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黄文科:“史志”不渝
记者 王梦露 丹东新闻网 2021-02-22 09:34:45

749.3万字、235章、1098节、1063张图片、176家参与单位、258位撰稿人、近2000名参与修志人员……

2020年底,五卷志书《丹东市志》出炉。

它总结了自1986年到2005年我市自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发展历程。

提到这些编撰工作,就不得不提其业务负责人黄文科。

人物简介:

黄文科,满族,1961年生,地方志、地方史专家。

曾主持出版历史文化丛书《丹东抗日文献会要》《个人口述中的丹东抗日史》《丹东抗日诗文歌谣选》,丹东革命老区丛书《丹东抗日游击区》等,丹东文史书库《100位老人口述安东》《安东旧事》《丹东满族氏族史》等。

在《人民文学》《诗刊》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若干,出版诗文集《红辣椒》《云水堂》等10部,编辑出版文集20部。

成绩背后

“丹东地区志鉴在编撰质量、全部出版和全彩印刷等方面走在全省前列,谨此表示热烈祝贺,向丹东市委、市政府的亲切关怀和鼎力支持表示衷心感谢,并向全市热情关心、积极参与‘两全目标’的同志们致以诚挚问候……”

去年底,当收到由辽宁省政府办公厅发到单位的贺信,59岁的黄文科不禁泪眼婆娑。作为一名史志工作者和志鉴编撰工作的负责人,黄文科深知其中不易。

继1998年我市首轮志书编撰工作结束后,2006年又开始筹备第二轮丹东及各县区志书的编撰工作。

制订工作方案、撰写篇目大纲、确定参编单位、撰稿人员……经过系列筹备,2007年,项目正式启动。

黄文科还记得,2010年他刚到史志办公室工作时,修志工作还处在人员不齐整的状态。 “肩上的担子太重了。”要组织好一个庞大的团队,并完成如此具有使命感和含金量的编撰工作,压力巨大。

他不仅要确定市县两级志书的撰写大纲,还结合大纲将任务分配到各单位,同时又要参与指导搜集资料和具体撰写工作。最多时,一篇志稿要修改十多遍方能通过。而拿到各参编单位提供的志稿后,他还要和评审委员开会讨论,提出修改意见,查缺补漏。有些内容撰写无误但不够精炼,需退回参编单位继续修改。

“搞史志工作,是委屈的,痛苦的,寂寞的;也是光荣的,骄傲的,能给人带来巨大成就感的。”黄文科这样总结自己的工作感受。

2020年度的修志修鉴工作刚起步,就意外遭遇了新冠肺炎疫情的挑战。特别是2月份,志稿、年鉴编写工作只得居家进行,互相联络沟通极不方便。

那段时间,黄文科坚持每天到办公室审编稿件,通过线上办公指导,为的就是在当年底保质保量完成二轮修志收尾和年鉴编撰。

坚守责任

从热衷文学创作的文化人,到钻研史志和档案的研究者,黄文科对文史丛书编撰和修志工作的热爱已化为一份责任、一种情怀。

截至目前,由他担任主编、副主编、编著以及正在编辑的文史丛书超70部。这些丛书中,《丹东民间语文》将丹东方言的民族特征和地域特征通过整理挖掘呈现出来,成为研究本土方言的重要著作;《丹麦人在安东》记录了1896到1949年丹麦人在安东建医院、办学校、开创慈善事业的历史;《中共早期地方领导人任国桢资料汇编》成为我们进行爱党、爱国、爱家乡的生动乡土教材……在黄文科看来,这些文史丛书的出版,既是对本土历史的挖掘与梳理,更是为后人留下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和文化遗产。

修志,亦是黄文科重视的一项事业。“修志工作能够向镇、村延伸,是我长久以来的目标之一。”黄文科认为,乡村振兴少不了文化滋养,他希望能建立一种“家谱式”的修志目标,促进村志编撰工作步步推进,为家乡留住乡愁。

所以,《四台子村志》《下岗村志》《顾家村志》《安康村志》四部村志应运而生,正在编修的有《岔路子村志》《冯屯村志》。中国名镇志文化工程《孤山镇志》、中国名村志文化工程《獐岛村志》、中国名山志文化工程《凤凰山志》也在同步进行。

修志中最有难度的便是志稿撰写。比如《丹东市志》,需要收录上百个单位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各项事业进展和重要人物、重要事件等内容,既要全面系统反映出来,又要求符合志稿撰写形式。

黄文科说,作为修志单位和志书撰稿人,必须将修志作为一项事业、一项使命来做,不提升精神高度、不严肃工作态度,何以“以史为志”。

苦中有乐

有一年春节前,黄文科回凤城老家探亲,得知白旗镇有位90岁的知情人,能够提供抗日历史文化丛书中需要的回忆内容,一直到大年三十仍托人联系,大年初一便赶到老人家取材;得知某位抗日老兵住在北京,他赶到老人家,只为听老人再唱一次抗日战争时期苗可秀创作的革命歌曲《毁家纾难》并拍摄记录。

黄文科说,虽然撰写文史书库丛书时自己主要负责编辑、评审等工作,但遇到难能可贵的历史素材,他有责任保留下来。

过去十年,黄文科除二轮修志持续进行,他还要参与编撰、评审每年的丹东年鉴和各县区年鉴。此外,他还参与评审全省其他城市超10部的志书和年鉴。低于万分之一的差错率,不能有一丝怠慢。

“修志也好,编撰丛书和年鉴也罢,如果投机取巧,上对不起党和政府嘱托,下对不起家乡人民。”黄文科说,国家和社会投入的人力、物力是巨大的,不能让这些宝贵资源付诸东流。

前些日子,黄文科接到一个包裹,是丹东地方志专家、82岁的原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张其卓寄来的16本书,每本上端都露出密密麻麻的纸条——这是她做的笔记以及补充的资料,用这种方式支持家乡修志和黄文科的工作。

从创作诗歌到文艺评论,再到职业化史志编纂,回顾职业生涯,黄文科感慨万千:青年时代培养起来的爱好、兴趣能为史志工作带来帮助,身边又有越来越多心爱历史、热爱志书的同事和朋友并肩同行,他们让自己敬仰、佩服。丹东一代代史志和档案人,他们对工作的热爱超越名与利,他们的目标一致——身为家乡人,就要以自己的工作能力和热情保存好家乡的文化和历史,以史志滋养家乡的文化土层。

现在,黄文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在退休后修撰出一部《丹东通史》。虽然图书出版前期工作仍在筹备,各项选题也还在讨论,但他心中对出好这本书无比期待。

他说,希望凭借自己的微薄力量,将丹东挖掘整理出的史料切换成史书角度,让更多丹东人乃至全国人民了解这座城市的前世今生,为后人了解丹东历史文化提供参考。

 

《丹东市志》(一到五卷)

已出版的我市各县区地方志

已出版的部分村镇志书

黄文科(左)在知情人家中取材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