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孙世伟:探索,无止境
记者 周晓明 丹东新闻网 2021-03-29 08:47:28

本报近十年来,孙世伟以“撕贴”的方式进行艺术思考和创作,较之其曾经被普遍理解和接受的油画,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他自己却享受着这份“孤独”。因为在他看来,“能够持续性地独立思考和创作”,正是艺术探索的快乐源泉。

人物简介:

孙世伟,1960年生于凤城,1987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凤城市文化馆副研究员。1994年,作品《老夫老妻系列之三》入选第二届中国油画展,此后多次入选全国展并获奖。2011年尝试个人新的艺术形式——“撕贴画”,在业内引起强烈反响。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辽宁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油画艺术委员会委员。

学画初衷:为了壮胆

孙世伟的学画之路,最早可以追溯到小学二年级。

小时候的孙世伟,体弱多病,身体瘦小,“站在人群中总有一种卑微感”。一次美术课上,因为习作得到了老师的表扬,便迷上了画画。

或许与老师的表扬有关,孙世伟渐渐发现画画“挺好玩”,而且每完成一幅作品都能产生强烈的成就感。而这种成就感正好可以弥补他的自卑,于是,他就与画画结下了缘。

那时候的画作还略显稚嫩,但并不影响给孙世伟带来自信,以至于后来有人问他“为什么学画画”时,他给出了这样的理由:“壮胆。”

“画了大量非常学生气的作品。”孙世伟说,尽管用现在的眼光看自己当年的作品很不成形,但不可否认的是,因为“画”,让自己的世界观和人生观都发生了改变。这也为以后的持续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一直对画画情有独钟的孙世伟,在1979年考入一所中专,开始了专业的美术学习。

“专业学习和以往的爱好还是有很大差异的。”入学后,孙世伟很快就意识到专业与业余的区别。求学期间,除了勤加练习、不断提升技术水平,他还阅读和临摹了大量中外名作,以拓宽视野。

1981年中专毕业时,孙世伟在外出写生时创作的作品《赶海》,被刊登在《辽宁教育》杂志的封面。

虽然这只是一次小试牛刀,却为他以后从事专业创作树立了信心。

中专毕业后,孙世伟一边工作一边绘画,但随着创作的深入,他自觉能力和视野有了局限,于是又考入鲁迅美术学院继续深造。

重回校园,孙世伟对自己有了新的规划。在 “新规划”的基础上,他开始有意识地向老师求教一些具体问题。

1987年大学毕业后,孙世伟先在丹东师范学校任教,不久后调入凤城文化馆从事专业创作和美术辅导工作。

“这期间,我一直在画,可以说没停过笔,但没有什么名气。”孙世伟回忆,初到文化馆担任美术辅导教师时,他还不被认可,别的老师都有很多学生,自己的学生却寥寥无几。

不被认可怎么办?孙世伟认识到,没头没脑地一直画下去不行,得有点“声响”,也就是要让自己的作品有个“结果”,而当时,出结果的唯一途径便是能参加展览和获奖。

经过精心的筹备,此后几年,孙世伟的油画作品先后在丹东市和辽宁省多个展览上亮相,其中一幅名为《老兵》的作品获丹东地区美展一等奖,入选全省美展后,甚至获得了业内前辈的好评。

入选国展:初露锋芒

接下来,孙世伟开始筹划向国展进军。

“上世纪90年代初,国家级的展览并不多。”孙世伟回忆,按照当时的展览频次和参展人数,入选国展的概率很小,何况自己又是一位身处小县城的年轻画家。所以,他所确定的目标在很多同行眼里很难实现。

究竟什么样的作品才能入国展?“入国展需要经过层层选拔,即使在丹东地区可以拔得头筹,在全省选拔这一关也会难上加难。”孙世伟深知,筛选国展作品,需要综合很多因素,一些立意和技法平庸的作品是很难在省内过关的,入选国展也就无从谈起。

“是延续以往入选省展的风格,还是另辟蹊径?”尽管此前孙世伟的创作风格,在业内前辈中留下过深刻的印象,但此时,他却果断放弃这些已形成的固有创作印记,通过吸收一些民间艺术形式,尤其是家乡的满族风情元素,作品在色彩和构图上较以往有了新的突破。

