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跨”有三块“会说话”的石头,你知道它们在说啥吗?
 丹东新闻网 2018-07-20 11:22:18

提起丹东的景点“一步跨”,很多人都知道。中朝界河鸭绿江以水为界,上下游都是宽阔的水面,但行至虎山脚下,鸭绿江却分出了一个细细的分支,向虎山脚下延伸。这里水浅沟窄,此岸是祖国,彼岸即他邦,如果可以,一步跨过去就出国了,一步跨回来又回国了。这,就是“一步跨”。

005.jpg

如果你到过“一步跨”就会发现,这里的广场上立着三块石头:一块石头上刻着“咫尺”两个字,背面还刻有一首明代皇帝朱元璋写的诗;一块刻有“一步跨”和几个小字;另一块则刻着“风月”两个篆字。游客到此游玩,大都以它们为背景拍照留念。

走近“一步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咫尺”。

微信图片_20180717094712.jpg

看到“咫尺”,很多人自然而然地联想到“咫尺天涯”这四个字。而对于“一步跨”来说,这四个字可谓名副其实。但为什么石头上只有“咫尺”二字,而不把“天涯”两字也刻上去呢?难道这两个字刻在了石头的后面?对此,丹东市政府退休干部、风景名胜专家、该景点设计人栾德君解开了这个谜团。

“就是要给游客留下想象的空间,追寻的空间。”他说,在“一步跨”,“天涯”指的当然就是鸭绿江这条细细的支流了。因为虽然它很细,却是界河,异国风光虽近在咫尺,却远似天涯,让人可望而不可即,只能徒生感叹,徒呼奈何。之所以只刻“咫尺”而不刻“天涯”,就是要调动游客的兴致,让他们顿悟其实“天涯”即旁边的界河,其实“天涯”近在“咫尺”。

而在游客到石头后面寻找“天涯”二字的时候,他们就会发现朱元璋写的那首诗:

鸭绿江清界古封,强无诈息乐时雄。

逋逃不纳千年柞,礼仪咸修百世功。

汉代可稽明在册,辽征须考照遗踪。

情怀造到天心处,水势无波戍不攻。

004.JPG

栾德君介绍,这首描写鸭绿江的诗歌《鸭绿江》写于1397年。这首诗表达了朱元璋对国土的重视,并指出鸭绿江就是中朝两国的国界,汉代时就已经明确了。只要尊重历史,爱好和平,就能造福百姓,就有千年功德。

看罢诗游客就会明白,原来早在汉代,近在咫尺的“天涯”,就已经存在了。天涯的历史这么遥远,那么“天涯”的距离有多远呢?

在“咫尺”的左侧,另一块石头“一步跨”给出了答案——其实“天涯”并非无比遥远,一步就可以跨过。“‘一步跨’告诉你‘天涯’一步就可以跨过去,人就会产生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栾德君说。那么,“天涯”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跨过的吗?又有谁可以跨过“天涯”呢?    

003.jpg

栾德君给记者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1988年,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邵宇到丹东游玩,在“一步跨”画了一幅画。画中一群鸭子在这条细细的界河中自由穿梭,捉鱼捕虾,往复嬉戏,好不自在,于是为画题名《没有国界的“公民”》。“原来它们可以不受国界限制,在咫尺天涯间畅通无阻啊,好不令人羡慕!”说起这幅画,栾德君至今还十分感叹。

001.jpg

其实除了它们,还有可以在咫尺天涯间畅通无阻的,比如风和月。

在“一步跨”左边那块石头上,就篆刻着“风月”二字。

006.jpg

说起风月,人们自然会想到盛赞风景之美的“风月无边”,或者意指爱情之事或花天酒地生活的“风花雪月”。而在这里,可以把“风月无边”这四个字再加上一个字:风月无边界。如此,意思就更加明了了。原来,栾德君介绍,这里的“风月”指的并不是风花雪月,也不是风月无边,而是风与月可以无国界,无边界,可以突破咫尺天涯的束缚,在“天涯”间往来穿梭,来去自由。

从“咫尺”到古诗再到“一步跨”、“ 风月”,三块石头、七个大字外加一首诗,虽然形式简单,数字寥寥,意思却各不相同。它们既各自独立又紧密相关,共同对“一步跨”的人文历史、地理景观以及游客心理等进行着无声的讲述,内容跌宕起伏,内涵丰富惊艳,不禁令人叫绝。那么,这三块石头从哪里来,又是谁通过这三块石头的无声讲述,把“一步跨”的人文历史和自然景观结合得如此完美,演绎得如此精彩呢?

微信图片_20180717094018.jpg

原来,这一佳作出自丹东市鸭绿江风景名胜区管理局(原鸭绿江风景园林局)之手。

栾德君介绍,在朱元璋这首诗写后的72年也就是1469年,明朝在辽东副总兵韩斌主持下,于鸭绿江畔的虎山修建了长城。2005年以前,“一步跨”景点只有“一步跨”一块石刻,只能起到简单的指引作用,文化内涵十分枯燥。2005年,在时任鸭绿江风景园林局局长栾德君的主持下,经过精心构思,巧妙布局,又在此立了“咫尺”与“风月”两块刻石,朱元璋这首诗也被刻到了“咫尺”的后面,与“咫尺”、“一步跨”、“风月”共同组成了边境线上这道奇特的风景。“我们就是要通过这三块石头和朱元璋的诗,讲好‘一步跨’的故事,诠释丹东边境风情的文化厚蕴,筑牢丹东景点的文化根基。”栾德君说。

008.jpg

站在“一步跨”的广场上,脚下鸭绿江水奔流不息,右侧虎山长城虎踞龙盘,而对面就是异域邻邦,一派秀美祥和的边境风情画卷尽收眼底。微风拂过,神清气爽,历史的风声月影似乎再次浮现在耳畔眼前……       记者 张忠双

 

 

编辑: 张忠双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