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一江绿水入画来
记者 刚越 丹东新闻网 2021-03-29 08:53:41

人物简介:

徐波,1972年生,宽甸人。丹东市摄影家协会理事、宽甸满族自治县摄影家协会副主席,乡村旅游项目创业者。

找寻

“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

在辽宁的最东端,有一个名为绿江村的小山村,奔腾不息的鸭绿江水和浑江水在这里交汇。

江水在经过村庄时形成近180°的“转身”,将绿江村围绕成一个半岛形。独特的地理风貌造就了绿江村灵秀清新的景色。

2004年,当时还从事着工业锅炉安装工作的徐波,偶然发现一张照片:一幅丰盈的山水和草地风景。

照片虽美,拍摄者和拍摄地却不详。凭着多年的摄影经验,徐波断定,这里是桃花源般的存在。其实,当时他也没想到,就是这张照片,让他在日后与绿江村建立起深厚的联系。

此后近一年的时间里,徐波多方打听、找寻这张照片的拍摄地,最后得知拍摄于绿江村。2006年6月,徐波组织了22人的摄影爱好者团队,前往绿江村采风。

纵然见过无数美景,但徐波第一次走进绿江村,也被她的美折服。而此后,每一次对绿江村的探索,都强化了这种美。

江里贪玩的鱼儿不时溅起浪花,三两只白鸭把红掌倒立在水面。绿江村原始的美,为摄影爱好者留下了取之不尽的创作素材。

之后两年的时间里,徐波多次往返于绿江村,拍摄那里的四季更迭,花开花落。春天为壮观罕见的水没地景色留影,秋天记录水色丰盈的江水雄姿。通过徐波源源不断的影像传递,外界逐渐认识了绿江村。

记得最初去神仙顶拍摄日出的时候,需要凌晨三点起床,趟过河水,爬上陡峭无路的山坡,当5点钟左右登顶时,人已是汗流浃背。

有一次,徐波爬到半山腰,头灯便坏了,只能顶着漆黑的夜色艰难行进。山路崎岖,荆棘丛生,一路磕磕碰碰,十分危险。那次登顶,徐波仍记忆深刻。

徐波无数次登上神仙顶,拍下不同季节,不同天气的日出日落。

油菜花、芳草地、牛羊成群、袅袅炊烟、云海奇观、水雾缭绕,关于绿江村的一切,经过徐波的镜头,成为一种生动的语言。

领路

采风回来后,徐波通过自己建立的论坛“宽甸在线”,将在绿江采风的照片发布出来,很快引来一些相关网站和论坛的转发,绿江村由此迎来了一批又一批摄影和户外运动爱好者。

然而,尚未进行旅游开发的绿江村,无论是住宿还是就餐,都没有接待能力。

徐波记得,第一次去绿江村时,20多人只能分别借住在当地村民家。此时,徐波便萌生出推广绿江旅游的想法。

徐波老家在青山沟,他曾亲历了青山沟景区从最初的寂寂无名到如今成为知名旅游景区的过程。短短数年,青山沟景区发展起来的同时,附近村民也跟随旅游发展的脚步,走上了脱贫致富的道路。

这件事在徐波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他希望通过宣传绿江村,带动当地村民致富。然而,当地人或许见惯了身边的美景,并不觉得这是商机。

2011年春天,徐波决定先行一步。他租下江边20亩水没地,在最大程度保留绿江村原有风貌的基础上,经过规划,购置了四艘游船,并在内蒙古买了20顶蒙古包,布置在江畔。当年6月,徐波的集餐饮、住宿和游船服务的小规模度假村正式营业。

绿山青水环绕,颇具民族风情的蒙古包散落江边,徐波这一举措,仿佛为绿江村旅游经济打开了天窗。

此后不久,乡亲也看到了商机,纷纷建起了农家院、民宿。如今,绿江村核心区域的人家都在做旅游相关行业,各种设施也逐渐完善,旅游接待能力得到大幅度提升,乡亲们的腰包也愈发鼓了起来。

绿江村很多民宿和农家院的经营者,采用的宣传照片和视频都是徐波免费提供的。而徐波自己建立的视频号等网络平台,关于绿江的视频及图片每期都能获得数以万计的浏览量。

发展

绿江村火了,来自省内外的游客越来越多。一些北京、山东、河北、天津等地的游客,会在前往长白山自驾游的线路中,加入绿江村一站。

绿江村的美,最可贵的地方在于保留了其原生态,但这也导致游览具有一定的局限性。比如,每年油菜花期过后,游客便锐减。

“绿江村的旅游发展缺乏系统规划,缺乏更广阔的人文开发。”徐波看到了绿江村旅游发展的瓶颈,而他一直都思考着,如何在不破坏生态环境的基础上突围。

经过前期经验积累和广泛的调研,徐波计划为绿江村旅游开发出一条新线路——从拉古哨一路向上,到水丰湖,再到绿江村,开通一条长达150公里的水上游览线路,沿途既可见“高峡出平湖”的壮观景象,又可赏两岸峰峦叠翠的自然风光。

如今,徐波已经取得相关许可证,只待进一步发展。如果成功,既不破坏生态和水域环境,还可打造一条独一无二的“东北小三峡”游览线路,把航线拉开,将上下游的绝美风光串联,为游客开辟一条前往绿江村的画中路。

多年来,热爱家乡的徐波始终致力于家乡旅游建设和发展。

四年前,他开发建设的宽甸亮子沟冰雪世界已经成为丹东地区冬季户外游玩的网红打卡地;闲暇时,他走遍宽甸周边的山山水水,用视频和图片记录家乡风景风土……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