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鲜为人知的“后洼遗址”里的故事(三)
破解史前密码 穿越时空的音乐在后洼上空回响
 丹东新闻网 2018-08-31 11:15:32

 

提起丹东东港市马家店镇三家子村“后洼遗址”,考古界无人不知。“后洼遗址”于1981年发现,是一座五六千年前的新石器遗址。1984年,报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由辽宁省博物馆、丹东市文化局、东沟县文化局三家组成联合考古发掘队,先后三次对后洼遗址进行挖掘,历时十余年。

“后洼遗址”出土的大部分文物,都是由辽宁省博物馆的许玉林教授参与挖掘的。在十余年的挖掘工作中,许玉林教授一直坚守在考古现场主持挖掘工作,写下了大量的考古笔记。他反复勘查周边的地形地貌,对后洼的草草木木、田沟土埂等了如指掌。 他觉得这里就是一座博物馆,出土的陶制纺轮,还有陶罐、陶壶、陶杯、陶勺、石磨棒、石磨盘、石斧、石镞、石刀、石网坠、石球和经打制的石铲以及史前房址等等,都让他欣喜……他完全沉浸和陶醉其中,他的许多研究成果都非常独到,非常有价值。 

http://file.gucn.com/file/Infopic_uploadfile/200907/20097319230594.jpg

当年的后洼遗址考古队,后排左二为许玉林教授

在挖掘过程中,曾经发生一件事,令参与当年挖掘的人至今仍津津乐道。

那是约1993年,他们对后洼遗址进行了第三次发掘,在距今6500年左右的地层中有了重大发现——一只陶埙。据现在的遗址看护人之一、时任后洼小队队长、已76岁高龄的后洼村民组居民曲文礼介绍,发现这只陶埙时,很多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此物拳头大小,仿棰形,像一个梨瓜,上面有两个眼。当时参与挖掘的后洼村村民孙传波也清楚地记得,此物件在大家的手里传看,没有人能说得清这是一个什么物件,倒是许教授解开了迷底:这是埙,一种乐器,吹奏的乐器,可能是先民们模仿鸟兽叫声而制作的,用以诱捕鸟兽的。

xun-1.jpg

后洼遗址出土的陶埙

对于这一说法,大家不置可否,因为无根无据也没有佐证,在场的人也没有一个能吹响。

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所有人惊叹不已。

就在那只陶埙出土后不久,丹东市文化局一位领导陪同日本考古界学者到后洼访问。此前,这位领导是一位资深吹奏家,他拿过那只陶埙,当场便吹出了优美的曲调!呜呜咽咽的声音传遍了后洼的山坡土垭。孙传波老人清楚地记得,那时他站在台地上,附近田野里的几只鸟再一次飞到了后洼的果树,站在枝头鸣叫,日本的友人拍掌连连称奇。这些鸟是不是当年古鸟的后代?大家议论纷纷。

那一刻,这只神奇的陶埙仿佛穿越了时空,将几千年前的远古情景一下子拉到了人们的面前,让人浮想联翩——

那是一个傍晚,一个年青的女子坐在后洼台地下的水边,辽东的春天已是绿水荡漾,微风吹来,水边的柳絮漫天飞起,洋洋洒洒,远处绿意濛濛。她吹起了手里的陶陨,呜呜的声音悠远久长,河中的鱼儿惊得摆着尾巴,几只古鸟飞来,在她的身边梳理羽毛,扬起翅膀。这是春天最好的时节,花儿已开,浓郁的香气漾得满河,呜呜咽咽的声音漾得满河都是声响。台田上,几位先民正顶着陶罐,种着谷粟,他们和着乐声,唱起了古老的歌谣……

007.JPG

后洼遗址台地

2-007.jpg

后洼台地的旁边是连接大海的古河道

那么,这只陶埙到底是不是先祖打猎时的工具呢?这有待后人进一步考证。但只要百度一下“陶埙”这两个字,就会得到这样的答案:陶埙在古代主要为诱捕猎物所用,是中国最古老的闭口吹奏乐器。据考古学家考证,埙产生于史前时代,距今上限7000年……

许教授的推断很可能没错,这只陶埙多半是先祖打猎时的工具,而那呜呜咽咽的声音,早在五六年前就已经在后洼的山坡土垭间回响。

张鑫 孙道俊 董明辉 记者 张忠双

 

编辑: 张忠双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丹东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