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沉】明朝镇朔关位置考(下)

郭一夫 李忠宇 文/图

 
丹东新闻网 2021-03-30 08:59:52

《全辽志》载:“镇朔关,叆阳城北三里。”从明朝爱阳城遗址沿已发现的古路北行1.5千米,是当地人称作“头台子”的地方。笔者经过几次对其周围地势的调查,确认此处就是明朝镇朔关的位置。

关城痕迹尚存

据当地老人讲,50年前的“头台子”,4米多高,由土垒成。经现场查看,台体呈圆形,直径15米左右,残高近2米,还可以看到有较大的乱石环砌,也找到了散落在台体上较少的青灰色残砖,现场测量一残砖,宽近0.2米,厚近0.1米,长度不详。经比较,与现存的明朝爱阳城、凤凰城堡、镇夷堡的城墙砖宽、厚基本一致,均为明朝建筑用砖,由此推断,“头台子”属明朝所建。

“头台子”东南10米左右有“土石堆”,其上也找到了残砖。从“头台子”和“土石堆”向西南,现场依稀可见由土堆、土楞围成的宽约45米、长约50米的场地,尤以南侧土楞明显。场地平整,现已成耕地,笔者在其中多次捡拾到明清时期的瓷器残片。综合以上发现,推断此地便是镇朔关关城遗址,“头台子”和“土石堆”是镇朔关城门的两侧。

经询问在“头台子”附近劳动的老人,从爱阳城过来的路,经过西南方向的耕地,从“头台子”和“土石堆”间穿过,再上一小斜坡,进入东面树林,去柏林川。

从现场看,“头台子”和“土石堆”间地势较两侧微低,其西南侧耕地已看不到路的痕迹,其东北侧的斜坡还能看到古路的遗痕,路宽3米左右,两侧还可以看到护路的排水沟,甚至个别地方还能找到乱石铺砌的路缘,斜坡上与去二台子、柏林川古路相接。

“土石堆”沿东南到大背山山顶直线距离530米左右,存在间断的石砌墙,同时墙的东北侧下有壕沟,与墙同行。石砌墙遗存最高处近2米,壕沟遗存最深处1米多。 “土石堆”与石砌墙相连,及护边壕沟的存在,与关隘的建筑构造相一致。

“头台子”过爱河,向西行不到100米的爱阳城村的右沟门山脚下,可以看到从山脚向西山坡用乱石垒砌的残墙10米左右,可能因山坡较陡的原因,墙砌得较短。这条短墙,与“头台子”、 “土石堆”及与“土石堆”相连的大背山上石砌墙基本在一条线上。其与大背山上石砌墙应是镇朔关的两翼墙遗迹。

胖顶子山主峰上的烽火台遗址

烽火台林立

从“头台子”向东南沿石砌墙登到大背山峰顶,有人工建筑的烽火台。“头台子”隔爱河正北的大山山脊上,第一、二、三山峰上均有烽火台的痕迹,特别是第二山峰上烽火台,直径约10米,乱石垒砌,而且台体四周有壕沟,保存较好。山下有现爱阳城村通向丛家村、龙道村、邵家村的公路,其中道路在向西转通向邵家村的路口处,南侧山顶上有当地人称作“炮台”的地方,也找到了烽火台。

以上应该是镇朔关两翼上,起防御作用的烽火台。

从“头台子”过爱河,东行至现凤城、宽甸交界处,当地人称“边头子”的地方。沿边壕(柳条边遗迹)北行,走到尽头,登山到第一座山峰顶,也发现了烽火台痕迹。沿此山脊到当地人称“胖顶子山”主峰,有一边长约25米的巨大方形烽火台,烽火台西侧山下是爱阳城通向邵家村的路口处。站在烽火台西望,路口处情况十分清晰。

这两座烽火台应该是在明辽东长城线上。在邵家村称“南台”的地方,其正北大山主峰上有一较大烽火台,可以密切观察到邵家村通向现在赛马镇(明朝建有洒马吉堡)道路的情况。

头台子附近耕地中发现的明清残瓷片

曾是交通咽喉

明朝爱阳城凭借大背山、爱河天然屏障及辽东长城,隔绝女真人。明朝如果在“头台子”设关口,那么女真人经“爱阳峪”到爱阳城,洒马吉堡经现在邵家村、龙道村、丛家村到爱阳城,宽甸堡经现在灌水镇、大背岭到爱阳城,都得经过这个关口。此时,“头台子”就是爱阳城的陆路交通咽喉。

那镇朔关与辽东长城是什么关系呢?在现爱阳城村凤城与宽甸交界的边门岭、“边头子”均能看到明显的边壕和烽火台,这些应该是明朝的辽东长城及防御系统,始建于成化四年。镇朔关虽没在辽东长城线上,但却是在辽东长城防御系统基础上,为与女真人进行交往而设立的关口及防御系统,同时也起到了进一步强化明朝爱阳城及凤城地区的防御作用。

另外,有人认为,镇朔关的位置在爱阳城附近的边门岭。一是从距离看,边门岭的遗存边壕距离爱阳城堡原南门的位置不到900米,与史实记载不符;二是方向不对,其位于爱阳城堡的正东方向;三是从遗存看,边壕附近,特别是爱阳城侧,没有看到关城和石砌墙的痕迹;四是交通不便,如果镇朔关设在边门岭,经“爱阳峪”来关进行货物交易的女真人要从“二台”翻大背岭、边门岭,路程便增加许多。由此,镇朔关在边门岭的说法缺乏必要的依据。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