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州:开启自贸新时代 构筑发展新高地
 红河日报 2020-09-25 12:47:05
初秋的红河,仍是满目苍翠,一派勃勃生机。
每天清晨8点,满载货物的列车沿着百年滇越铁路缓缓驶出国门;一辆辆货车有序通关,朝河对岸驶去……一年365天,繁忙的河口口岸每天都上演着红河努力构建对外开放新格局的生动一幕。
繁忙的河口口岸(钟显雾 摄)
云南省红河州地处滇南,接壤越南,拥有长达848公里的国境线和3个国家级口岸。自古以来,这里就是我国陆路通往东南亚国家的重要门户,也是云南对外开放的肇始地。
古时,南方丝绸之路沿红河水道而下,可与海上丝绸之路连接;近代,在红河留下的多个云南历史上的“第一”,也都与开放发展有关:第一条铁路(滇越铁路)、第一个邮政局、第一个海关,第一家外国银行等。如今,这里是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节点和云南省建设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的前沿。
早期的河口口岸
如今的河口口岸(图片由河口县委宣传部提供)
从红河岸边越南商贩的第一声叫卖,到中亚国际货运班列将货物送到国门之外;从1889年蒙自正式开埠通商,到2019年中国(云南)自由贸易试验区红河片区(以下简称红河片区)挂牌成立……置身红河,我们分明感受到这里开发开放浪潮的不断涌来,分明听到了追逐开发开放梦想的强劲足音。
扬帆弄潮正当时,自贸时代今起航
2019年8月30日,是一个载入红河史册的特殊日子。这一天上午10时,红河片区挂牌成立,红河州正式迈进了“自贸时代”。
2019年中国(云南)自由贸易试验区红河片区挂牌成立
随之而来的是从2020年1月1日起,河口县南溪河口岸关闭自行车通道,延续多年的“自行车推货过大桥”现象彻底消失。这场颠覆式的变化源于红河片区的制度创新探索——依托中国·东盟(河口)跨境电商物流产业园平台,边民互市贸易过检送货不再采用“自行车推货”方式,转由“拼车”模式所取代,进入规范的流程化管理。
中国—东盟(河口)跨境电商物流产业园(黄传龙 摄)
在产业园一楼,中国边民伍林正在申办过关货物的运送手续。他在“东盟河口跨境电商产业园”微信公众号里进行实名注册,填选货物的品类、金额等相关信息,随后,货物交由分拣中心进行分拣。按照品类归置,经由机器查验,伍林的这批货物被分装在两辆物流车辆中,和其他边民的货物一起,自北山口岸出口运至越南。伍林在现场收到两张二维码,凭此提货凭证即可在越南下货点取货。“整个过程快捷、方便,不到10分钟就可以完成所有手续。”伍林说。
中国—东盟(河口)跨境电商物流产业园,工人分拣货物(黄传龙 摄)
红河片区使红河的对外开放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上。一年多来,这块“试验田”充分发挥“沿边+跨境”两大优势,围绕147项试点任务,大胆试、大胆闯,一系列令人耳目一新的改革创新举措在这片14.1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依次实践——首家边境贸易服务中心挂牌成立;开具云南省第一张边民互市交易增值税专用发票;货物贸易外汇收支便利化改革试点率先落地;成功办理云南首笔电子单证外汇业务;推行“证照分离”全覆盖试点……在促进投资贸易便利、推动贸易转型升级、深化金融领域开放创新等方面形成一系列综合改革成果,初步形成14个经验案例,对照国务院公布实施的223条复制推广改革试点成功经验已复制推广56条。
中国(云南)自由贸易试验区红河片区综合服务中心(黄传龙 摄)
如今,红河片区按照“高标准谋划、高水平建设、高质量发展,切实当好沿边开放发展排头兵”的要求,加强与红河综合保税区、国家级蒙自经济技术开发区联动发展,全力打造面向东盟的加工制造基地、商贸物流中心和中越经济走廊创新合作示范区。
通江达海筑坦途,封闭末端成前沿
通道是影响红河乃至云南参与国际合作的主要瓶颈。加紧通道建设,打破制约瓶颈,是红河开发开放的首要选择。
河口县是红河航道通往东南亚各国的第一道关口。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红河航运盛极一时,史载“每日大船三百,小船千艘,来往如蚁”,曾是云南货运量最大的航道之一。红河码头,也曾是当时最为重要的对外贸易平台。
河口县城(河口宣传部供图)
1910年,滇越铁路通车,云岭高原的深山沟壑中跑起了蒸汽火车,工业文明的光芒借此照进了祖国西南边陲,使红河州在一夜之间从闭塞之地变成开放前沿。
在滇越铁路通车百年之后,2019年,时速160公里的CR200J“复兴号”动车组列车从昆明出发,途经红河州州府蒙自,直达口岸城市河口。它以160公里的时速推动着红河州对外开放的步伐,促进红河片区与外界商贸、人才文化经济全方位的交流,同时为红河片区、红河综保区、蒙自经开区的联动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和保障。
中国(云南)自由贸易试验区红河片区办公大楼(马熙腾 摄)
