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铁笔山房 打捞城市记忆
记者  海宁 丹东新闻网 2021-06-23 09:14:57

“铁笔山房”是由一群地方史专家和爱好者组成的团队。他们行走在乡野旧巷和故纸堆里,挖掘光阴深处的安东往事,留住城市记忆。

打开“安东历史影像志”公众号,映入眼帘的是这样一行简介:讲老安东故事,绘新丹东画卷。翻阅文章,一股厚重的历史气息扑面而来,一张张老照片,一页页残卷故纸,都散发着岁月的幽香。

这些文字均由“铁笔山房”成员原创,他们当中,有人痴迷安东旧事数十年,笔耕不辍;有人走遍丹东地区探访老建筑,留下影像;也有人自费搜集各种安东文献和物品、器具……

缘起:记叙安东历史影像

在江城大街和五纬路交汇处,一个上世纪30年代的建筑群被裹围在高楼中。一间镶瓷旧屋深藏巷中,屋内墙体斑驳。

这里是昔日安东金子商店旧址,现已成为“铁笔山房”编审崔永福先生的旧书收藏库和艺术画廊,也是铁笔山房主创团队交流和工作之处。

“我在研究历史档案工作中深感沉睡的档案记录了先人鲜活的历史,后人应对其予以重视和尊重。前几年提议并主笔《档案资政》及参与编撰《安东旧影》,受到社会认可与欢迎,因此想到自己常年从事档案研究,积累很多资料,况且身边有一群热爱家乡历史、各有专长的朋友,何不组织起来为城市增添一抹值得留恋的色彩?”“铁笔山房”另一位编审迟立安如是说。

作为安东历史的研究者,提起创办公众号的初衷,迟立安说这是丹东历史爱好者的愿望。

“时代在发展,历史也应融入网络文化。”迟立安说,现在历史类的公众号有很多,但内容多为抄录、转载,原创性差。有的史实有错漏,有的配图错误,不严谨则会误导读者。于是大家商量,丹东喜欢历史的研究者是不是可以做点事情?

“我家就住在站前附近,那里有片老房,虽有些破败,但能看到当年的样子。我有时会带着小孩漫步其间,他常会问这座老屋以前是做什么的,大部分我能答上来,也有一些不知道,我为给孩子讲明白,开始搜集这些老建筑的图片、文字资料,挖掘老建筑背后的历史。”铁笔山房的小涛,是一位70后,他痴迷安东老建筑多年,那些建筑、街路如同一块块拼图,在他心里组成一幅旧日安东图景的同时,也激发了他心中对城市历史的不了情,他想将其往事娓娓道来。

明长城研究者郭一夫,十几年行走在凤城山野,探寻城堡遗址;大孤山历史研究者王维刚,钻研地域文化,解读残碑断碣很有办法;来自东港的于辉,自费收集安东老物件,涵盖丹东各历史时期;尹璐收集旧报纸、杂志、书刊中关于安东的资料;擅长计算机操作的张强,利用休息时间,提供技术支持……

主笔的年龄从40后到80后,来自丹东、凤城、东港等地。经过数月筹备,去年9月,首篇文章《安东铁笔山房重现江湖》问世,通过讲述老字号的故事,介绍了“铁笔山房”的源起。

在取名时,迟立安想起了昔日翻阅安东工商登记册时,一个名叫“铁笔山房”的印书局让他记忆深刻。

经查询,这家印书局竟在抗日时期成了邓铁梅的印钞局,印制的东北民众义勇军钞票史称“老邓票”,已被列为革命文物。

所谓“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用“铁笔山房”命名再恰当不过了。

主旨:让史料为现实服务

“传播的快捷要求我们在编写中反复斟酌,一定要把最好的文章拿出来。”迟立安说,如果只是罗列资料,没有文采无法吸引读者,要将好文跟资料结合起来。

“安东,是因水而生的城市。闯关东的先民很大一部分由海上来,经鸭绿江逆流而上,在安东汇聚……”他们的叙述,仿佛开启了一个时空隧道,里面与老安东相遇。

其中,有记录安东航运建设的《谁有这张安东的旧船票》,有充满年代感、静待一隅的《鸭绿江上的船》,还有记叙英雄人物事迹的《被写进小人书里的谷爷爷》……涵盖安东开埠、海关建立、老码头建设、老城区发展等专题。

