮沟,还有叫后艚沟。到底哪个才是符合“事实”的正确叫法?

三种命名的分析

安东时期鸭绿江边运货的船只

“把‘候潮沟’写成‘后潮沟’或‘后艚沟’是值得商榷的,这是对当初候潮沟的形成缺乏了解。”市民徐宝宽说。

徐宝宽出生于1949年,是土生土长的丹东人,因平素喜欢历史,自政府机关退休后开始从事丹东地方史的研究考察工作。

关于三个“潮沟”,他这样阐述:从字面意思来讲,“后潮沟”一词不符合起名的常识和习惯。如果叫“后潮沟”,就该有“前潮沟”,但安东从来没有一个地方叫“前潮沟”。没有“前潮沟”,“后潮沟”就解释不通。

而“后槽沟”字面意思也讲不通。艚,在当时的安东,指的是艚船。“后槽”单独组词不成立,与“沟”连在一起,也让人不解其意。“候潮沟”的意思是十分准确明白的。

当年的小沙河,流出八道沟口的一段河是一处装卸货物的码头,因为平时河水浅,只能行驶小船,不能摆渡货船。装满货物或停泊在码头的船只,要等每日的潮水涌进时才能航行,因此,人们便为此段河道起名为“候潮沟”。

关于“后潮沟”的“后”,有材料解释,是因其在兴东街的后面,又是一条潮沟,因此,称为“后潮沟”。也就是说,“后潮沟”的叫法与其位置有关。这种说法对吗?

我们知道,候潮沟说是“沟”,其实是条河,发源于八道沟里的一条山溪,因水量大于其他沟,汛期山洪泛滥之时又常常泥沙俱下,因此,被称为小沙河。候潮沟只是小沙河出八道沟口后的一段河道。

今年87岁的市民杨相东当年居住在蔡家沟,据他介绍,小沙河经中富街,再经原零号(现6号)坝门处汇入鸭绿江,与位于东尖头的一个叫“后沟”的地方分别在两个区域。

杨相东的话得到了徐宝宽的证实。徐宝宽说,一些现代叙述丹东历史的文章提到候潮沟的流经地,多是说穿过中富街、当年的兴东桥,经东尖头、零号坝门汇入鸭绿江。其实,东尖头(如今林江名城小区处)确有一处水沟,属于地下水积水而成的水泡子,潮水上来时,满沟水。潮水退下时,一潭静水,不流动,被称作“后沟”。后沟和候潮沟没关系,距离候潮沟入江口还有上百米的距离。

记者在一份早年的安东街图上看到,小沙河流经县前街南的兴东桥、中富街桥,在东尖头上游的草市街和粮食街间入江。

后沟则是一个孤立的大水泡,位于大沙河、鸭绿江与小沙河3条河流所包裹的市区里,与候潮沟没有关联。

牵动城市记忆

 

 

候潮沟的大致区域

候潮沟为何有如此的关注度?

我市地方志研究者王云峰先生(已故)在著作《安东旧事》中说:旧安东的三大经济支柱是木材、柞蚕茧丝和粮油。这三大产品的运输90%以上走的是水路,其中,除了木材外,一大部分的柞蚕茧、柞蚕丝以及大豆、豆饼、高粱、大米等农产品,装卸码头是候潮沟。

“在当年的沙河子,形成了北以元宝山为中心,东南以东尖头、候潮沟为中心的闹市街区。其中的代表有招牌街、中富街、财神庙街、四道口、六道口等。安东开埠后,安东经济得到了进一步发展,招牌街遂更名为聚宝街,以及之后的前聚宝街与后聚宝街等。”

候潮沟作为安东的一处码头,大约结束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末。

据徐宝宽叙述,其原因有二:一是上游筑坝修建了拉古哨电站和水丰电站,导致鸭绿江下游水位下降严重,后潮沟码头行船受限;二是因北部山区各条山沟的自然山水,每逢汛期都会给城区带来洪灾。

为解决这一问题,地方当局遂集资修筑了一条导水涵洞,将七道沟、八道沟以及九道沟等河流引入涵洞,疏导入大沙河。如此,进一步导致候潮沟内水量不足,完全失去了码头的功能。

上世纪五十年代,安东实施城市建设改造,候潮沟被设置成暗河。

从此,候潮沟便成为丹东城市历史中的一段文字,成为丹东人谈论城市史时无法绕过去的一个话题。

关于“候潮沟”的“后”官方是如何记载的?记者采访了丹东市民政局地名办,工作人员查阅资料后告诉记者,关于“后潮沟”材料上没有记载。

看来,“候”与“后”的争论还要继续了。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