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沉】70年前,这篇战地通讯鼓舞全国
齐红 记者 周晓明 丹东新闻网 2021-03-30 08:49:06

1951年3月24日的《人民日报》,刊发了著名作家魏巍采写的战地通讯《汉江南岸的日日夜夜》。1991年,魏巍将这份保存多年的战地通讯手稿,捐赠给抗美援朝纪念馆,现为国家一级文物。

70年过去了,这篇战地通讯背后,又蕴含着怎样的故事?

魏巍(1920—2008),本名魏鸿杰,笔名魏巍、红杨树,中国当代作家、诗人。1920年3月6日,出生于河南郑州。

1942年,创作长诗《黎明的风景》。1938年,进入延安抗日军政大学。1951年4月11日,在《人民日报》刊登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在全国引起了广泛反响。1952年,完成中篇小说《长空怒风》。1956年,完成电影小说《红色的风暴》。1978年,创作完成了长篇小说《东方》。1982年,凭借《东方》获第一届茅盾文学奖。

2008年8月24日,因病于北京逝世。

难忘的日日夜夜

《汉江南岸的日日夜夜》是魏巍根据朝鲜战场的所见所闻和对汉江南岸坚守防御作战部队指战员的采访,以饱满的激情记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在天寒地冻、粮弹供应十分困难的情况下,顽强进行坚守防御作战的艰苦历程。

1951年1月25日,美军集中兵力,向西起水原东至原州线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50军和第38军第112师阵地发起猛烈攻击。其中向志愿军1个连的阵地进攻,就使用兵力数百人、坦克数十辆,发射炮弹超过2000发。

在《汉江南岸的日日夜夜》手稿中,魏巍满怀感情地写道:“这儿的每一寸土地,都在反复争夺。这儿的战士,嘴唇焦干了,耳朵震聋了,眼睛熬红了,他们用焦干的嘴唇吞一口干炒面,一口雪……这儿的每一个人都在经历着‘日日夜夜式的考验’……”

通过魏巍这篇手稿,我们还可以了解到这样一些细节:在防御作战中,志愿军部队不仅对每一块阵地顽强坚守、反复争夺,还不断组织灵活的反突击。

其中第50军148师还总结出了“必须以短促、突然、猛烈的火力,配合阵前反冲击,才能有效阻止敌人的进攻;必须做好对敌实施反击的充分准备,较大的反击必须于夜间进行,才能收到大的效果”的防御作战经验。

魏巍在手稿中这样描述他的所见所闻:“在汉江南岸的日日夜夜里,我们英雄的部队……还不断用强烈的反击,夺回阵地,造成敌人更严重的伤亡。我不断听指挥员告诉他们的队部:不能在敌人面前表现老实,你们不应该挨打,应该反击,坚决地反击!”

汉江南岸坚守防御作战期间,魏巍也在前线指挥所经历了难忘的日日夜夜。

在通讯中,他对志愿军师指挥员进行了生动描述:“在战斗最紧张的一天,在师指挥所,我听到师政治委员──他长久没有刮胡子,眼睛熬得红红的……他的声音又严肃又沉重:‘应该清楚地告诉同志们坚守的意义,我们的坚守,是为了牵制敌人,使东面的部队歼灭敌人;没有意义的坚守和消耗,我们是不会进行的。你们知道的,我们一定要守到那一天。’”

1991年,魏巍将珍贵的《汉江南岸的日日夜夜》手稿捐赠给抗美援朝纪念馆,该手稿共9页,竖行书写,现为国家一级文物。

《汉江南岸的日日夜夜》手稿

鸭绿江边再见“小老虎”

2000年10月,魏巍到丹东参加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50周年活动时,遇到了他在《汉江南岸的日日夜夜》里描述的“打死1个活捉3个美国鬼子、号称‘小老虎’”的侦察英雄张立春。

后来,魏巍在《鸭绿江情思》一文中写道:“在这里,我看见张立春老人也来了。50年前,我在汉江南岸的阻击战中访问他,那时他是335团的一个排长。他曾率领突击排最先摸上敌人的阵地,有4个美国兵正钻到睡袋里。他首先打死了1个,然后用脚踏住了1个,两只手摁住其余两个,然后狠狠地骂道:过去中国人民是在你们脚底下,现在你们该低低头了!

“……我曾把他的这段事迹写在《汉江南岸的日日夜夜》里,我还说,你看我们的战士哪一个不像个小老虎呢……可是几十年来,我一直不知道这位英勇战士的下落。

“没想到不久前,我忽然接到他从朝阳市托人捎来的信,还有一张带着旧毡帽的老人的照片。

“信上说:魏巍同志,我们已经有50年没有见面了。那天你采访我是在一个防炮洞里,外面战斗很激烈,洞子又小又黑,我也没看清你的面貌,我很想念你,什么时候我们能再见上一面呢?

“我凝视着他的照片,望了很久,也想了很久。我立刻回信说:我不久要到丹东,我们就在那里会面吧!

“结果,他真的来了,我看见他穿着军衣,挂着军功章等好几枚奖章,还是戴着那顶旧毡帽,我喊了一声:‘张立春!’他立刻跑上来,热泪盈眶地抱住了我:‘我真没有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你。不容易呀!说实话,我当年真没想到能活着回来!’

“我挽着他那双粗糙带点紫色的终年劳动的手,默默地漫步在大桥上。在中朝友谊桥的桥头,留下了我与这位战友的合影。”

魏巍曾三次入朝采访

从1950年到1958年,魏巍曾先后三次赴朝采访。在志愿军撤离朝鲜时,他还写了《依依惜别的深情》等文章。这些通讯后来被汇编为《谁是最可爱的人》出版,并被译成多种外文。

现任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第七研究部副主任班永吉曾采访过魏巍,了解到那段难忘的记忆:

1950年12月中旬,魏巍接到任务,到朝鲜去了解美军战俘的思想动态。魏巍等人完成了调查美军战俘情况的任务后,还想到前方阵地去采访。于是他们顶着严冬的风雪,冒着敌人飞机、炮火的轰炸奔赴汉江南岸。

在志愿军军营里,魏巍耳闻目睹了许多撼人心魄的故事,他决心留下来继续采访,挖掘更多感人故事。

此次在部队采访历时3个月,他看到志愿军战士在面临艰巨的任务和艰苦的环境时所表现出的英勇、顽强的精神。这种英勇精神的普遍性更是空前的,在世界战争史上并不多见。

(手稿照片由抗美援朝纪念馆提供)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