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鲜为人知的“后洼遗址”里的故事(二)
活着,父子不离后洼 死后,父子葬身后洼
——许玉林教授父子与“后洼遗址”的一段真实故事
 丹东新闻网 2018-08-03 09:27:56

提起丹东“后洼遗址”,考古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提起“后洼遗址”出土的文物,诸如“石雕始龙”、 滑石蝗虫雕刻、虎头纹饰以及人形陶像、今人尚能吹响的陶埙等等,同样令世人震惊;而提起许玉林教授和他的儿子许涛,却鲜为外界所知。但只要提起“后洼遗址”,就不能不说许玉林,不能不说许涛,因为“后洼遗址”的很多挖掘工作都是他们做的。可以说没有他们,“后洼遗址”中那些惊人的考古发现就不能与世人见面;一些曾经被公认的人类文明始源,就不会被质疑,改写;而丹东乃至辽东地区的文化之魂,就不会被重新讨论,定义。更令人钦佩的,是这对父子为考古事业的献身精神:活着,他俩心系后洼;死后,他俩双双葬身后洼。

023.jpg

日前,记者与东港市文物管理所工作人员孙道俊一道,奔赴“后洼遗址”所在地,去追寻当年那段有关许玉林和许涛的感人往事,去找寻许玉林和许涛曾经走过的足印。

荒冢一堆草没了

东港市马家店镇三家子村后洼村民组。

驱车在田间小路上辗转,最后来到一处高岗边。左侧,一道铁丝网护栏围住了一片台田,远端有三间红瓦房,这里就是“后洼遗址”了。

008.jpg

右侧,是一片杂树林,里面荒草丛生,几座墓碑隐约可见,一些无碑小坟包散乱分布在草丛深处。这就是埋葬许玉林和许涛的地方——村民所说的乱葬岗了。

2-006.jpg

穿过杂草丛,来到一座方形的墓碑前,“许玉林之墓”几个碑文在杂草间掩映。岁月无情,碑文红漆已有脱落,斑驳中透露着些许凄凉。据了解,这座墓碑是20095政府立的。往碑下看,一个低矮的土堆难以分辨,这便是许教授的墓了。在坟的前面,还有一个小土包,孙道俊说这就是许玉林的儿子许涛的坟,原来也有一个小石碑的,现在早已不知所踪。

2-004.jpg

站在许教授父子的坟前,笔者不禁双手合十,默默地三鞠躬,一股敬意油然而生。

一座座古城、古文化遗迹经过艰苦的挖掘和整理,显现出耀眼光华的时刻,人们可曾想到,它的背后有着那么多不计得失、无闻无名的考古人。无私奉献、默默坚守,似乎就是这些考古人的职业品格。而许玉林及其儿子许涛正是这样的考古人,这种品格在他们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演绎得分外精彩——

向远古掘进

发掘现场.jpg

当年遗址发掘现场

时间推回到1981年。东沟县考古队下去进行考古作业,来到了后洼小队。 他们听当地的群众反映,后洼的果园里常能挖出大量的陶片,并不时发现陶罐之类的东西。考古队队员立刻赶到那里,初步考察后,确认这里是一座五六千年前的新石器遗址。后报上级有关部门批准,组成联合考古队,对后洼进行挖掘。 

http://file.gucn.com/file/Infopic_uploadfile/200907/20097319230594.jpg

当年的后洼遗址考古队,后排左二为许玉林教授,左四为孙传波

在采访时,记者联系到了时任后洼小队队长的曲文礼(76岁),他现在是“后洼遗址”的看护人之一。他介绍,从1983年开始,到1993年的10来年时间里,辽宁省考古队的许玉林教授一直在后洼主持挖掘工作。这一说法,也在东港市文化馆创编部主任董明辉那里得到了印证。2009年,时任东港市文化局党办主任的董明辉曾亲临“后洼遗址”,通过考古队队员、当年后洼果园的技术员孙传波,再现了那段令人扼腕的往事——

那时,同村的孙乃常等村里的几个人被招进考古队从事挖掘工作,而孙传波也被派到后洼果园,和许教授相处了十年。许教授和自己的大儿子许涛一直住在后洼屯两间低矮的小瓦房里。许教授和村民们在一起的时候,全村人没有把他当外人,像家人一样处得特别亲热。

当时开掘的条件非常艰苦,许玉林主持清理工作,他的儿子帮助整理文字材料。夏天天气非常炎热,挖掘现场没有任何遮挡物,许教授跟队里其他同志一样,顶着烈日工作,肩膀晒破了,挖掘的活特别细致,一丝一毫都不能差,每时每刻许教授都不离挖掘现场。平时,许家父子就跟大家一起吃住,那个时候,乡下的生活非常苦,可老许一点也不在乎,春天没有菜吃,就挖地里的野菜,每一次吃饭,父子都吃得很香。

微信图片_20180726101552.jpg

陶罐

微信图片_20180726104129.jpg

陶片

当时,挖掘出的那些陶片,大部分都需要登记造册编号,这是一件庞大而杂乱的工作,但许玉林每一件都做得很仔细。成千上万件都是他们父子一点点地编出来的。后洼共分四个文化层面,分别为耕土层、黑土层、黑褐土和黄灰土层,前三层为上层,居今五千余年,下层距今六千年到七千年。

十年的时间,他们默默地在做着此项工作,这其中的甘苦不言而喻。

01.jpg 02.jpg

十年中,许玉林写了大量的论文。他勘查周边的地形,对后洼的一切了如指掌。“后洼遗址”出土了很多文物,许玉林觉得这里就是一座博物馆,他完全沉浸在史前的情景中去了,许多研究是独一无二的。

他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魂归后洼

终于有一天,大约是1993年前后,后洼的前期工作已经完成,但是许教授觉得还有更多的研究没有完结。在这以前,省里的几位同志进进出出,该回去的都回去了,直到有一天,给他当助手的大儿子许涛因不忍病痛的折磨,自杀了!

