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沉】 “乌拉”得名趣谈
袁辉 丹东新闻网 2021-01-12 09:28:42

过去,进入冬天,“乌拉”就会派上用场。上世纪七十年代,笔者在东港农村还见过。“乌拉”也作“靰鞡”、“乌喇”、“兀拉”、“护腊”等,是旧时白山黑水间的一种皮质防寒鞋。而关于“乌拉”的语言归属及含义,有两种观点。

汉语说

“靰鞡” 或“乌拉”等,原作“护腊 ”,“护”是保护、预防;“腊”,指腊月。“护腊”的意思是,腊月穿的防寒鞋。

但汉语说有着明显的漏洞。

一是例证晚,“靰鞡”在明代就有记载,而“护腊”则见于清代。康熙四十六年(公元1707年)成书的杨宾《柳边纪略》说:“护腊,革履也”。但先于它25年,即康熙二十一年(公元1682年)成书的高士奇《扈从东巡日录》中就有“塞路多石碛,复且沮洳,不可以履。缝革为履,名‘乌喇’”的记载。“护腊”明显晚于“靰鞡”。在“靰鞡”为先情况下,再以“护腊”为“标的物”进行解释,说服力不强。如果要解释,“标的物”也只能是“靰鞡”。大家知道,我们说话发音是连续发出,一串一串的。在这连续的语言中,某个音或某些音往往可能由于读速等发生音变,“hula”的“h”脱落,最后变成“ula”。再加上“乌喇”早于“护腊 ”。由此可推测,“护腊”是“靰鞡”的汉语音译及汉字书写形式。

二是若“护腊”的“腊”为腊月,可古代的东北冷得较早,不能等到“腊月”才对脚加以保护、预防。

满语说

满语称 “江” 或“河” 为“乌拉”,靰鞡草因为生在河边而得名,并派生出“靰鞡”。“靰鞡”的含义为“江” 或“河”。

首先我们认为,说靰鞡是满语是正确的,因为它符合实际。满族及其先人等是世居东北的民族。因此,说“靰鞡”是满语语词,有此方面的依据。他们的经济形态是渔猎采集经济,狩猎是生活的必需。

在东北寒冷的冬季,满族人及其先世在冰天雪地里狩猎,必然冻脚,需要裹脚防寒。但同时获得的兽皮,又可以裹脚防寒。后来,人们对裹脚的兽皮进行缝合加工,逐渐演变成靰鞡,材质也扩大到家畜皮,甚至橡胶等。因此,说“靰鞡”是满语语词,有着生活方面的依据。

其次笔者认为,将“靰鞡”的含义解释为“江”或“河”,有点牵强。

一是不符合造词法。

如果靰鞡以靰鞡草得名,必然构成一个合成词,只能在“靰鞡草”的基础上添加点什么,而不能减少点什么。其形式应该是“靰鞡草”+,而不是“靰鞡草”-。如在“鞋” 基础上添加“垫”派生出“鞋垫”, 添加“拔”变成鞋拔等,而不能相反。“靰鞡草”因“靰鞡”得名顺理成章,而“靰鞡” 因“靰鞡草” 得名本末倒置。

二是不符合实际。

我市有几个靰鞡草沟,如振安区汤山城镇龙湖村的靰鞡草沟、凤城市草河街道平安村靰鞡草沟、宽甸满族自治县杨木川镇红铜沟村乌拉草岭等都不在河边或江边。如果靰鞡草生长于在河边或江边,通名就不能叫“沟”和“岭”,“靰鞡”与“江”或“河”八竿子打不着。

真含义

那么,怎样才能探索出“靰鞡”的真正含义呢?

笔者认为,应在尊重实际的基础上,于“靰鞡”见于史载的时间段找到对应的语词,并作出合理解释。

前面我说过,靰鞡见于明代,并有与之对应的语词。其国际音标拼写为“gulaxa”,汉语拼音拼写为“gulaha”,读若“古喇哈”,含义为“靴”。

首先,在性质上说“靰鞡”是“靴”,比其他任何说法都合理。

其次, “靰鞡”与“gulaxa”读音上接近。

如果将“gulaxa”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读,“靰鞡”与“gulaxa”是有些距离,但发音接近。由于快读,“gulaxa”发生声母脱落,“gulaxa”的“g”与“h”发生脱落,最末音节的“a”也因重叠而被省略,“gulaxa”就变成了“ula”,后来又被汉语音译、汉字记录为“靰鞡”、“乌拉”、“兀拉”、“乌喇”等形式。

如果这一点不好理解的话,可参看丹东市的相同例证:市区的“老鸹岭”为人们所熟知。

“鸹”,本来念“gua”,但是由于声母“g”的脱落,“老鸹岭”便被人读作“老洼岭”,这与“古喇哈”变“靰鞡”何其相似。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