“在省里初选时,因为是盲选,很多专家都没看出是我的作品,第一轮就被选中了。”孙世伟的创作思路得到评委的认可,他的作品成为辽宁20余幅选送国展的作品之一。

在1994年第二届中国油画展上,共有来自全国的200余幅作品参展,孙世伟的作品《老夫老妻系列之三》位列其中,也成为辽宁仅入选的10多幅作品之一。

从此,孙世伟一发不可收,连续多年入选全国各类展览,并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

“能够接连入展,是因为作品有了属于个人的态度。”孙世伟说,一幅作品从视觉经验到造型经验,常常会经历“形状到形式,再从形式到表达”的过程。这个过程中,通过独特的立意,阐释一位画家的创作态度就显得尤为重要。

2005年以后,在外人看来,无论从年龄和名气,还是创作经验上,孙世伟都进入了黄金期,但他却开始减少参展频次,甚至在2008年后,他就再也没有参加政府机构和行业组织举办的展览。

在他看来,一幅参展作品是各种因素经过“搅拌”后生成的,比如社会审美的导向、展览的需求、作者的社会地位等。“最后留给作品的自身因素就不多了,而一幅作品最有价值的部分就是作品本身,也就是它的个体性。”孙世伟说,对参展认知的变化,与展览本身无关,社会在发展,展览的社会属性也会变化,而他所看到的,是个体在艺术实践中的变化。

“艺术探索,是一个追求真相的过程,只有从个体出发,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创作路径。”孙世伟觉得,那条清晰的创作路径,只有靠自己的反思和探索才能寻到。

崭新形式:回归初心

作为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人,孙世伟从小就有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的情结,尤其在童年和少年的成长过程中,生活淳朴、道德至上是社会风气的主流,自己还常常被评为三好学生。当他作为一个成年人,面对社会种种现象时,内心的“不舒服”变得强烈。

这种“不舒服”既包含了焦灼,也有无奈。“所以我就在思考,如何通过创作来表现或解决这个问题。”有一次走在街上,偶然间看到楼体上张贴的小广告,那种反复撕毁又反复张贴的残破感,让他一下子想到了学生时代出板报的情形。

“那种破坏性、残破感、颠覆感一下就出来了。”学生时代的记忆相互映衬,让孙世伟找到新的创作形式——撕贴画。2011年4月,他正式开始了这一纸上艺术创作的新尝试。

“只有与思想配套的创作方式才是最好的方式。”孙世伟说,随着自己对社会的认知和个人生命体验的不断改变,油画的表现手法已不能准确完成对内心的表达。纸的敏感、脆弱以及对它撕贴的过程,正好对应了自己当下的感受和思考,这是油画材料所无法替代的。

以往完整呈现的油画作品,被现在的撕毁行为所取代,孙世伟通过以撕毁解构的方式重构人生体验的完整性,进而实现内心的表达。

随着这些撕贴画作品在鸭绿江美术馆展出,孙世伟近些年的创作状态也开始被业内重新审视。

从作品本身看,一些人认为,孙世伟的撕贴过程完全是随心所欲的,没有可遵循的“规律”。但也有人持相反观点,认为其表现手法,有很多传统艺术创作的痕迹,比如线条和色块的使用均有据可循。

“随心所欲,不逾矩。”孙世伟说,每次创作前,他都要外出采风,只不过,他去的多是废弃的矿山、破旧的厂房、荒芜的厂矿家属住宅区等这些人迹罕至的地方。

“在颠覆传统过程中,确实有一定的偶然性。”孙世伟说,不管观众如何评价,他只需要通过“写生”过程来反思自己以及表达当下的感受。

也有人认为,孙世伟撕贴画创作与艺术的主流渐行渐远,进入“边缘”创作的行列。

“当你确定做艺术这件事的时候,就应该明白艺术一定是个人的事情。”孙世伟认为,一件艺术品,百分之八十与创作者有关。判断其主流和边缘,要与创作者的生活环境、社会身份以及影响力相对应。一个艺术家的社会性,除了作品本身,还与时代有关。

“艺术家真正要做的,就是坚持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好,这点非常重要。” 孙世伟说,他不太在意观众的批评或认同,平时关注更多的是个人对现实的体验是否真实、表达的是否准确。

“艺术来源于现实,生活中真正看到了什么那才是艺术。艺术一定有上下文的关系,要在整个艺术史里去审视它。每一个阶段的艺术实践活动都是对时代的敏感和肉身体验的一次推进,只有这样才能越来越拉近与艺术之间的距离。”

未来,孙世伟希望通过自己不断的努力,为社会创作出具有新的思考和启发性的作品。

孙世伟“撕贴”系列作品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