那是一个午后,许玉林一个人在工地清理陶片,回到家的时候,他的儿子许涛一个人躺在床上,静静地“睡”着了,手里握着一小瓶农药。许教授受一下子瘫倒在地。

他受不了这个打击,因为这些年儿子有病,他始终一拖再拖,孙传波就几次劝他带儿子回省里治一治,可每一次许教授都是摇头。他说后洼就是自己的家,觉得这件活儿是前无古人的工作。他几次对孙传波说,中华文明的起源不仅有周口店,还有北方的后洼,后洼的地位完全可以跟半坡遗址、仰韶文化相提并论。

三天后,孙传波看见许教授一个人来到后洼后面的台地。天下着蒙蒙的小雨,许教授就站在后洼的山岗,在雨中,一个人静静地站着。

相伴自己多年的儿子一下子离去了,这种剜心的疼痛常人无法理解。许涛的病当时乡下根本就医治不了,可是为了事业,为了那个梦想,许玉林放弃了自己的一切。这一次因为儿子的意外,许玉林病倒在床。                                             

孙传波和孙乃常向东沟县文化局报告了此事。

对于这段往事,曲文礼记得十分清楚。“许涛好像精神出现了点问题,可能抑郁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曲文礼指着东侧的小屋说,许涛死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个农药瓶子。“是我和我们队的几个人抬出去的,最后埋在了南边。后来许玉林也病倒了,省博物馆还派来了一辆车,也是我们帮着抬上去拉走的。”那是两天后的傍晚,省考古队来车装走了许玉林的全部家当,包括正要出版的两大旅行袋的关于后洼科学研究的手抄稿。这些稿子都是许勇一点点地誊写的。此前,北京一家出版社已准备出版许教授关于后洼的书。

就在许玉林走后不久,孙传波接到县里的电话,说许玉林回到省城后一至没痊愈,竟越来越重,最后医治无效,病逝了。

临终前,许教授说出了最后一个愿望——希望自己葬在后洼。他的老伴按照这一遗嘱,把他的骨灰送回了后洼。 

03.jpg

远处的树林后面,埋葬着许玉林父子

那天晚上,孙传波找到孙乃常,俩个人坐在后洼的土台上,摆下酒盅,喝到夜半。

俩个人为许教授后事费了很大力气。找了几个地方都不合适,后来就决定葬在“后洼遗址”前的这块荒地。后面是许教授大儿子的墓,前面是老许的,爷俩前后挨着,后面几百米就是“后洼遗址”。

就这样,许教授和儿子一起魂归后洼……

“我没有见过为事业这样痴心的人了!”孙传波说。

2009年,为纪念许玉林教授为“后洼遗址”所作出的贡献,东港市政府为他立了一通石碑。许教授父子的故事和他们的坟墓也成为“后洼遗址”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挖掘工作成绝唱?

截至目前,“后洼遗址”共整理出1800平方米,发现新石器时代的房址43座,灰坑20个,生产工具1600件,复原陶器400件。在发掘出土的文物中,一件屈身、阔口、大眼、有角的龙,为已知最早的石雕龙的形象。滑石雕刻的蝗虫被中国农业数字博物馆收藏。说明处于母系氏族社会的东港先民们已经过上定居生活,而石磨盘的发现说明当时农业成为他们的主要经济生活来源。对研究6000年前母系氏族社会制度和原始社会文化发展,及鸭绿江流域与中原文化的关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后洼遗址”不仅对中国美术史的研究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而且对了解6000年前中国的文化传统及社会意识形态都有重大意义。“后洼遗址”的挖掘为中华古文明起源提供了有力的佐证,东北亚为古文明发源地之一,这一点由此毋庸置疑。 

10多年的日日夜夜,许玉林教授倾其全部心血,用沾满泥土的双手甚至是生命托举出了“后洼遗址”,成就了丹东璀璨的“龙文化”。

为了保护“后洼遗址”,1983411日,东沟县人民政府将“后洼遗址”公布为全县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38月,丹东市人民政府公布“后洼遗址”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9881220日,辽宁省人民政府公布“后洼遗址”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35月,“后洼遗址”被国务院核定公布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001.jpg

现在,“后洼遗址”由曲文礼和倪祥千两名看护人在看护着。

他们介绍,“后洼遗址”占地面积80余亩,目前仍然有相当一部分没有挖掘,还有多少令人惊叹的未出土文物深埋地下不得而知。 由于许玉林教授意外故去,由其主持的后洼文化研究戛然而止,以至于时至今日无一部专业著作问世,这是“后洼遗址”研究的一大憾事。

2-002.jpg

曲文礼(左)、倪祥千

“不知道谁能继续干许玉林的事,把‘后洼遗址’的挖掘工作进行下去!”采访结束时,曲文礼感叹。               张鑫 孙道俊 董明辉  记者 张忠双

 

 

 

 

 

 



 

 

编辑: 张忠双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