文中对建筑、街路、历史事件的描述有板有眼,在抽丝剥茧般的描述中,一个名字、一件事都呈现出生动的画面。

“最初想得比较简单,就是结合资料和调研写点文章,或摘录些历史档案,配上解说性文字。主创在创作中积累经验,想法不断调整,路越走越宽,开始尝试写作跟生活结合。”提及发展历程,小涛如是总结。

今年五一,他们与市档案馆联合推出文章《1950年安东工人阶级的一场义举》,回顾了庆祝劳动节时,安东市各厂职工捐款支援上海工人的义举。《丹东市劳动宫的前世》,结合劳动宫的改造工程,反响热烈。

目前,他们的文章、图片、文献素材大部分是通过公开图书馆、档案馆或私人收藏获取,少部分从网络搜集、整理而来,宗旨是多陈述少评论,尽量把历史的本来样貌呈现给读者。

“虽然我们只能接近历史,无法完全还原,但是依据实物、照片、文献和亲历者口述进行多角度印证,能让历史的本来面目变得不再模糊。所以我们的写作必须在尊重史料基础上提出观点,我们希望通过收集历史为现在和未来服务。”说起立意,迟立安颇有感触。

怀着这样的理念,去年他们撰写了《北上 安东寻迹》。迟立安从文献、地图入手,配以当时照片,结合郭沫若诗文,整理考证出1948年第二批民主人士经安东登陆的可能地点。

“经常能接到咨询,看到那么多人关心城市历史,我挺感动的。”小涛说,几天前他去市档案馆帮朋友找到了家里老字号的营业登记表。还有一回,有人在新区工地发现一块带字的石头,他拍照后传给王维刚,王维刚凭残缺不全的字辨认出这是何种碑,对方惊叹不已。

愿景:丰富城市文化内涵

“从锦江山下来就是九纬路,路两边都是枝繁叶茂的银杏树。在银杏大道西侧有一段青苔斑驳的石墙,石墙里有一幢精巧的小洋楼……”这篇在朋友圈里很火的推文叫《丹东银杏大道上的小洋楼》。

文里有很多珍贵的老照片,图文并茂地讲述了老建筑背后鲜为人知的历史,很多曾经居住在这个大院的读者看到文章感到格外亲切。

现在,作者在拍摄图片、形成文字时都会经历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团队也对内容建设进行了多种题材的探索。

比如,《“碑痴”安东寻碑记》让丹东人从昔日石碑上看到城隍庙的过往,《名人咏安东元宝山诗文》发表了多位清末民初名人诵颂元宝山的作品,《大孤山魁星楼》则用图片和文字重现了已经消失的大孤山魁星楼旧日的历史影像。

“我家就住在锦江山下,每到旅游季节,如织的游人多是欣赏风光,却不知道背后的历史、文化背景,我觉得很遗憾,想集合资料做几期特辑介绍锦江山。今年我们还想追述安东当年大批教师、商人秘密支援义勇军,被日寇发现抓捕拷打,枪杀牺牲百余人……”说起新选题,各位主笔兴致勃勃。他们将历史写作与地方文化旅游结合在一起,重现光阴深处的老安东。写作的过程也是重温历史的过程,他们把爱好变成工作,为生活增加情趣,也找到了心灵归属。

“我们考察时,发现老物件会告知相关部门,也会用相机为即将消失的老建筑留下影像。”迟立安说,这种创作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客观上为地方的文化、历史、名人以及人文景观起到宣传、普及的作用,所以有一定的社会意义。

为了搜集、挖掘城市的历史,主创人员经常聚在一起,找村民调研,做田野调查。赶上出版时常忙到很晚,虽然辛苦,但乐在其中。因为文章的立意是资料留存和历史普及,大家怀着一种责任感,想用文字为城市增加品位。

“我们要总结、吸收评论中的有益经验,使自己的水平有所提高。有更新鲜的东西出来,也希望更多人加入进来交流切磋,形成一种新的历史传播状态。”在迟立安看来,讲述过往也是寻根,留住文化记忆,城市会更有品位。

就是这样一群文化爱好者,他们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中,难得地慢下来,在漫长的历史之旅中,将空间和时间链接,守望着城市难以忘怀的时光。在互联网的海洋里,铁笔山房只是一片浪花,却已荡起片片涟漪。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