走南闯北的生意人郑碧海由于生意原因经常需要往返于昆明与河口之间,两地之间开通动车,对他来说是个极大的惊喜。“20世纪90年代,米轨火车运行时间比较慢,下午2点从河口出发,要到第二天早上8点才到昆明,全程需要18个小时,即便是后来开通的准轨列车,也需要花费6个多小时。”郑碧海欣喜地说,“动车的开通,使得昆明南至河口北最快运行时间缩短为3小时左右,较普速列车压缩了3小时左右。”
通往河口北站的“绿巨人”(图片来源:河口文旅)
抓住国家新一轮改革开放的历史机遇,红河州围绕“沿边开放活州”的工作思路,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全力构筑开放发展新高地。随着被称为“钢铁丝绸之路”的泛亚铁路东线(昆明—河口昆河准轨铁路)和云桂铁路(红河段)建成营运,河口口岸成为目前云南省既通高速公路又通铁路的国家一类口岸。
云南首开中欧国际货运班列(河口宣传部供图)
就在2019年2月27日,首列装载600吨、编组15辆的澳洲进口铁矿石中亚米轨货运班列通过河口口岸入境,标志着红河真正融入了陆海新通道战略。如今,红河州正在县县通高速的目标上奋力前行。在红河交通建设的不断“提速”中,红河州“内联外通”“融入滇中”“贯通南北”的综合交通体系已初步形成,实现向北可与滇中经济圈互联融合发展,向南可与东盟自由贸易区互联互通,向东可联两广出海,向西可融入昆曼经济走廊的交通格局。面向东盟开放的重要交通枢纽作用日益凸显。
河口口岸成为目前云南省既通高速公路又通铁路的国家一类口岸(河口县融媒体中心提供)
合作平台显优势,创新发展再提速
虽是初秋,蒙自的气温依然炎热,但比天气更热的是蒙自经开区内的生产场景。走进位于蒙自经开区的云南惠铜公司,轰鸣的机器声中,最小厚度6微米的世界最薄量产铜箔产品正整齐地穿过生产线,每个精细的生产环节都展现着红河工业发展的转型升级……作为云南省距离东盟国家最近、最大的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过多年的精耕细作,蒙自经开区已经汇聚了云锡、云南冶金、云天化等全国乃至世界500强企业的一批“亿元级”大项目。今年上半年,蒙自经开区完成规上工业总产值260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5.7%;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9.5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17%。
蒙自经开区鸟瞰图
在蒙自经开区腹地,绿色围网围起的是云南省第一个综合保税区——红河综合保税区。自2015年5月8日正式封关运行以来,管委会强化产业链招商、差异化招商、精准化招商、个性化招商,分别与厦门以晴集团、索菲亚罗兰公司等签订招商引资合作框架协议,引进了平板电脑、液晶电视等项目。今年1月至7月,红河综保区完成外贸进出口总额102.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7.03%;完成加工贸易进出口96.46亿元,占全省140.3亿元的68.75%。
红河综合保税区
沿昆河高速南下直达边城河口,因红河片区的落地使河口显得愈加繁忙。“以前只有中越边境贸易交易会的时候,河口国际会展中心才会聚集这么多人。”随着红河片区综合服务大厅入驻,河口国际会展中心一直门庭若市;而在不远处的跨境电商产业园,中通国际、邮政等快递公司整装待发;就连坐在河边乘凉的河口人,也多了一份有关自贸试验区的期待。
“我们瞄准的是包括越南在内的东南亚市场。”看中紧靠越南的地缘优势,云南润盛科技有限公司将生产摩托车行车记录仪的主要生产线放到了河口,工作人员王旌沣介绍,“在东南亚国家,基本人手一辆摩托车,摩托车行车记录仪的市场很巨大。”红河片区的建立对润盛这样的企业来说,是一场及时雨,让负责人更加坚定选择到河口开办工厂的正确性,为了规模量产,润盛正紧锣密鼓加建厂房。“相信自贸试验区针对进出口贸易会有更好的创新政策。”
自贸试验区红河片区内的生产车间(黄传龙 摄)
敢闯敢试,勇立潮头。中国自贸试验区红河片区通过“筑巢引凤”,已吸引大批资本抢滩。自挂牌成立以来,红河片区注册企业1747户,其中,内资企业1730户、注册资本145.44亿元;外资企业17户、注册资本金5243.62万美元。合盛硅业、广东猫屎咖啡、顺朝商贸、清泉农产品落地河口,开票金额达6.48亿元,实现税收1365.9万元。
自贸试验区红河片区内的生产车间(图片来源:河口文旅)
当前,“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滇中城市经济圈一体化等国家和省发展战略在红河叠加交汇,蒙自经开区成为全省首批“省级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红河综保区外贸信息化平台项目完成验收、口岸作业区投入使用,百年蒙自海关开关运行,中越首个农副产品快速通关“绿色通道”正式开通……如今,红河正加快构建以红河片区为引领、红河综保区和蒙自经开区为依托、昆河经济带为纽带的对外开放新格局。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上半年红河州实现外贸进出口总额148亿元,在疫情冲击之下仍然实现同比增长11%。
蒙自经开区润鑫铝业
红河,在开放发展的道路上,正在加速。
记者:黄传龙
编辑: 徐强

相关新闻阅读